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绝望3

我果然写不完了……坑死我自己了……不过这个不会长,很快就完了。断腿瞎眼啥的木有,我是个胆小的孩子。

照例先预警

OOC高能预警!!!!

黑化高能预警!!!

毫无正能量高能预警!!

没有再开玩笑高能预警!!!

不要随便看高能预警!!!


明台选的别墅一点也不像仓促间选择的,虽然在巴黎城内,但是却是私密极好,前后都有绿荫掩映的小别墅。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阿诚把后备箱王天风的行李拿下来,明台示意旁边的下属接过,然后抬头对也同样下车的明楼道:“大哥,要一起住下吗?房间多得很,一起住也热闹些。”

明楼看着他,冷哼了一声道:“我怕太热闹,热闹的那天没命了。我眼不见心不烦。”言毕,他示意阿诚上自己的车走。明台看着大哥和阿诚离开,然后回头平静的对王天风道:“老师,大哥他不愿意和我们住一起,我们进去吧。”

王天风多年的斗争经验告诉他,越是平静越是危险的前兆。以明台的性格,就算是明楼在的时候硬撑着,现在他跟着他进了屋,属下们放了行李都离开后,明台应该立刻暴跳如雷的开始算账,但是他没有,他只是走到行李面前,一手拿起来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王天风的行李并不重,所以他很轻巧的完成了这个动作后,然后敲敲行李箱道:“老师,我可没有您当时那么粗暴。您的行李您自己打开,我看了之后,您就可以拿走了。”

“你现在就都可以拿走。”王天风开口道:“与其惴惴不安的做大度的样子,不如干脆就做你想做的。我漂泊半生,本就随身无物,无所牵挂。这点行李,也是在法国你大哥给置办的。”

明台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将行李提起来,然后突然呼啦的扔到了一边。一声巨响让厨房里的黑发女仆跑了出来,王天风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人。明台没有回头,指着扔到后面的行李用道:“把那个箱子拿出去,让人给我扔得远远的。”

女仆用回答了是之后,明台又道:“饭做好了,你就可以走了,和行李一起。”

女仆又躬身应了之后小心报了饭菜名,然后走过去拎起行李箱默然无声的消失了。明台看着仍然淡定的站在那里的老师,然后深吸一口气,努力又笑了一下:“您说的真好,无所牵挂。老师您这样的人,就是什么都可以舍弃的是吗?任何人的,包括自己的生命都可以。”

“只要是有价值的。”王天风见他终于进入了正题,缓和了口气道:“明台,过往之事,你会生气,会恨我,我理解。但我并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然会选择死间计划,因为我知道它有用,我就会更加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我……”

“老师。”明台打断了他:“大哥跟你说,我找你是因为我恨你?”

“他只告诉我,你在找我。”王天风替明楼申辩了一下:“你找我不就是因为恨我背叛了你们的信任吗?背叛了郭骑云,背叛了于曼丽。我应该接受惩罚。”

明台奇怪的看着王天风,半天突然笑起来,笑的几乎喘不过气。王天风看着他皱了皱眉道:“有什么好笑的?”

“老师……”明台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他抬手抚上王天风的面颊道:“我真是不敢相信,您是把脑子也病坏了吗?”

“你这个兔崽子!”王天风开口骂道,抬手要挥去他的手,却发现自己无法撼动那手臂。

明台笑的眼睛弯弯的,手却更用了几分力道钳住了他的下巴道:“我为什么要恨您背叛我们?你做的没错,你说过,只要有价值,任何牺牲都是值得,不是吗?曼丽和郭骑云在天有灵,看到他们的牺牲争取了那么多人活着,也会很开心吧……”

王天风不觉得这是学生想开了,他觉得明台说话的每一个停顿都透着危险。

“你能这么想,说明你长大了。”

“我早就长大了。”明台快速的截断了他的安慰:“您为什么不问我找您是为什么?”

“我不关心。”

“我希望您关心。”明台的话带着点耍无赖的撒娇,但是内容却没那么单纯:“您如果不关心我,我就会去关心别的人和事。您无所牵挂,那对您有恩的呢?对您有情的呢?与您共事过的呢?您当然已经不会成为他们的牵挂也不必牵挂他们,可是这世上‘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事,还少吗?”

王天风警惕的抬头看着他,明台眨眨眼:“啊~忘了跟您说,作为您最心爱的学生,有您最爱的手表,我可是很容易获得人的信任呢~瞧您人缘多好。现在,在那海外孤悬之岛上,有您的恩师,有爱慕过您的同学,有您的同事……您知道我手里有多少他们的秘密吗?我只要暴露那么一点点,他们……可就因为您通共了……”

“你为什么找我?”王天风用这话结束他的威胁的时候,明台这才松开了钳着王天风下巴的手,站的直直的,开心的就如同一个小学生一样道:“因为我爱您,所以我要找到您,无论生死,我都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王天风这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无论男女被人表白这也不是第一次。他在那个黑暗的世界活了太久,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任何人,除了明台。从他一脚踏入毫无希望的深渊之后,明台是他心中保有的最后一缕阳光。他很坚强但是爱撒娇,肯努力但是经不起表扬,有悟性但是太过善良。爱这个国家,对任何普通的人都抱有善意和温柔,无论在多么残酷的训练中都有赤子的纯真,所以王天风从来不愿意对他施以任何猜疑。尽管在军校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察觉过明台对他过度的依赖,他总是将之认为是父爱缺失导致的。更何况那时他满心都是死间计划,爱与恨都会被死抹去。而活下来后,明楼言语闪烁间的暗示,他也总是不肯信的,他的明台不会变成这样。他总是有这样莫名的自信,那个被他一手塑造的明台,不会做这样事的。然后他发现,现实教会他的法则从没有错过,即便是对明台。明台变了,变成他……最不希望的样子。

明台看着王天风沉默,也并不在意,只是开心的握着他的手道:“现在多好,这一切都可以实现了,我找到您了,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

“即便不作为你的老师,在你下这个定义之前是不是应该问问我的意见。”王天风终于开口了。

“我为什么要问老师的意见。”明台理所当然道:“您是属于我的,这是这么多年我出生入死的回报。”

“你为自己的祖国出生入死还需要回报吗?”

“是从四五年到四九年的回报,我要不多,老师。”明台似乎有点不耐了:“您身体不好,别总站着说话了,快坐下。”他说着就去拉王天风,却被躲过了。

他缓缓抬头看向那个躲过自己的男人,然后耐着性子道:“老师,为了我们以后能愉快的共同生活,我们应该订一些规矩。在军校的时候,您教过我,我有遵守规矩的自由。现在您也有。第一条,就是不要躲我,不要回避我,不要拒绝我。”

要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王天风真的特别想为这幼稚的条款笑起来,但是他此刻还是明白的开口道:“那我们一起生活一定很不愉快。我说过你随心所欲,我严谨刻板,我们性格本就不和。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明台眯着眸子看着他,然后走到电话旁边,播了一个号码,交代了几句让把人带过来后,他看向仍旧一脸警惕的王天风道:“老师,很快我们就会相处愉快的,您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免得耗气力。”

其实今天这么折腾,王天风确实已经有点体力不支了,他走到离明台稍远点的沙发坐下,明台也没理会他的动作,只是径自去厨房给他张罗了点茶水点心。两人就这么沉默的相对了一会儿,别墅的门被敲响了。王天风看着明台的手下拖着一个年轻人进来,他一开始没注意,等明台示意人将他的脸抬起来的时候,王天风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道:“修文!”

那个年轻人看到他似乎也恍惚了一下,然后瞪大眸子道:“王叔叔!”

“这是怎么回事?”王天风指着那个年轻人质问明台道。

“您看到了,我抓到台湾间谍啊~他的父亲是个令人敬佩的学者,但他确实是个以为能反攻的间谍呢~”明台轻松道:“要不是您的学生我机灵,刚来法国就差点被他杀了呢。不过他看到您的手表,就相信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毕竟王叔叔怎么可能将手表托付给一个不忠于党国的人,不是吗?您恩师的儿子,您可是抱过他,看着他长大的,他是您进入军统前的回忆吧,在这儿相见,颇有重逢的感触吧。可惜,他是我的敌人,又看到您还活着,我肯定要杀了他,你说是不是?”明台正笑着说的时候,突然掏出了枪,一枪打在青年的腿上,听着他哀嚎起来,王天风顿时气得一口气都没上来,他握紧了拳道:“你的组织就是教你这么处决敌人的吗?”

“我的组织通常让我省点事,一枪毙命。”明台重新上了膛,抬起枪道:“这样也比较省子弹,不是吗?我们的组织是个艰苦朴素的组织。可是老师您总是不太配合,所以我让人把他从去处理的路上给我拉回来了,让他多活几分钟。”说着明台对着那个青年的另一只腿又开了一枪。

王天风上看着又是一声哀嚎疼晕过去的青年,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他的手道:“好,我答应你。你的第一条,我答应你。”

明台微微皱皱眉头:“因为他吗?”

“因为我想答应你。”王天风没有去看那个青年。

明台的眉头舒展了点:“老师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答应人的事儿可不许反悔。不然不用我动手,党国就会替我把他那个无辜的父亲处理成筛子的。”

“我知道,你给他个痛快的。”王天风松开了明台的手,明台将枪递给他:“老师枪法准,老师来。”

“我生病多日没有拿枪了。”王天风握紧拳回答道:“害怕打不准。”

“没事,您可以走近点……”明台说着走上前抓住那个已经晕过去的青年的头发,见他的头拉起来道:“我帮您扶着,你打他太阳穴。您要是打不准,我自掏腰包,子弹给您管够。只不过,那时可就不是我不给他痛快了。”

王天风见他如此决绝,也没有再说二话,上膛后一言不发的对准青年的心脏就开了一枪,明台看着血涌出来松了手,挥挥道:“看什么,还不拖出去!都弄脏地板了,留个人打扫干净再走。”

“是。”

明台则不管他们,上前拿过王天风手里的枪,拉着他道:“快来,老师。我帮你洗洗手,您要是早点答应我,我也不至于让他弄脏您的手了。”

王天风看着明台认认真真给他洗手的样子,才真正开始思考明楼之前的警告。明台不再是他那个乖巧的徒弟了,他的目的绝不仅仅是童话般的从此两人生活在一起这么简单。就在王天风思索的时候,明台帮他将手擦干净道:“老师,他们应该已经弄干净走了,我们去吃饭吧。耽误了这么一会儿,饭都要冷了。”

王天风没有心情道:“我不想吃。”

“您的身体不好,必须吃。”明台言毕,收起了微笑看向他:“您不会是因为杀了人吃不下吧?还是因为是杀了恩师的儿子才吃不下?”

“我只是今天坐车累了,吃不下。”

“也是。当初您杀了郭骑云也还是有精神来骗我,我就知道您不是那么脆弱的。”明台在此刻又提起了郭骑云,王天风心中微微抽了一下,他本不相信报应,现在看来明楼说“深恩负尽,是有报应的”这句话是对的。他的报应来了,这时候再拜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如来佛祖上帝耶稣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就在他认真思索的时候,明台的声音又响起了:“您不想吃饭,我们就做点别的事,让您精神精神。”


评论(43)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