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2

我真没有底线!我提醒大家回到1看高能预警再开始看文!不要随便从这里开始看!答应我好么!就像尔康答应紫薇那样!


汪芙蕖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那个青年时,心中还是有些许顾忌的。明楼同意他议和的提议,唯一的条件是召回王天风。按汪芙蕖的意思,也是如此。当初王家翻案他是不情愿的,然而明楼跪在那里一口一个“恩师”,哭着说再不给王家翻案,大姐就会打死自己。明楼是有用的棋子,能帮自己挡掉很多非议,而他又能控制明楼。这样的好事总要付出代价,如果当时他不退一步让明楼翻王家的案,那这颗棋子真要被明家大小姐打死了。明镜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她当年十七岁就敢束发发誓终身不嫁,为了断掉曼春和明楼敢把自己弟弟扔去不知险恶的西域,他就知道,那个被打的上朝都站不稳的学生不是撒谎的。而且当时他也没想过那个王家瘦瘦弱弱被流放的少年会有今天的成就,成为边境有名的毒蜂。他现在在军中,特别是年轻将领中很有威望,如果放任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明楼这次提议让他和副官单独回来,其实是正中他下怀的。只是以明家和王家的关系,这样的巧合让他不得不开始疑虑这个总是很听话的得意门生明楼。如果这是明楼和王天风串通好的陷阱,他又该如何试探和应对呢?他在朝中四十多年不倒,凭的正是小心。

就在他思虑之时,就听那个傀儡似的小皇帝还有些孩子气道:“王将军在边地辛苦了,此次回来要好生休息。之前他们上折子说……说……”皇帝卡了壳,旁边的内侍小心提醒道:“将军府……”

“啊!对!让朕给你建座将军府。可是你回来的太快,朕还没来得及选址呢!”

“末将谢陛下恩典。”王天风一板一眼的跪下道:“只是边患未平,末将随时要应诏回沙场,恐怕还不是置业立家之时。”

“可是……”小皇帝还没说完,就被明楼打断道:“陛下,王将军有这样的报国之心,真是令人感动。不如就让王将军住在臣家中。王将军年幼与臣与姐姐都有过非常融洽的相处,想来姐姐知道王将军要住下,定然是当做亲弟弟招待的。”

明镜的财富和她的脾气一样举世皆知,明楼这么说,小皇帝也不好再说什么。明家大姐愿意照顾的人,那说不准比宫里还要好三分。汪芙蕖站出来道:“明相说的是啊,陛下。明家大小姐亲自照顾您的将军,那是明相为国家分忧。”

小皇帝点点头,这事便定下了。

下朝后,人们看着王将军上了明相的马车,他的副官和阿诚骑马跟在车后,便感叹这朝上还是明相说的算,一个权臣如此拉拢一个年轻将领,还是他有恩的年轻将领,说句诛心的话,这简直就是要反。可是,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多说。再者,明相这么大都没成家,明家大小姐从不催他,明家看样子是要没后了,明相要了天下,传给他那个纨绔的弟弟吗?

作为风暴中心的明楼和王天风则格外平静。明楼的马车外表朴素,却是低调的奢华。且不论制马车的木材用料,单说这内置便不简单。王天风坐下就闻到了奇楠调和的熏香,他看着按了按太阳穴的明楼,开口道:“我听说过明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今日一见,却不在那一人之下。”

明楼笑了一下:“我是一人之下啊,在我大姐之下。我昨才为你的事被大姐打了,现在背还不敢靠呢。本来想瞒她到今日的,谁想昨日那个老狐狸就在朝上给我抖出来了,我没下朝我大姐就知道了。差点让人进宫给我拖出来。我再不把你献上平和一下她的心情,怕是真要被打死了。”

王天风仍然抿着唇,一身黑色的武将服和明楼丞相的竹衣相映衬:“你今日在朝是大不敬。”

“那个昏君的儿子,还是个昏君。”明楼在他面前毫不避讳,伸手拿过小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说不定我哪天想开了,换个宗亲当皇帝。”

王天风冷笑一声道:“我只答应你对付汪芙蕖,可没答应你谋反。”

“诶,你这话就不对了。失败了才叫谋反,成功了就叫靖难功臣。”明楼放下茶杯,手在茶杯边缘上划了一圈道:“你别跟我吵,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要变天也要等完成你我先父抗倭遗愿,我懂。”

王天风看他这么说,便又冷笑道:“你何必麻烦,自己当皇帝不就行了。”

“这话就不对了,我当皇帝有什么意思。”明楼的手在小几上敲着:“当了皇帝,把阿诚阉了做太监吗?我可不干。再说了,我当皇帝有什么意思,我大姐又不会结婚了,难道传位给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明楼最后一句说的王天风拳一紧,他看向明楼道:“我的刀落在现场,不见了。”

“那就是被小兔崽子拾去了。”明楼一点也不紧张,只是瞧了皱着眉的王天风一眼道:“明台的性格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好心跟你介绍一下。我这个弟弟呢是我姐姐的命,他要月亮,我就不能给他摘星星。昨晚他看上了你‘义妹‘,死活要娶回家做妾。暗娼馆那边我已经帮你处理干净了,至于其他的你自己掂量着怎么跟大姐说……”

王天风冷硬道:“有什么可说的,就说是我又如何?”

“大概会求大姐,谁要娶你吧。反正男妻又不是没有的。我明家怎么说都是绝后了,小弟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大姐没准就同意了呢。”明楼的话让王天风差点没立刻下车,他瞪着眸子看着明楼,明楼又笑了一下道:“再提醒你一下,见了大姐控制好你自己,我家的小祖宗,眼可尖了。对了,最后再提醒你一句,今晚别多事洗澡。”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并没说话,只是端起自己的茶杯,浅浅的尝了一口,真是要反,这茶比刚才赐喝的贡茶好多了。

明台从已经被抄的连毛也不剩的暗娼馆回来的时候,心情极度抑郁,看着姐姐亲自在院子里张罗指挥,便好奇的上前道:“姐姐,您在忙什么?”

“王将军这次回来,要在家里住下,我让人把兰苑腾给他。离家里的武场近,环境也清幽些。和你的绛轩挨着。我和你大哥忙,没空管教你,可正好让王将军好好教你,别天天出去鬼混。”一身正装的明镜说着,看向他一身白袍,虽没带昨晚那么多佩饰,只带了香袋挂着,便点他的头道:“刚刚又去那个地方了是不是,我劝你歇歇。今儿早我特意吩咐阿诚,那个不干不净的地方,我是不想再听到了。你可省省吧!还有!你穿的这是什么!快去换了正经衣服来,免得一会儿让王将军笑话。还有,别带那些乱七八糟了东西。”

“是,大姐。”明台应声去里面换衣服,这边才换了件大姐口中所谓正经的深蓝色的锦袍,就听到外面丫鬟敲门道:“小少爷,大少爷和王将军已经在门口了,大小姐叫您赶快出来。”

“知道啦!”明台回应着,然后会有看了一眼那把短刀,拢在袖中后出去了。

王天风向明镜行礼,明镜扶起他来的时候,他看着那张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容颜时,唇动了两下才开口道:“大姐。”

明镜扶着他,半晌才道:“这些年……苦了你……将军……”

王天风听她叫自己将军,心中微微一叹。当年自己流放时,明镜才十九岁,她去送自己的时候对自己说:“我和明楼都会想办法接你回来,风风光光的回来。”

在人生最落魄的时候,他对那个自己少年起就倾慕的女子道:“镜姐,你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一定娶你。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一定娶你。”

可是明镜却拒绝了他:“我既已为家立誓,就不会背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然而女子的价值并不在嫁人,我即便没人娶,也照样是明镜。我若在乎世人物议,就不会退宗亲家的婚事。”

“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喜欢镜姐!我一定衣锦还乡,成为报效国家的将军来娶镜姐。”

“倘若有那一日,我定然欢天喜地的迎接你,叫你一声将军。我将你当做我的亲弟弟,也望那时,你愿意叫我一声大姐。”

明镜终究是拒绝了他少年是的爱恋,但她如承诺,和明楼给了他风光回来的机会,而他也如誓言,衣锦还乡,叫她一声大姐。她则称自己为将军。说到底,也算是完成了当年的诺言,只是在他早已熄灭的少年情怀上,又浇了一杯冷水。就在他还没哀悼完自己已经死透的初恋时,一个熟悉跳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大姐!你干嘛扶着别人!我都要吃醋了!”

明镜听了声音,放开了王天风,伸手将说话间意走到身边的跳脱少年揽入怀中道:“多大人了!还毛毛躁躁的说这种话,不要让别人笑话吗?”

王天风的眉毛微微抽动了一下,久别之后初恋情人未嫁他人,但是抱着个这么大的少年跟宠儿子一样称自己是别人,他就已经很窝火了。更何况这个小兔崽子昨天还调戏自己,看到了自己为出任务换的女装,要娶自己做妾。这么想着,他就已经开始想揍人了。

“快点给王将军问好。”明镜说着,推着明台向王天风道:“将军,他就是明台啊,你还认得出吗?昨天他还说记得将军呢!那么小,我都没想到。”

“王将军。”明台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行了个标准的礼,完全不若昨天的纨绔子弟,自己要是昨天没见过,还以为他是什么世家的青年才俊呢。

“小少爷。”王天风回礼道。

“王将军客气了,我是晚辈,您叫我明台就好。”明台这么说着,明镜欣慰道:“是啊,难得我们明台这么懂事。王将军就叫他名字吧。我和明楼对他疏于管教,还想着托你好好教他呢。”

“大姐这么说,那我要称将军一声老师了,这样比较亲切嘛。”明台这么说让明镜惊讶道:“往日里,给你请的师傅,让你叫一声跟登天似的,今日怎么这么乖巧?也罢,难得你和将军有缘,不知道将军可愿意?”

看着明镜殷切期待的脸,王天风有多少军中学会的骂人的话全咽回去了,只道:“一切但凭大姐吩咐。”

“那就是同意了~”明台笑眯眯的上前一步,才觉得看起来整个人并不算健壮的王天风竟然竟和他差不多高,也居然有昨日女子的身形,不禁有些怀疑。可是仔细一闻,他身上全是大哥车里的奇楠香味,再加之他看自己一脸陌生的样子,不觉也有些犹豫。心下想着应当攻其不备,便突然从袖中拿出一把短剑道:“老师,我昨日拾得一把短剑,上面有个和您姓一样的刻字,您说可巧?”

明镜见他拿出短剑有点惊讶道:“诶!这不是王将军从小随身所携的短剑?怎么在你这?”

明台则更是一副惊讶状道:“这是昨日我跟您说的那位姑娘所落。”

“姑娘?”明镜一脸疑惑的看向王天风,王天风则不慌不忙道:“正是我的义妹。她身世可怜,是个孤儿。收养她的是个鸨母,但还好将她当女儿,未逼她卖身。她曾在我流放时救过我。我为表感谢,将短剑赠予。我回京不便带她,就给她令牌,让她自己先行回京,说是住在妈妈往日的好友处。我今日进城还没来得及找她,便收到她手书,说丢了我的匕首,自觉无颜,昨日已连夜出京离去。我因急着进宫见驾,还没来得及弄明白事情的缘由,现下清楚了……”

“那老师您怎么联系您的义妹,让她知道您找到短剑了?”明台接着的问题让明镜推了他一下道:“你对王将军的义妹失礼在前,不想着道歉,居然对王将军也如此失礼!”

一直沉默不想惹事上身的明楼终于开口道:“我先给将军赔个不是,将军可能有所不知,我家小弟不争气,昨日轻薄了令妹,口出狂言要娶令妹为妾。真是太失礼,王将军的妹妹,那是要迎来做正妻的!您说是吗,大姐?”

明镜听了有些心动道:“将军,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对我明家也是有恩。不知姑娘可否婚配?明台他虽然不才,但是总算还是听话懂事,要是能娶到令妹这样的佳人,定会一心一意,不再出去胡闹了。”

明家三姐弟不约而同一脸期待的看着王天风,他身后的郭副官也忍不住为自家将军在心里捏了一把汗。王天风却镇定道:“舍妹曾经有言,女子的价值并不在嫁人,愿为长风破万里浪,仗剑四方。虽不能为国戍边,但也愿行侠天下。这次我回来,她本是陪我,出了这事,应当在内疚。我们有确定的通信地点,此事我自会寄信去与她说明。至于她后面要去哪里,我也是不知道的。”

明镜听了心有感触道:“真是个好女孩儿,可惜我们明台没有福气。王将军去信,请万万替明台道歉,并表明我明氏希望一见的诚意。到不一定是为了明台的婚事,这样的奇女子,我也愿一见。”

“大姐说的,我记下了。”王天风看着似乎并不十分相信,但却找不出破绽在思索的明台,心中想他果然还是嫩了些,这么想着,微微勾起了一个笑,拱手行礼道:“舍妹一向敬仰大姐,想来一定很高兴。”

明镜点点头道:“你一路劳顿,快快梳洗用餐吧,你住的地方我已叫人收拾好了,郭副官在京城的住所明楼也找好了,现在就叫人带他过去。明台,还愣着干嘛,把短剑还给将军。”

明台不情愿的伸手将短剑交给王天风,王天风伸手去拿的时候,他看这手极为眼熟,忍不住又抬手去碰,然而这次那手轻轻一翻便是个小擒拿,夺了短剑还避开了他的手,接着向后退了一步。明台这才认真起来看他。

青年男子身形高挑挺拔,但是骨架比一般男子要小,白净的面容不像是征伐战场的将军,一双桃花眼和记忆中一样波光流动,眼角微微泛红,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些疏离的冷意,鸦黑的头发给绾在军士常用的冠中,一根简单的簪子固定着。黑色的武将袍子袖口束着,衬的他身形轮廓分明,干净爽利,不像是赶路多日的样子。

“明台,王将军一路辛苦了,你就别闹了。”明镜招呼明台到自己身边,又对王天风道:“你先梳洗休息,一会儿一起用午膳。明楼,你和阿诚也不许出去乱跑了,我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是,大姐。”两人答应了。

明台看着被阿香引向兰苑的王天风的背影,他刚才瞬间就躲过了自己的手,是传说中将军毒蜂应有的实力,昨日的姑娘与之差距很大,但他仍想不通。如果这把剑如此重要,那么那个姑娘为何要弃之不用?除非她用了就会泄露什么关键的信息,暴露身份。又或者……她用了就无法掩饰她真正的实力了。不管如何,他明少的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个词,既然已经找到了她的线索,那他就更不可能这么轻易的算了。


评论(3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