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绝望(上)

今天开的黑化明台囚禁老师并没有反转,就是一条道走到黑的黑暗脑洞。

OOC高能预警!!!!

黑化高能预警!!!

毫无正能量高能预警!!

没有再开玩笑高能预警!!!

不要随便看高能预警!!!

今天大约会更完,先放个缓冲的上来,老师还没出场,让你们缓缓,再决定要不要看中!!

我不是开玩笑的!!!!!

明台从审讯室走出来,把报告交给程锦云的时候,看着她有点害怕的表情,微微笑了一下道:“锦云,你怎么了,这个表情看着我?我很可怕吗?”

程锦云看着眼前的青年,还是俊俏的容貌,带着黑框的圆眼镜,穿着长衫,一副斯文的样子。他的样子不可怕,只是那双黑的冰冷的眸子让她微微有些哆嗦了一下:“明台,她肯说了吗?”

“你说李夫人?”明台的声音还是温柔有礼的:“自然肯说,我与她好好聊了聊,她就说了。”说着他点了点程锦云手中的报告:“要不,哪来的记录。”

“可是,之前她……”程锦云还没说完,明台仍旧是微笑着打断她道:“之前一定是你们太没礼貌了,夫人她不高兴。对待一位淑女,要绅士点。”说完他向门外走去:“临时的委派终于完成了。你快去交报告吧,我在门口车里等你,交完后我们还要去机场接大哥和阿诚哥呢。”

“好,我就来。”程锦云口中答应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

在机要室,接过报告看完的男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程锦云道:“不愧是眼镜蛇的弟弟,和毒蜂的学生。这个李晓婉软硬不吃,上面又有严令,一定要问出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名单,毒蝎这次立了大功。”说着,男人将报告合上放好,又道:“新中国建立后,组织上考虑到国际形势的复杂,决定委派眼镜蛇与毒蝎利用身份优势,到国外继续潜伏。你为了革命与毒蝎一直都是挂名夫妻,但是你们之前也确实有过婚约的。组织上的意思是尊重你和毒蝎的意愿,如果你们还愿意继续……”

“我想留在国内。”程锦云的快速回答似乎让男人有点惊讶:“你不愿意和毒蝎继续搭档了?”

“我只是不想离开祖国。”程锦云镇定了一下心神道:“新中国刚刚建立,我想为祖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不想离开故土。如果组织上有需要,我当然可以去,但是如果您问我的意愿,我自己是不愿意离开的。”

男人笑了一下:“锦云同志,不用那么紧张。这也不是什么非要如此不可的事儿。你不愿意去,组织上不勉强。你把离婚手续办了,跟毒蝎交接清楚。他一周后就会和眼镜蛇一起去法国,组织上会再给你安排新的任务。”

“谢谢您的理解。”程锦云微笑的点头后离开。她出了门后,靠着墙深吸了一口气,手还有些微微颤抖。她终于和明台分开了,终于等到这一天。

迎接明楼的晚宴进行的非常顺利,表面上明楼是来北京与明台汇合后出国的,一家四口人吃饭吃的及其融洽,明台换了身西装,比起小少爷的时代,多了一份沉稳,但依旧迷人。晚宴后回到明台住的四合院,阿诚拉着明台出门,非说是好久没来北京了,马上要走了,想看看留个念想,让明台带他去逛。程锦云留在家中,给明楼端了茶,还没放下,明楼便道:“听说你不愿意出国。”

程锦云的手抖了一下:“我想留下。”

“你只是终于摆脱明台了,是吗?”明楼这么说着,程锦云将茶杯放下,侧过头去,忍了忍眼泪道:“您如果一定要这么想也可以。”

明楼经过了漫长的沉默后道:“这些年,苦了你。”

程锦云似乎冷静了一会儿,然后再明楼的示意下坐下道:“大哥,我听说您和明台会去法国,那……那位先生怎么办?”

明楼似乎也皱着眉有些烦躁道:“他刚刚好起来,身体还很虚弱。这次去法国,组织上把指挥权交给明台,毕竟他身为纨绔小少爷的身份更容易进行掩饰,而我需要以明家长子的身份做社交维护。这样一来,我就不可能瞒着他调用人员,而他却可以瞒着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程锦云点点头,但她还是有点担心道:“可是,明台现在这个样子,万一……”她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

“这个万一谁也不想它发生。”明楼淡定道:“当初我隐瞒组织上救了他,而你帮了我。如果明台发现了,我除了舍弃他,没有别的办法,不然就是鱼死网破。不到最后,我们谁也不想走到这一步,不是吗?”

程锦云思索了一会儿道:“大哥,不如这样,我多拖他几日。到时,您和阿诚先生先去法国,到巴黎转移了那位先生,后面在从长计议。”

“组织上这次任务下来的急,我只来得及在里昂准备了不起眼的小独栋。你多拖他两日也好,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明楼叹了口气:“你帮我和那位先生的,我们都记在心里。”

“大哥。”程锦云似乎又犹豫了再三道:“您其实不知道明台变成了什么样……请……请一定要保护好那位先生。”

明楼看着程锦云,她抿着唇道:“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程锦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帮助明楼做了隐瞒组织的事,那时候明楼见她表明身份,让她看护王天风的时候,她还曾想过要想组织上汇报这件事。王天风毕竟是军统的人,她如果就这样隐瞒了,日后或许会出什么岔子。

可是王天风苏醒的那段日子,她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那个男人的话并不多,虽然受了重伤,也仍旧有军人的意志透出。但是他又是个很温柔的人。那时候他脖子手上,不好说话,就会在纸上写。他的字很漂亮但是却带着杀伐果断的坚定。他大多数都会写些和明台相关的事,直到他能说话转移前的那天,他对自己说:“谢谢你,抱歉,让你的未婚夫承受了那么大的风险,以后你们要好好在一起,祝你们幸福。”

程锦云那时候想,他不是个坏人,她犹犹豫豫的在考虑要不要先告诉明台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从地狱里回来的未婚夫。他除了指甲长得更好看了,什么都没变,但那只是外表。他整个人的心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程锦云知道那是为什么,她想着那个脸色有点灰白的男人对自己写“明台喜欢吃橘子”的样子,她就告诉自己,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明台回来的时候,程锦云到他房间找他,尽量自然的对他道:“明台,我想了一下。我们马上就离婚有点不太合理,毕竟我表面上要征询一下家人的,至少打个电报吧。我家人也不好一下就同意我们离婚。要不,你晚两天走?”

明台黑亮的眸子看着程锦云很久很久没有说话,看到她有点想发抖,明台才展开一个温柔的笑容道:“好啊,我多留两天。让大哥和阿诚哥先走。”

程锦云松了一口气道:“那我就先去准备其他的事。”达成了目的,又终于要和明台拆伙了,程锦云心神轻松了些,忍不住由问了一句道:“此去不知何时方归,你有没有什么要带走的,我帮你准备。”

“锦云……”明台声音飘飘忽忽的,他站在柔和的光中,不知为何让程锦云又开始有点发冷了。他指了一下屋里的沙发道:“你坐。”

“你有什么很长的事要说吗?”程锦云警惕的问道,明台也没有再坚持,只是也站着,歪着头对她道:“老师的骨灰呢?”

程锦云几乎是要打个寒颤,但是她强忍着道:“我怎么知道。”

“今天,你去交报告的时候,我去跟上线做最后的交接手续。”明台慢条斯理道:“这么多年,我为组织上也算是拼命了,当然日后我仍是要拼命地。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钱。”他的手划过桌沿:“我有的是钱,我要的不过是个结果。现在,我要出国了,可能一去不返了,这个结果不给我,我可是宁死也不愿意继续干的。他们研究过后,决定告诉我了,我一直想知道的那个答案。当初老师的尸体,是你跟车去处理的。他们说只有你知道他的骨灰在哪。”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送到焚化点,焚化后的取向我不知道。”程锦云的唇抖了抖:“这么多年,我了解你的……你的心结。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明台也没有逼问,只是了然的“哦”了一声,然后接着道:“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从来不告诉我,最后是你跟车去送老师的尸体的?”

“我只是害怕你伤心。”程锦云道。

“你想多了,锦云。”明台笑眯眯的接上道:“我怎么会伤心,我早就没心可伤了。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你去休息吧,我不用带什么东西。”

程锦云不敢多留,她匆忙转身,刚走到门口,手搭上门把时,明台的声音又冷冷的响起来:“锦云,你就没有其他的话想对我说吗?”

“没有。”程锦云坚定的回答。

“好。”明台似乎又笑起来:“很好,锦云。”

程锦云再也听不下去,便开门匆匆离开了。明台还是站在原地,眸色暗了暗,想到今天那个人对他说的话:“组织上一直都知道你唯一的愿望。但是明台,当初确实只有程锦云一个人跟车去送尸体的。我们也希望确定毒蜂的死活,可是她当时是个护士,进焚化厂也不合理。她没有进去,焚化厂也确实有焚烧毒蜂的记录,包括所有的物品都在。除了那时候兵荒马乱的骨灰确实不分别寻找之外,其他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他确实死了。他的遗物我们早就给你了。”

“找到了骨灰也不一定就是死了。”明台当时是这么回答的:“更何况没找到。”

“这件事,只有程锦云能给你答案,我们掌握的只有这么多。”

明台想着那人的话,微微笑了一下,果然只有锦云能给他答案,老师没有死,而且就被大哥藏在巴黎,他们是共犯,从一开始就是。

评论(5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