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6

依旧是古装架空预警,请从第一章开始食用阅读预警,慎入。


 

王天风跪在那里接圣旨的时候,心里却只想着“明楼果然说三天就是三天”这样并不重要的细枝末节。送走了传旨的公公之后,明台其实还是略微有点紧张的,但是他看着拿着圣旨面无表情和他擦肩而过一言不发的王天风的时候,这种紧张变成了一种失败感,无处可以发泄的失败感。他承认这场婚事他有目的,也夹杂着讽刺与少年的恶意,他甚至想好了面对老师暴怒的解释。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王天风毫不在意,如他所说,他遵从陛下的命令,无论圣旨上写的是什么,他都会执行。哪怕是受到如此屈辱的嫁给一个纨绔子弟,他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明台一生从没有如此时般有如此的挫败感,第一次有人把他当做空气。

明楼看着一脸阴沉的弟弟,有趣道:“怎么,你跟我闹了这么几天,甚至让汪大人来说情,现在我屈服了,汪大人给你讨来了圣旨,王将军一言不发的接了圣旨,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明台看向他道:“我有说我不满意吗?我很满意。”说着他握紧拳:“现在我可以去看看老师了吗?”

“提醒你别被打的太惨。”明楼展开一个无害的微笑:“毕竟此事昭告天下后,大姐很快就会回来的。我想你也没胆在大姐回来前就办婚礼吧。你还有顿打欠着呢,要把身体养好,可别到时候爬不起来成亲。”

明台没说话转身离开了,阿诚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微微向前一步道:“大哥,明台……会跟将军提和亲王的事吗?”

“你觉得他不会提吗?”明楼看着自己弟弟的身影消失:“他提了是件好事,也代表当初我们没有白让程锦云和他接触。他会提的,因为他还必须有一个妾室,那个妾室应该是也只能是程锦云。这是当初与和亲王定好的,也是联盟最关键的一环。他也只有和王天风实话实说,才有可能获得王天风的支持,这一招看似险棋,实则安全。王天风无论如何都不会帮着汪芙蕖的,明台跟他说实话,他也不一定会帮和亲王。对于亲王来说,王天风不动就是帮助,而对我来说,他只要肯嫁明台,肯帮我拔除汪芙蕖,剩下的事,在他抗倭之后就不必关心了。禅让古来就有,我会做的让他无话可说的。所以我们与和亲王的关系不能让明台和王天风知道。”

“大事若成,将军又该如何?”阿诚到底还是心软:“真的让他永驻边陲?”

“我答应他的事,是不会食言的。”明楼慢悠悠道:“他的人生该如何,在他完成之后由他自己选择。”

“如果他想重新开始呢?”

“那就只能死了啊。”明楼扔一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然后迈步道:“走吧,阿诚。一想到大姐要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翘首企盼呢,要好好准备。”

明台在王天风的房门前站了好久,但始终没有勇气敲门,直到门内传来王天风的声音道:“你准备再站多久?”

明台一咬牙推门进去,看着一身黑衣在看书的王天风,他深吸一口气,回头关上门,然后走到王天风面前跪下道:“老师,对不起。”

王天风翻了一页书道:“对不起什么?”

“我不该去求圣旨让陛下赐婚,但是……我是有原因的!”明台握紧拳道:“我是为了天下苍生才这么做的。”

王天风的手停住了翻书页,然后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道:“我没听错吧,明少爷。锦绣堆里长大的你也懂民间疾苦,天下苍生?”

“我懂的,老师。”明台向前抱住了他垂在那里的胳膊:“老师,您听我说。我大姐将我送去过西域历练,我一路上经过了天朝辽阔的领土,看到多少地方豪强横行,官员贪墨懒政。当今陛下与其说是操控在我大哥手中,不如说是操控在汪家手中。我明氏血脉单薄,我大哥无所依凭,与汪家作对根本不可能立足朝堂。虽然大哥从来不说,但我相信他是为了曲线救国。不然以我大姐的脾气,早就赶他出去了。”

“因此,你要让陛下下圣旨,让我嫁给你?”王天风的声音中带了点讽刺。

“老师,当今天下不清,是因为陛下痴愚……”明台才开了个头,王天风脸色一变,伸手就捂住他的嘴,低声呵斥道:“你不要命了?”

明台拉开他的手握住道:“老师,您在前线看着那么多大好的儿郎,您的战友牺牲在抵抗倭人的战斗中,如今家国却为小利而卖全境安危,您甘心吗?您教我的时候不是说过,您最喜欢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吗?君既然是最轻的,难道不应当贤者居之吗?”

“先帝只有一幼子。”王天风仍旧压低声音道:“你要谋朝篡位?”

“先帝兄长还有一子。”明台说完,王天风皱了眉道:“你是和亲王的人?”

“我谁的人也不是。”明台回答道:“我只想有人能终结眼前将天朝推向毁灭的庸君。”

“且不说和亲王有异族血统,就连先帝兄长都是不承认他的,他这个亲王还是先帝时看在他平叛有功勉强加封的。他看似是顺位的继承人,但是宗亲们的阻力会很大。而且,你也别太天真了,明台。”王天风抽回自己的手,走到窗边打开又四下检查了一番,才回身道:“无论谁坐在那个位置上,百姓都苦。你想要的那个世界,任何人都给不了你。”

“我不知道有谁能给我我想要的世界。”明台也站起身走到王天风身前:“但我知道,现在这个,我不想要。老师,或许我这么做没用,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汪家毁了一切,我或许不能保证汪家没了,不会没有李家,张家,甚至是我们明家自己变成那个最让我们厌恶的存在。但是如果我连现在拔除汪家,将那个在大灾之年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昏君拉下位都做不到,我就会永远良心不安。不争,怎么知道天下永远如此?”

王天风看着那个黑眸中闪耀着光芒的少年,半晌才开口道:“我不可能让军队帮助和亲王谋反。”

“我和您成亲也不是为此。”明台缓了一口气:“和亲王不希望通过兵变,我更不认为您是会举兵谋反之人。您忠于皇帝陛下的话,只要和亲王能接受禅位,您自然会有新君要忠。但我也不是一个天真的傻瓜。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我懂。您现在不肯帮和亲王,他心里是有数的,可是我也不能保证日后他能不记仇。这件事我想了很久跟您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而且……我想如果我先和您商量,您或许也不会同意。”明台又犹豫了一会儿道:“我知道我大姐暗中以资金支援和亲王,我也以纨绔子弟的形象帮和亲王暗中收集消息。我帮助他的唯一条件就是改天换日之时,保住我大哥和阿诚哥。他答应了,可是我不能再要求更多了。我只能用这种办法,保证日后事成,您作为拥兵重将,可以不受牵连。我大姐发誓终身不婚,您只有成为我明家血脉相连之人,才能让和亲王殿下放心,甚至进一步相信您原则的坚持是对他的退让。您应当自由驰骋在疆场,守护边陲,完成您的梦想,而不是被政治斗争白白牺牲了性命和忠诚!新帝即位,我必能获重用。到时候再想办法为求取恩典,与您和离,您到时另娶新人都还有余地。老师,只有活着,活着才有机会啊!”

王天风看着他,明台这个计划在无意中也帮助了明楼原本的死间计划。明台到底还是年轻,他以为和亲王会放过他大哥是因为他的效力吗?这样老谋深算的皇子,答应的这么爽快,一定是因为明楼也是他的人。但是无论如何,这个计划都帮助他能够更好的获得汪芙蕖的信任。甚至说,这或许就是明楼设计好的,由和亲王让明台必须娶自己才能保住性命,而后明台先斩后奏,自己就有了可以获取汪芙蕖计划的机会,互相之间不知,更提高了成功的几率。而且这个计划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自己不会死了。他的目的只有清除汪芙蕖,彻底抗倭。和亲王是坚决的主战派,能达到他的目的,他不在乎后来的政治斗争会如何。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他能做的只是让百姓少苦一些,便如民谚所言:宁做太平狗,不为乱世人。

这么想着,王天风敛了眸子道:“好,就算如你所说,我现在接受了,也会配合。但和亲王不会就这么相信你,或者我吧。”

明台支吾了一会儿才道:“我必须娶和亲王的义妹,表面上是京城一小户家独女的程锦云为妾。殿下要我娶一个和他有关的女人。我大哥明里和汪曼春的苦恋不娶,我大姐坚持无后也不许的对峙,让他相信明家的万贯家财只有我的孩子能继承。只要我和他的人结婚,那么您不能生孩子,所有的钱财都会归我的孩子,他就放心了。”

王天风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原就该娶妾留后,才不至于让你大姐伤心。那便如此,妾何时娶进?”

“说是……”明台又开始结巴道:“说是……要同一天迎进。”

王天风挑了挑眉:“看来殿下是一定要驳我面子?”

“这是殿下一定要求的。”

“不过案礼数来,也没什么不对。原本就有娶男妻可以同迎女妾,以示子孙绵长之意。只是往日要娶男妻的人,也不会这么做,这么做不过是有时小国和亲示威之举。亲王殿下礼节学的通透,我还真是佩服。”王天风说着笑了一下:“好啊,同一天就同一天。”

“老师……”明台还想说什么,王天风打断他道:“婚后,你定然还要帮和亲王收集情报,你的纨绔子弟还接着做。于曼丽那里,该要的情报,一样不许少,是要供前线的。”

“是,老师。”明台见他终于松了口,有点开心的拉住他的胳膊撒娇道:“我原以为老师就算为了天下苍生答应,也定是要打我一顿的,想来老师还是疼我。”

王天风斜了他一眼道:“不打你是因为怕大姐回来的时候你好不了。我看大姐打就行了。”

明台顿时脸色变了变道:“您都知情了,怎么还不替我劝大姐?”

“我劝大姐,不会引人怀疑吗?”王天风冷笑了一下到道:“又不能让大姐知道这里面的许多事,她本也就是出钱的,你们互不相知安全些。她打你这顿,上上下下都要看着呢。我跟你讲过,做戏就要做全套,既然跑不了的,何必谈求情。伤药想必你阿诚哥给你准备好了,也不需我操心了。你就好自珍重吧。”


评论(2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