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绝望5

照例先预警

OOC高能预警!!!!

黑化高能预警!!!

毫无正能量高能预警!!

没有在开玩笑高能预警!!!

不要随便看高能预警!!!

工作拖太晚,吃了巧克力睡不着,来更一下。鸡血用完了。

“你说得对。”王天风会开口回应,这让明台愣了一下,他放开了王天风,看着从刚才听到他是双面间谍的波动中恢复了平静,这种让他讨厌的平静。

王天风看着审视自己的学生,然后仍带着在军校的语气道:“我来总结一下从我们相遇后发生的事。目前你希望我一切听从你的安排,让我和你生活在一起。我没有拒绝的权力。而我们生活在一起需要一些规则,你定制的第一条是:不躲你,不回避你,不拒绝你。我必须接受这个规则,你也不希望别人见到我。在我不想影响其他人的基础上,我不能杀了你,也不能自杀。我说的对吗?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明台?”

青年看着他,黑色的眸子审视着,思索了良久他道:“目前没有了。”

“你刚才说,我们是师生关系。”王天风又开口道:“作为你的老师,我要履行我的责任,我将给你几个忠告。第一,我在身体上可以不躲你,不回避你,不拒绝你,因为这是我可以控制的范围,可是心理上能不能做,我不保证。你不是小孩子了,我没必要骗你。你有执着的爱我的权力,尽管我没有感受到,我同样有执着的不爱你的权力,我相信你能感受到。你无论用什么威胁我,我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你必须接受。第二,你想我永远呆在这里,可以,但我不保证。我不会杀了你,也不会杀了自己,但我不保证我有一天不会消失。如果我消失了,你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找我,而不是去报复那些人,因为你知道你报复了他们,你就没有机会再见到我了。这是你所有的计划中最大的缺陷,我早就告诉过你们,爱会影响一个特工。如果你如你所说的爱我,那你的计划就不是完美无瑕的,所以作为被囚禁者,我希望你又纰漏,但是作为老师,我必须提醒你,这是你的计划缺陷,至少需要扣十分,加上你囚禁的是我,身为你老师的我,所以危险系数更大了,而我还有你大哥这个故友,风险指数增加。考试的话,勉强及格。第三,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装可怜而不是强硬,虽然我自己觉得我个人是软硬不吃的,但是相对强硬来说,我还是更容易在良好的氛围下和你好好相处的。第四,你可以凭自己的力量取任何你想要取的东西,但是明台,如果你想要就能要到的,怎么会有执念要取呢?有执念就是因为求而不得,所以你让我不要高高在上,这不是我能做到的。只要你对我弃若敝履,我自然不是高高在上,应该改变态度的从来不是我,而是你。”

明台抿着唇,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王天风一言不发。王天风看着他,突然笑了一下,这是他和明台重逢后第一次笑,这让明台的瞳仁微微缩紧了些,他悠悠道:“不信是吗?你虽然长大了,但是还是有点没变,明台。你总是不得到教训,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他说着走到了明台面前,突然伸手揽住了明台的脖子,吻了上去。明台在王天风的唇碰上他的那一刻整个大脑都空白了,他的脑子没有反应,身体却首先回应了。王天风只是一个轻巧的开始,明台就已经反手抱住他,加深了这个吻,掌握了主动权,随着吻的加深,两人纠缠的退后倒在了床了,就在明台摩挲着解开身下人衣服,顺着锁骨向下亲吻的时候,王天风兀自的笑出声,他声音虽然弱,但是让明台停住了所有动作,他就那么轻描淡写道:“你看,我还是这么轻易的就能操控你。我要给你,你就要吗?此时,如果我想杀你,有一百个方法,让你死的看起来像个意外,明台。那时候,你死了,我也不用深恩尽负,你大哥还会照顾我。你只要还爱我,我想摆脱你,就易如反掌。”

明台倏然的松开他,站起身。他看着王天风坐起身,将衣服重新穿好,一颗一颗扣子系起来,他侧头看了一眼握拳站在那里的明台,然后抬手示意他坐下:“当然,你也有胜算,我不会杀你。你大哥救了我,我不会负他的。所以,对我来说,拜托你也有点困难,毕竟我的身手不如以往,也不可能再好起来了。明台,你总要做个选择。”

“我已经做了。”明台开口,看着王天风道:“就算没有结果,就算永远对峙,就算你胜券在握,高高在上的施舍我,哪有怎么样?”言毕,明台站起来,他稍微有点冷淡道:“老师累了一天,又没吃晚饭,还是早点休息吧。”

王天风没有说话,只是自己起身开始整理床铺。明台走到门口背对着他,王天风也背对着明台,他知道明台停下了,但是他没开口问。最后还是明台先说话了,他没有回头道:“老师,我今天停下,不是因为您的话,而是我听到您的笑声呼吸短促,因为您的身体确实已经到极限了,就算您现在撑着,也没什么意思,毕竟我只要干耗,您迟早会乖乖的躺下。您可以高高在上的施舍我,但是您别忘了,您没有选择,您只能施舍我。那对我来说,也没所谓。”言毕,明台开了门出去,在学生面前保持气势,撑了太久的王天风终于有点脱力的靠着床开始喘息起来,这个小崽子,他再年轻个十岁可能有力气制住他,现在他的每一步也都在危险中行进,一不小心就会被反扑。王天风微微眯起眼睛,他可是执行过死间计划的毒蜂,束手待毙不是他的风格。

明台第二天早晨敲门没人应后,推开门,毫不意外的看到未动的床铺,空荡荡的房间。但是他没有太慌张,只是扯了一下唇,然后回身下楼对女仆道:“早饭不用做了,午饭炖汤。”

“是,少爷。”

“备车,去我大哥那儿。”明台出门后对迎上来的下属道:“老师一回来,就热闹多了。”

而明楼一早一口牛奶还没喝进去,就被阿诚开门让进来的王天风吓的牛奶一口喷出来了。阿诚赶紧上去帮他擦衣服,明楼则推着阿诚道:“别擦了,快点把他给我扔出去。”

“明大少爷那么轻易的就卖了我,不怕有报应?”王天风慢条斯理的在餐桌前坐下,拿起一篇面包,抹上果酱,咬了一口:“草莓酱是阿诚自己做的吧,糖放的还是有点少。”

“王天风,我警告你,你最好马上回去。”明楼指着他:“你说,多少钱你肯走?”

“我走得了吗?”

王天风反问道:“明台应该已经发现我不见了。如果可以,我也想早点出来,可是身体不争气,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好好养着不行吗?”明楼觉得自己头发要掉了:“你折腾什么?”

“我被你弟弟圈起来,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的。我不来搅和搅和你,心里怎么过意的去?”王天风说着,对为自己面前杯子加糖和牛奶的阿诚道:“谢谢。”

“我早就说过,学生你自己选的,你自己教的,你自己负责。”明楼气的指着他,然后想到什么,回头对阿诚道:“你怎么还给他倒牛奶?快点赶他出去!”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刹车声,然后很快是敲门声,阿诚耸耸肩看向明楼,明楼忧愁的按住额头道:“我进书房静静,阿诚你应付明台吧。”

明台进门看到老师正坐在那里吃饭,阿诚还问他要不要坐下一起吃。明台扫了一眼主位上喝了一半的牛奶,笑了一下:“大哥这么不想见我?”

阿诚在一边坐下道:“他只是吃饱了。”

明台看向在吃饭的王天风道:“老师,我来接您回去。我想昨天确实是我的错,我可能没有说清楚,现在我们在阿诚哥的见证下,订下第二条规矩:没有我的允许,您哪儿也不许去。”

“如果违反了呢?”王天风喝下最后一口牛奶问道。

“您试试不就知道了。”明台勾起一个微笑:“这个早饭,您在这儿吃完,我陪您一起吃。毕竟是我说的,我不让您见别人,您可能没把大哥当外人。那现在我说得更清楚点,没有我的允许,您哪儿也不许去。我说了两遍,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王天风擦了擦嘴:“我不能拒绝,我知道的。”说着,他放下了餐巾再次向阿诚道谢后,又转向明台道:“你不打算让我出门,也不打算让我见明楼和阿诚,你平时应该也要出门的,那你让我在屋里干什么?一直睡觉吗?”

“您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都可以吗?”

“这个我们可以回去慢慢讨论,您想干什么,告诉我,由我来判断您能不能做。”

“如果你不让我做,会告诉我理由吗?”

“如果老师需要,我可以。”

“你的规则有阿诚来见证,那你对我的许诺,同样。”王天风说着看向阿诚道:“他说的,你都听见了。我可以提任何我想做的事,他不让我做需要告诉我理由。当然这个理由我接不接受他很显然不会关心。”

阿诚点头道:“是的,我都听到了,王先生。”

“明台,做人说话要算话。”王天风站起身:“你也不想因为背诺而鱼死网破的,我们可是有证人的。”

“我当然不会食言,老师。”明台也站起身:“我对您说话,总是算话的。”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明台先侧身道:“老师,请吧。”

阿诚看着两人别扭的走了,明楼从书房出来,按这头道:“王天风疯了吗?他这种游戏很危险,准备吊着明台跟他纠缠到死吗?让他没工夫有精力祸害别人?我看他不如自己乖乖躺下,让明台心满意足了,更省事。哄哄明台会死吗?他的功力,拿出千分之一,就能把我弟弟哄得还是他的忠犬,他怎么就一点也不肯低头!”

“没人会想对自己真正爱的人撒谎的,我想王先生也一样。”阿诚微笑道:“大哥要再加点牛奶吗?”

明楼点头咕哝道:“还爱……我看他们这是没一点能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希望,还爱呢……”

“大哥……”阿诚为他满上牛奶道:“绝望的爱,也总是爱,不是吗?”

——暂时END——

啊……后面的脑洞根本不想写啊……心好累……从此他们就过上了谁也不放过谁的绝望的日子行么?能应付过去吗?躺下装挺。说我五也完不了的小天使,你看,这不是完了吗?话唠也有春天呢~

评论(7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