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4

照例友情提示,请从第一章开始阅读~么么哒~



明台从没想过王天风会那么认真执行大姐的嘱托,自从明镜离家后,明小少爷的好日子就到头了。阿诚站在明楼身后,看着在武场再次被王天风揍趴下的明台,有点担心道:“大哥,这样下去真的行吗?您的新计划打算什么时候跟明台透个气?”

“我们家这个小少爷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明楼悠悠的望着不服输的站起来再次扎好马步,一身灰色朴素短打的弟弟:“他最讨厌被人指挥了。我让他做,他不一定做。但是你放心,他没多久就会自己送上门来的。”明楼说着,看了看天色:“要去上朝了,走吧。”

明台心里又一万个不服。从小大姐就请最好的师父教导他,他的武技明明和王天风差不了多少,可是王天风到底是在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明台眼睁睁的看着,愣是碰不到他一根汗毛。武场的训练还不算最苦的,最苦的是上午在书房教导读书写字。王天风以前也是世家子弟,字写得好,在军旅中书也念的好。饶是他这样去西域见过世面的小少爷,竟也为难不了他,反而还常常被取笑。所以他就算再窝火,也忍着天不亮就跟着起来被训,晚上也再不出去玩了,累了一天骨头都要散架了,自然是天一黑放了他,他草草吃些饭就躺在床上睡了,竟也没了平时的挑剔。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王天风训小毛头训的高兴,却不知京城的街头巷尾早已流言纷飞。要知道,平日里明镜在家,明小少还四处醉花眠柳的,要是明镜出门,没有锦衣卫上门抓,那他是不会回家的。这次明镜离开一个月了,小少爷居然安安静静的在家一个月都没出门。

这天郭骑云来给王天风送边境来的消息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天风看了他一眼,对趴在书桌上写策论的明台嘱咐了两句,就跟着郭骑云走出去了道:“怎么了,有什么话不方便说?”

“将军……你……你知道外面的流言吗?”

“我一个月都没出门,怎么知道流言?”王天风挑了一下眉:“明楼让我按兵不动,我需要让人们对我有陌生感,才不至于需要我出任务的时候被人认出。”

郭骑云又开始支支吾吾,王天风皱了眉道:“有什么话你就说。”

“外面的人……外面的人说……”郭骑云深吸一口气道:“说明家小少能这么久不出门,不是家里藏了国色名花……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将军本就是国色名花……”郭骑云说完看到那双艳丽的桃花眼冷冷的横过,缩了一下头道:“将军,倭人最近老实的有点异常,元帅很是忧虑。问您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

“我不能回去。”王天风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明府花园开的正好的牡丹,半晌才开口:“这里是比战场更险恶的地方。明楼也不是什么忠肝义胆的忠臣,他想要什么,目前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他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也不在乎。只要他能拔出汪家,为抗倭彻底扫平障碍,我就不惜一切代价。现在他在完成他的诺言和计划,我不能走。”

“可是,将军……”郭骑云有点担心的还要再说什么,王天风突然抬手制止他,然后回过身,郭骑云也回过身,看着远远的明台出了书房走过来道:“老师,我写好了,可以休息一会儿吗?”

王天风点点头,明台露出一个微笑,走到郭骑云面前:“郭副官,好久不见。”说着他深吸一口气道:“真是不能小看郭副官,这才来京一个月就成了李姑娘的入幕之宾,连我都要佩服了。”

郭骑云突然露出尴尬的表情,王天风微微侧头看向郭骑云,高大憨厚的副官结结巴巴的解释:“将军……我……我没有……我就是……我就是救了个被调戏的姑娘……我一开始不知道……”

明台看向王天风,上午的太阳暖暖的照在他身上,勾勒出他轮廓分明的侧面,露出了一节白皙的颈子,实在不像个征伐战场的将军。他这么想着,便凑上去,乖巧的将下巴压在王天风的肩上上,气息拂在王天风的颈间道:“老师,我都一个多月没休息了,我们今天去西山骑马射猎好不好!”

“你……你在干什么……”郭骑云本来正跟将军解释着,看着明台就这么突然凑到将军身边黏上去,便调转矛头道:“你放尊重点!”

“我怎么不尊重了!”明台委屈道:“老师!你看郭副官!”

明台一开始要黏他的时候,他也不习惯。可是小少爷脾气大,想要他听话,还是要顺顺毛的。所以有时候,他像个孩子一样黏着自己,便也慢慢就习惯了。他挥挥手道:“郭副官,你先回去吧,我有事会通知你的。”

“是。”

“不要玩过头了。”

“是。”郭骑云回答这句的时候,明显脸一红,然后又解释道:“将军,我没有……”

他还没说完,就听旁边有小厮来报:“王将军,外面有一个姑娘递了拜帖来见您。我们本是要赶的,但是因为她的拜帖上有您的签章,小的们不敢擅自做主。”

王天风接过看了一眼道:“是故友之女,想来是才听说我回京的消息,拿了之前给她的帖子来拜,让她进来吧。”

看着小厮离开,王天风稍微推开了一点,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个橘子递给他,小少爷也接的顺手拿起来吃。王天风开口道:“前些日子,你一直闹着说要上前线保家卫国。”

“是啊。”明台剥着橘子道:“我不想人家都把我当纨绔子弟。”

“纨绔子弟也并非不能报国。”王天风垂下眸子:“是时候给你配个搭档了,你不是要放风吗?我给你个放风的机会,也是考验你是否能为国效力的测试。”

“真的?”明台停下了吃橘子,看着王天风道:“就在京城吗?”

“是的。”王天风点点头。

“那……我要是完成了测试……老师给我奖励吗?”明台眨眨眼,满脸激动道。

“为国效力还想着回报?”

“我为国效力不用回报,但您身为老师,总要鼓励一下学生嘛!”明台撒娇道,王天风顿了一下道:“看你完成的怎么样。”

说话间,一个衣着朴素也掩不住眼角眉间媚态天成的女子被领到王天风面前,王天风挥手示意所有人都离开,女子这才单膝跪下拱手道:“属下于曼丽见过将军。”女子声音冷冷的,和表情一样,仿佛一个精致的娃娃,如果不是她胸口起伏有呼吸,明台几乎要以为她是陶瓷做的。

王天风指着她道:“这就是你的搭档。你是个纨绔子弟,很好办。于曼丽今晚会在官办的伎乐坊‘流云阁’挂牌,你去捧场,包下她,配合她在流云坊收集汪家的消息。”

明台抬眼看着王天风,半晌才道:“将军难道不知道,我大哥现在和汪大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去或者不去。”王天风没有回答他。

“您不怕我告诉大哥?”

“你会告诉他吗?”

“如果完成任务有奖励,就不会。”明台突然间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突然抱住王天风晃着道:“求求你了,老师。就是一个小奖励而已啊!我又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要钱找大姐,要办事找大哥就行了。不会让老师为难的。”

王天风看着他,还是坚持道:“你先完成再说。”

于曼丽似乎有点惊讶明台的动作,冷冷的眸子透出了点惊讶,明台这才松开了王天风,走到于曼丽面前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明台,以后我们就是搭档了,认识一下吧。你是怎么认识老师的,老师平常有什么喜好啊?你功夫怎么样啊?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站起身的于曼丽忍着听他絮叨了半天,要不是将军在场她简直要出手揍他了。最后还是王天风打断了他:“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为晚上的任务做准备。”

明台乖乖的止住声音离开。于曼丽这才露出了点担忧的神情道:“将军,您的胡子怎么了?”

“为了任务潜行方便,剃了。”王天风简单道:“对明台的控制还不够,主要的任务还是你来完成。今晚汪芙蕖会去流云坊,你负责吸引注意,为确保安全,我会亲自去取东西的。”

“是,将军。”于曼丽颔首,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王天风又叫住她:“还有,不要再给我准备白色的衣服了。”

于曼丽有点惊讶道:“可是将军……伎乐坊不能穿黑色。”

“白色也太明显了,你就……随便拿件最普通常见的。”

“粉色?”于曼丽看着王天风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又换了一种道:“嫩绿?水蓝?”连着换了三个颜色后,于曼丽也有点尴尬了,她道:“不如……还是白色,现在晚上天气还凉,我再给您准备一件猩红的带帽斗篷,坊里表演完或者还在等待的姑娘很多都会穿着保暖,这样在面纱之外又一重遮掩了您的样子,也让人将您当做有事在身,等待卸妆或者上场,也不会特别去扰您。”

王天风顿了一下道:“好。我不便再带短刀,给我一只可以当武器的簪子。”

“是。”于曼丽回答完,迟疑了一下道:“将军,只是现在……现成的只有牡丹的了……您看……”

王天风的眼角又抽搐了一下道:“只能如此了。”

明家小少一个多月没出现,一出现就捧的歌伎自然引人注目,更何况这个歌伎一挂牌,只唱了一支歌,小少爷就一掷万金的包下了她,更是让人不由得议论纷纷。

汪芙蕖坐在二楼的包厢台上,垂着眸子喝了一口茶,周佛海在他身边笑道:“汪老弟啊,之前你还说这明家和那个王天风有鬼,你瞧瞧,一个多月没见,这位京城第一贵公子出手更阔绰了。这歌伎唱的是不错,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汪芙蕖慢慢放下茶杯,看着楼下在众人中心搂过于曼丽的明台道:“明家小少爷是散财童子,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和人,会包下刚挂牌的歌伎也没什么稀奇。只是他这一个多月在明府到底干了什么,我很有兴趣。桂姨在厨房帮工,明府规矩是很严的,她进不到里面,我总是不放心。”

“不放心,就问你的好学生明楼。”周佛海看着明台已经搂着于曼丽要进自己的包房去了,台上又有了新的表演。

“我问了,他没有明说,似乎很难启齿的样子。但是我明白他的意思。小少爷妖童媛女玩厌了……”

周佛海听他不往下说,突然愣了一下,回头看向汪芙蕖:“你的意思是……他……”

“我看这位小少爷还真是个不怕死的主。”汪芙蕖冷笑了一下:“王天风是什么样的出身,什么样的性格,我一清二楚。不过这或许是件好事……”

“好事?”周佛海有些疑惑。

“明家小少爷这样的纨绔子弟,揍其他的贵公子绰绰有余,对付王天风是绝没有胜算的。但是他的性格,我也了解。这富家子弟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今日突然有得不到的,他才会上心要得到。要指望他大哥大姐,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妨做个不留名的好人,让他如愿以偿。”汪芙蕖勾起一个微笑:“王天风若是受了明家这样的折辱,断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倒时候我们再去拉拢,除了能收服一员干将,还能借此暗中削弱明楼的力量。我这个好学生,恐怕是太好了,让人有点不放心。”

“明家小少爷有这么大胆子?”周佛海不信道。

“你现在让他做,他当然不敢。”汪芙蕖又端起茶喝了一口:“但是胆量都是要培养的,不是吗?试试又没什么坏处。”

汪芙蕖这边在周佛海的包厢喝茶,却不知他旁边空着的包厢已被潜入,王天风拓了他令牌和钥匙的模子,收好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穿梭在莺莺燕燕中,想从人少的包房后厅离开。却没想到空荡荡的贵宾包房在他通过时正好开了门,与此同时还有明台的声音:“任务完成了,我先回府去了。不然晚了,老师明早训练我可起不来。”

王天风顿时停住了脚步,转身就要走其他的路,却没想到明台已经出来了,看到那个披着猩红斗篷的背影,有点警觉道:“站住!这一层都被我包了,你从哪进来的?”

王天风不能回答他,只能加速离开。他没有想到明台会这么急着回去,毕竟一个多月没放风,按报告中他往常的习性是不可能回去的,当初让他包下这一层,是本以为从这儿离开会比较安全,却没想到正碰上他。

明台见他不说话,立刻沉了脸色,一言不发的便出手攻击,王天风被抓了斗篷,迫不得已弃了斗篷要脱身离开。明台一见这白衣身形应对,先是愣了一下又笑道:“本想叫人来抓你,现在我改主意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于曼丽听到外面动静,推门而出,看两人过招,明台招招都要拉下面纱,而王天风为了不暴露自己,在狭窄的空间虽然应对自如,但是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她正想办法怎么不暴露自己帮助将军脱身,然而明台在缠斗中对她道:“你回去!不准出来!”

于曼丽没办法,只能关了门,在屋里干着急。明台眼看拽住了衣裙的一角,王天风一急,从头上拔下了发钗,反手划掉了被抓的衣角,明台抓着那截衣角顿时愣在原地,刚才那个动作,他太熟悉了,当初王天风反手划断他的发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手势。而且随着拆下发钗,有一束头发也随之落下,在他身形利落的离开前足够明台看清楚那束头发有一缕和其他是不整齐的。

他握着那片衣角,仔细看了看,冷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捡起猩红的披风准备离开。于曼丽听外面没了声音,开门道:“明小少,那人跑了?”

明台没有回身,冷冷道:“跑不了。”

王天风这边上了郭骑云接应的马车,气没喘匀就放下所有的头发,却没有重新梳回发髻,而是将带刀刃的发簪递给郭骑云道:“立刻将头发削齐!”

郭骑云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只能快速动手,看着王天风皱着眉道:“今天碰到明台了,东西你先放在身上,去做好仿品,等我消息。”

“是,将军。”郭骑云手很快,几下就把头发削齐,王天风将女装换下后交给郭骑云道:“这套衣服不能再用了,尽快销毁。还有,斗篷我落下了。”

郭骑云很想问,为什么每次将军遇到明台都会掉东西,不过这次他道:“那斗篷是街上买的,应该查不到什么。”

“上面有味道,他的鼻子像狗一样。”王天风吸取了教训,他问了问自己身上的味道:“今天为了混进去,洒了香粉,我必须在他之前回去洗澡。”

“明相在家,应当能拖一会儿。”郭骑云这么说,王天风冷笑了一下道:“他不落井下石就好。”

王天风从后墙翻进去,刚找到明楼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报小少爷回来了。明楼垂了眸子道:“他犟起来我可拦不住,我拼命拦只会引他怀疑。这会儿烧热水是来不及了,让阿诚带你去后院的小温泉洗,不用太感谢我。”

那个小温泉是明楼专用的,为了缓解头痛的。王天风也不想用他的温泉,虽然是活水,但总是感觉怪怪的。可是现在也别无他法了,只能跟着明诚去了。

明台抱着那猩红的披风刚进府就被明楼喝住道:“才老实了没多久!今晚又去干什么了?”

为了营造自己纨绔形象一身白锦袍的明台虽然着急,但还是应付了一下大哥:“一个多月都没出去,只是去听了歌而已。”

“听了歌而已?你一掷万金包个不值当的歌伎,大姐回来,怎么交代?”

明台狐疑的看向动气的明楼道:“我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要怎么跟大姐交代?说不定大姐回来前我就对她没趣了,要交代什么?您今天对我这么大火干什么?”

明楼甩了袖子道:“好!我也懒得管你!”他说着便转身走了。

明台着急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王天风人,他屋里也锁着门。随手拉了好几个仆役丫鬟都说晚上没见到王将军,他想起刚才阿诚哥并没有跟着大哥,便又摸到明楼的书房,试探道:“大哥,可见到老师了?”

明楼冷冷的,不抬眼的看着书道:“他战伤复发,背痛。我让阿诚带他去温泉了。”

明台迟疑了一会儿道:“泡了多久?”

“阿诚说先帮他上点药酒再去。我怎么知道泡了多久。”明楼又翻过一页书。

此时明诚看着整个人泡入温泉的王天风道:“将军,你这身衣服也有味道,小少爷会察觉的。我去您的房间给您拿新的,您稍等。如果小少爷来了,您就说之前衣服不小心掉进水里,让我拿去换了。”

“好。”王天风点头道。

阿诚又交代道:“因为温泉泡久了和刚泡是不一样的,您就说您旧伤复发,是我为您推了药酒您才来泡的,刚一会儿。我已经在水里稍微放了些药酒,让它以此散发些味道。”

“好。”

“我很快就回来,但是放下衣服后,我就要走了,小少爷还劳您应付。”

“我知道。”王天风点头:“东西到手了,告诉明楼,到老地方取。”

“辛苦您了。”明诚微笑着道谢后抱起他的衣服道:“希望您一会儿一切顺利。”


评论(31)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