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绝望4

我果然……还是个写不完的话唠。按照你们的想法,做了别……的……事……比如……

照例先预警

OOC高能预警!!!!

黑化高能预警!!!

毫无正能量高能预警!!

没有再开玩笑高能预警!!!

不要随便看高能预警!!!

王天风几乎是被明台半拖着上了楼上的卧室,他还没有看过这栋别墅,多年的习惯让他即便是被拖着,也仔细观察周围的一切。当他几乎算是被扔进卧室的时候,他还不忘感叹了一下,这栋房子的前主人一定是个优秀的特工,谨慎严密,无懈可击。

明台看着仍然是一派镇定,进屋就自个找地方坐下的王天风,然后反手关上了门,没有开灯的室内一片黑暗:“老师虽然病了这些年,但是习惯还是没有改。从楼下上来,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吗?”

“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王天风听出是明台改装的,他在黑暗中一边整理自己刚才被拉扯皱的衣服,一边道:“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练,自然要比我强。作为老师,我很满意。”

明台没有回应他,而是走进去把床头的灯打开,一抹微微的黄色光让屋中有了点颜色。但是从王天风的角度来看,明台依旧站在黑暗中。

王天风终于整理好了他的衣服,再次一丝不苟的坐在那里道:“明台,这么多年过去,你或许变得我不了解了,但是我没变,所以你应该了解我的性格。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能给你的,我都给你。给不了你的,我拿命来偿。这样你我都轻松。”

明台终于走出了黑暗,他不知从哪摸了一把匕首,然后他在王天风面前单膝跪下,将匕首交到他手中,紧接着他用手握起王天风的手,用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胸口道:“老师,你我有师生之缘,您是我的恩师,我必须先报答您对我的教导。所以,我给您一个机会。您说您没变。我的老师王天风如果没变,那就是个疯子。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任何后果,不被任何羁绊。您现在就杀了我,然后他们会放您走,我大哥也不会怪您。但是,我记得,在军校的时候,我偷偷在您办公室看过您抄的顾贞观的《金缕曲》,反反复复只有那一句。所以同样的,我死后,您就真的深恩尽负。和您有关的,那孤岛之上的人都会和我一起去死。我帮您埋葬您所有的恩情,您就真的无牵无挂了。啊……不对,我忽略了,还有大哥。大哥我不能害他,而且他留下来还可以照顾您,不是吗?”

王天风的手几乎是一缩,就紧紧的被明台抓住了:“您不是没变吗?我的老师王天风是不会退缩的!”

“你要我杀你,我总要有个理由。”

“因为您如果不杀了我……”明台松开一只手,抚上了王天风颈侧的疤痕:“我就会伤害您。我可是个孝顺的学生,我要还给您您对我的恩情。然后做鬼,我也不会放过您的……”

王天风的手握着那匕首的柄,几乎要出汗了。他低声道:“放开。”

明台没有动,王天风道:“放开,我不会杀你的。”

“怕深恩负尽?”明台轻笑了一下,松开了他的手,然后把匕首收起来,站起身走回黑暗中,王天风再次只能看得清他的轮廓而看不清他的面容:“其实你也变了,老师。您在塞纳河畔散步散的太久太久了,您忘记了战场有多么残酷与冷漠了吗?你不让我死,你就会生不如死。”

“我们是敌人吗,明台?”王天风的反问让明台沉默了很久。

他在无尽的沉默中又道:“我们是敌人吗,明台?”

“我们是师生啊,老师。”明台终于开口了,他又开始带着少年时代特有的音调和笑意:“您病糊涂了吗?我们是师生,您忘了吗?我们的相遇是您设计的,您带走了我,教导了一切,告诉我要救国救民,告诉我一个军人的职责,然后背叛我,杀了我的生死搭档,杀了您自己的副官,又骗我杀了您。然后您被我大哥救了,离开了战场。直到现在,我找到了您。现在是1950年,老师。十年来,尽负这二字您对我可是一天都没落下。”

“你既然这么恨我,你可以杀了我,你如果杀不了我,我可以自裁谢罪。”王天风说自裁的时候声音平稳的没有一丝颤动,明台又是轻笑了一声:“我没有杀不了的人,老师。您教我的,军令大如天。当初面对军令我连我大哥都能去杀,更何况是您呢?我没有杀不了的人。您没有罪,更不用自裁谢罪。您以为您死了就能摆脱我了?您错了,我会和您一起去死,带所有人一起。这样到了下面,黄泉路上也热闹些,不是吗?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不杀你,我也不会自裁。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给的,我都会给你。”

“老师,十年来我从您身上学会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明台再次从黑暗中走到他面前,对他一字一句道:“想要什么,必须自己去拿。”他说着伸手抓住了王天风的肩,力道大的让王天风皱了一下眉,但他没有在意,而是就这么将人拉近自己,他的气息拂过王天风的脸:“老师……您最好改改您居高临下施舍我的态度。您能不能给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想要什么,我自己会取。”说完他松手把王天风又推回沙发上,看着他因为自己的拉扯咳嗽起来,他微微皱皱眉,然后端了热水给王天风,坐在他身边小心的拍着他的背道:“您真是太不小心,动这么大劲儿干什么?快喝点水顺顺。”

王天风这一阵咳嗽是真的厉害,呛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眼角微微泛红,他接过明台递给他的水喝了一口,才慢慢的稳住了气息,正准备抬手擦去眼角的泪,就感到肌肤上凉凉的,他猛然后退了一下,看着明台对自己笑了一下道:“老师,您呛出的眼泪,我帮您擦掉。”

王天风看着他大言不惭的胡说八道,抬手抵抗道:“不用,我自己来。”

“老师……”明台的声音瞬间低沉下去:“您忘了我们约好的第一条了吗?”

王天风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放下了胳膊,明台这才高兴的又蹭上去,认认真真的亲着他的眼角,将他因为咳嗽呛出的泪水吻掉。

结束了所有动作,王天风放下了手中的水杯道:“明台,今天我很累了,我想休息了。”

“您看看,我记性真差。”明台又站起身走到书柜边上,似乎不用借助昏暗的灯光他就抽出了一本书,然后又走到台灯的边上道:“刚才说找点事情让您精神精神,我都忘了。结果让您这么无聊的都快睡着了。”

说着,他打开那本书道:“闻一多您一定认识的,您这么有学问,这本诗集还是我照您书架上的那本买的呢。”

王天风看着明台就那么站在那里开始念诗:“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你以前不喜欢他。”

“我是不喜欢他,老师。”明台合上诗集,扔在桌上,他一步一步走向王天风道:“我直到现在还讨厌他!讨厌他描绘的这个世界,和我看到的一样真实恶心!您知道他死了吗?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他就是被您一手培养的军统特务杀的……您说覆巢之下无完卵,我辈应当救国救民,您说的对;您说如果人人贪生怕死,那么就会让更多人牺牲,您说的对;您说抗日无分楚河汉界,您说的都对。您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抗日结束了呢?您把我扔在这个孤独而又黑暗的世界当中,我却不敢死,因为我的命是您的命换来的,我不能随随便便的死。我是军统卧底在中共的特务,也是中共卧底在军统的特务。军令让我潜伏,我就只能看着除掉这个您最喜欢的诗人的命令在我眼前过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已经眼睁睁的看着太多人死了,但是我不能死,我必须看着,看着丑恶开垦这个世界,看着我的生命变成一滩死水。”

“现在中共胜利了,你可以……”

“我怎么会离开军统,那可是您带我进入的地方,不是吗?您其实还是个军人,您不是特工。忠诚的特工都像您一样死了,活下来的都是我大哥和我这样的。”他说着又笑起来:“我们没有叛国,您别害怕,您教我的,我都记得牢牢的,我是在为国家做事。只不过是为不同的政府,我总要活着不是吗?我的命是为您活着的。今天我让您杀了宋修文,您以为是为了中共?您错了,我不是,所以我让您动手。这是您忠于的党国的命令,他太蠢了,早就暴露了。与其让他迟早被抓,不如让我杀了他,更加获取中共的信任。您动手也无可厚非。所以,您看,如同您那晚教导我的一样,我们都是蝼蚁,为了活下去本来就要拼命。我有用就会有钱有权,我没用这些也都保不住。所以,我的回报不要钱和权。我要您。您才是我的信仰,他们都不是。您活着不能离开我,死了我就和您一起死,就算您化成灰,我也要烧成灰和您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王天风抓住了这段话的重点,倏然站起身道:“你在做双面间谍?明楼呢?”

“我这是在为祖国统一做贡献,您别说那么难听,老师。”明台伸手抱住了他,在他耳边道:“我大哥当然也是,您知道了这么多秘密,您说我更不能让您见人了,不是吗?”

评论(48)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