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绝望(中)

各种OOC!黑化!毫无正能量!全黑囚禁预警!从上开始过渡看!!

慎入!

慎入!

慎入!


感觉虽然放出了中,但是下写不完。


“我知道你喜欢散步,但是这段时间不要出门。”明楼对旅途劳累,坐下休息的王天风道:“你现在体能很差,不能应对任何突发事件。明台明天就会到巴黎。等到一切稳定下来我会想办法让你继续转移,能够去英国是最好的。”

王天风很少看到明楼如此焦虑不安的样子,他微微皱了皱眉道:“明楼,之前的事明台会怨我,很正常。这也本就是我欠他的,他要来撒撒气,我还能撑不住?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到底还是个孩子,,能有什么哄不好的?之前不是叫着一辈子不跟我说话,到头来还是要说。”

“王天风,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明台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明台了。”明楼点着他道:“你从今天开始烧香拜佛,随你拜什么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来佛祖上帝耶稣,让你别被他发现还活着。”

“发现又能怎样?”王天风略有些不信道。

“他要是发现你还活着,你就属于他。”明楼盯着王天风一字一句道:“你可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是我可以耐心为你解释一下。之前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明台为组织上做事,不要任何回报,他只有一个要求。他对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烧了要骨灰,不死不休。组织上答应过他,找到你的骨灰会给他,如果发现你还活着……”明楼顿了顿道:“天涯海角,都会捕捉你,将你交给他处置。”

“我这残躯败命,还怕这些?”王天风兀自冷笑了两声:“这些年来,我到也应了顾贞观那句‘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我这一命,是你救的。还给你弟弟,也不亏欠,不是吗?”

“若是一命偿一命那么简单的事,早在明台杀你的时候就还清了。”明楼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王天风,深恩负尽,是有报应的。现在报应要来了,我保你,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弟弟。他现在虽然已经很糟了,但是我觉得他见了你肯定会更糟,所以你既然欠我一条命,又看在明台是你最心爱的学生的份上,你总要出些力的。”

王天风虽然一向在明楼面前个性强硬,但是听他这么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在你通知前,我不会出门的。”

明楼听他松口服软了,终于放下心来。他为了掩人耳目,此次转移除了阿诚没带任何人,只是刚才阿诚说下楼看看车子上还有没有漏掉的东西,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上来。他心里有点不安便道:“阿诚一直没上来,我下去看看。”

“我送你下去。”王天风说道:“若是没什么事,我和阿诚打个招呼,你们尽快回巴黎。”

明楼没有拒绝,他和王天风一前一后的下楼,走到楼梯口,他突然停住了脚步,王天风没防备撞上他埋怨了一句:“突然停什么?”

接着他觉得不对劲,他感到明楼在微微颤抖,那不是害怕,而是愤怒。紧接着,明楼向前走了几大步,怒吼道:“你疯了吗?”

王天风这才也走了下来,看到客厅里的一切愣住了。原本就小的客厅,明台带了五六个人一下显得局促起来,阿诚坐在那儿倒是好好的,但是可不止一把枪对着他。明台看到走出来的王天风了,他的表情一点也没变,只是仍旧坐在那里,擦着自己的枪笑着道:“大哥,你这么生气干什么,这是个误会。”

说着他挥挥手,示意人放下枪:“有人说阿诚哥通敌,我怎么能相信呢?可是口说无凭,我总要有证据嘛。你看,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我跟组织上说,我大哥之所以之前行踪诡秘,是殚精竭虑的为了帮我找到我要的那个人,不麻烦组织。现在,找到了,误会解除了,我也就没必要让人用枪指着阿诚哥证清白了不是。”

明楼看着他坐在那儿张嘴就来的胡说,心里也明白他不是开玩笑的,就在他沉默的时候,明台又道:“说起来,锦云拖着不让我走,我当然也可以告诉她反正多呆几天,我等她消息,到天津玩儿两天,她就放心让我走了。你瞧她,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没有警惕性。不过你放心,签了字的离婚书我在家里放好了,她自己办个手续就得了。这事儿要是这么发展,就很完美,您说是不是大哥?”

明楼嘴角抽搐了一下道:“那你还有别的发展?”

“您是我大哥,瞧您这话说的。”明台站起身,一副小少爷的样子,拎着枪向明楼走近了点,他抬起枪口指着明楼道:“您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这件事儿只能有这么个发展,您说是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您要是负隅顽抗,我怎么也得表个态才好后面捞您,不是吗?”

“明台你!”阿诚刚想站起来,却立刻又被几把枪同时指住,明楼厉声道:“你给我坐下!闭嘴!”言毕,他的拳握紧了半晌,又缓缓松开。他回头去看站在自己身侧后,面无表情的王天风,才又回过头道:“明台,人给你,可以。但是……”

“您人都给我了,还管但是吗?”明台的反问让明楼一下被塞的说不出话,明台笑笑,把枪放下对身后的人道:“这地方也太局促了,王先生再怎么说也是我的恩师,我这样孝顺的学生,自然不可能让他住在这里。大家一起回巴黎,别墅我虽然买的匆忙,但是好在前一位主人照料得好,稍微打理一下,就能入住。我们三个兄弟和老师一起回巴黎,这故事的结局多完美,您说是吗,老师?”

这是王天风再见明台后,明台第一次看向他。他终于明白明楼口中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明台变得让他非常陌生,他少年的轮廓褪去,虽然还是那个英俊小少爷的模样,但是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阴沉而又血腥的气息,他是个特工,他对这样的气息最敏锐,他看似言笑晏晏,下一秒会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我在等您的答案,老师。”明台很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您喜欢这个结局吗?”、

王天风看向那些指着阿诚的枪,明台也侧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然后皱眉,似乎有点撒娇的口音道:“你们怎么回事!又指着我阿诚哥!你们看老师都不高兴了!”

几个人听了立刻就把枪放下了,阿诚仍旧僵在原地,不敢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害怕刺激到明台。明台似乎察觉出他们的忧虑,便又笑了一下道:“没事,老师。您尽管说。你别觉得我这会儿不正常,可能会干什么出格且有种的事。我正常的很,我早就怀疑锦云和我大哥了。锦云总是给我买橘子,您可能不知道,我最讨厌吃橘子……”明台说的咬牙切齿:“我喜欢吃的,只是您给的橘子。下次您再嘱咐什么,可要想清楚了再说。我准备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等今天,我都等了这么久了,也就不在乎再等久一点。”

王天风思虑了一下,他看了看明楼和阿诚道:“如果我不想回巴黎呢?你既然来了,能找到我,应该知道,我这些年都住在巴黎。我想换个环境。”

“您身体这么弱,巴黎又最好的医生。等您好起来,我就陪您来里昂住。”明台也是一副我很讲道理的样子,这让王天风稍微强硬了些:“可是我不想和你住。”

明台看着他,突然抬手又举起了枪,对准了明楼的肩膀道:“老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您不选择我的故事,那就要交上另一个故事。总要有人为你活着这件事负责,不是吗?我大哥当然没事,您放心,我肯定避开要害,就像他打阿诚哥那样。他还有用,我也还有用,顶多是一点组织内部的警告和处罚。但是锦云就不一样了,你说她在国内,又这么没用,要是……”

“我现在改变主意呢?”王天风打断了他的话,明台放下枪,又笑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您现在愿意回巴黎吗?”

“愿意。”

“我早就说过,这时最完美的结局。”青年笑的很好看,却让身经百战的王天风下意识的展开了心理的防御。明台怨他,想要报复他,折磨他,他都能接受。只是刚才关于橘子那段话,让他隐隐觉得明台恨他的原因和他自己想的也不一样。明楼总是欲言又止的暗示,那些焦急的担心,似乎都在预示着什么不同寻常,他所不知道的事。但是他安慰自己,事情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他76号都进过了,难道还怕这个他一手教出来的学生不成?


评论(60)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