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1

古代架空OOC



明楼黑着脸,看着跪在书桌前抄《礼记》的弟弟,本来张口就想骂他,可是眼见他可怜兮兮的抬头叫了一声大哥,他就张口到一半说不出话来。再加上阿诚在一边道:“想来小少爷说的都是真的,要不将军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之前吃的药突然发作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好在人是没事,我去跟孙老道歉了,他听了也说,其实看脉象,小少爷大约真的是这段时间憋的了。还说既然娶了新夫人,大约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明楼斜斜的看了阿诚一眼,阿诚连忙又道:“当然,我的意思是小少爷好好的,明家有后也是指日可待的。”

明楼这才回头看向可怜兮兮的明台道:“往日你在外面怎么胡闹,我都没管过你。你的解语花不说十个八个,治你这毛病还是绰绰有余的。今日闹出这样的笑话,我替你按下,不让大姐知道。你日后再有个什么这不行,那不举的,家里的不喜欢,你只管到外面去找。只是外面的不许闹出人命来,大姐不是不会认的。”

“家里的我喜欢。”明台说着笔就放下了,恨不得站起来:“我喜欢的。”

明楼看着他,半晌才道:“明台,你该补上一课。不是你喜欢的,就都能得到。喜欢的那个不能动,其他的随便你。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也不是在教训你,我只是在告诉你,喜欢的绝不可以动,试都不要试,反正你也不会成功。”

明台抿着唇,赌气又抓起笔,他又想了想抬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大哥是家里的长子!大哥才是明家真正的孩子!大哥还是当朝丞相,百官垂范,为什么大哥可以和阿诚哥在一起,而我不能和老师在一起?”明台一脸不服的样子,让明楼微微握紧了拳,但他很快又放开了道:“怎么?阿诚愿意和我在一起,将军愿意和你在一起吗?”

“您和阿诚哥青梅竹马,他自然愿意和您在一起。没试过,您怎么知道老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明台嚷嚷着,明楼气的两眼发黑,想也没想就骂道:“你以为将军是你在红袖招认识的姑娘?我和他一起长大,他喜欢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吗?他早就有了心许之人,怎么会喜欢你!”

明楼说完就看着明台倏然变白的脸,才觉得自己不该如此,阿诚也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拉了拉明楼的衣袖,觉得他太直接了。小少爷情窦初开,好不容易真心喜欢一个人,如此直白的打他脸,确实有点过于严厉。明楼缓了缓才道:“你反正当时只是一时闹脾气去请求赐婚的,这桩婚事你就当是个陛下厚爱的摆设吧。和将军对上,也没什么好处。他本就因此生气了,你还要真的压他一头,他可不会那么轻易罢休。”说完,明楼不再多说什么,带着阿诚离开了,留下还是惨白着脸的明台。

王天风拿到明台抄好的《礼记》,随口和他说了几句话,却见他都不吭声,便知道他在闹脾气。但是刚才明明还抱着他大腿求饶的小少爷,现在突然也不知生什么气。他也没理会他,只是叫人给他摆了夜宵,弥补没吃的晚饭。他也就埋着头吃,仍旧是一声不吭。王天风觉得有些好笑,便道:“怎么,你是不想说话还是没话说?”

“我不想说。”明台继续吃着。

王天风第一次见他这样,便更觉有趣:“那你是暂时不想说,还是一辈子不想说?”

“最好是一辈子。”明台侧了身子,不说话。

“你不就是气我今天罚你吗?”王天风挥退了侍女才开口道:“你在家拘着没意思,我知道。现在有事给你做了,你去吗?”

“出任务吗?”明台突然放下碗,眼睛亮晶晶的。

“你不是不跟我说话吗?”王天风揶揄他,他摸了把嘴,有点着急的拉拉他的袖子道:“有什么任务?”

“过几天,你就跟大姐和丞相说,觉得自己既然成亲,就不能在家不做事,想让家里给你个生意练练手。明家在京城有家面粉行是做稳定生意的,好好经营都不会赔本,又有机会结识许多京城的达官贵人,也会在伎乐馆谈生意。你去要了来,让郭副将给你做个副手,就说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个营生。后面具体的情报窃取,我会陆续告诉你。这样情报传递也安全很多。”

“是!保证完成任务!”明台笑的眼睛眯起来。

王天风看着他又高兴起来,便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她?”明台有点迷茫。

“于曼丽。”王天风说完,明台错愕道:“您怎么会这样想?”

“你以为自己不行了,第一时间去找她,我当然这么想。你最信任她,不是吗?”王天风这么说道。

明台一阵脸红又一阵脸白道:“您这么想我,也把我的报国之志想的太肤浅了。她是我的生死搭档不是吗?而且……不行这种事……怎么能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老师您要是不行了,会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吗?”

明台本来只是这么随口一问,却看到王天风真的开始思索起来,便道:“老师有喜欢的人吗?”

王天风笑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道:“你说的也对,如果不行了,还是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

“所以,老师是真的有喜欢的人?”明台的话让王天风挑了一下眉道:“真的?所以在此之前,还有人跟你说过我有喜欢的人?”

“还不是我大哥!”明台气鼓鼓道:“他说我和老师成亲,都没有考虑过老师喜欢别人。”

“那倒是无妨。”王天风听他这么说,便安抚他道:“我喜欢的人不会因此怪我的。”

“那就是他也喜欢你咯?”明台虽然表面上强自镇定,但是心已经快碎成饺子馅。

“明台,这世界上有些事不是喜欢或者不喜欢能决定的。”王天风拍拍他的肩道:“好了,快吃吧。”

“我就问一句,老师……老师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明台拉住了站起身准备离开的王天风。

王天风看了他一眼,然后泛起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怀念的微笑:“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明台觉得自己的心顿时掏空了。他几乎不知道王天风是怎么离开的,他只是看着碗里被咬了一半的虾饺发愣,直到外面的丫鬟们进来,提醒他,他才缓过神来。老师有喜欢的人,他喜欢一个在他心中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明家小少爷转性,肯好好经营面粉行,简直是太阳从西边生出来了。明镜自然是心里高兴,就让明楼立刻去办了。京城的人本来准备看笑话,但见他果然每日安安生生去店面查看,还雇了郭副将做副手,心中都清楚,还是新夫人厉害,不但边境悍将骁勇整治的服帖,就连这样的纨绔也能训练的老老实实。也正是因此,朝廷给王天风的调令没几日就下来了。明楼本是极力反对的,他在朝上道:“将军怎么说也算是我明家的小少奶奶了,怎可抛头露面的去做京畿巡防?再说了,王将军之前在边疆可是悍将,现在在京畿巡防做个训导,怎么说也不当。”

“爱卿这么说就不对了,京畿巡防事关重大。王将军连您都治不住的弟弟都能训的妥妥的,朕自然要他训导保护朕的儿郎们,你就不要推辞了。”小皇帝笑眯眯的这么说:“明家一门都为国效力,也是美谈嘛!”

不管怎么说,圣旨还是下下来了。王天风在屋里,手指抚着那圣旨的边沿,抬眼看了看明楼道:“你也不用一脸沉痛的站在那里跟我装什么忠臣良相,死谏不成,恨不能以身相代的样子。汪芙蕖不想让我再躲着了,他必须要搅浑水,才能确定他心中所想。好啊,他想看,就演一出给他看,然后……杀了他!”

明楼微微眯起眼:“你还真是省事,杀了他,汪曼春就能信你?周佛海就能信你?”

“那要看是谁杀的,又是谁去告密的。”王天风眯起眸子:“如果是明台杀的,我去告密的,可信度就高了。”

明楼沉默了很久,王天风看向他:“怎么,到头来舍不得自己的弟弟在锦衣卫手下受苦了?”

“他还不够坚定。”明楼没有回答,只是提出了自己忧虑。

“没事,他很快会得到考验的。”王天风垂下眸子:“我的计划也需要酝酿。杀汪芙蕖也不是说杀就杀的,一定要等到大年三十,那是最容易下手和推卸的日子。”

明楼没有反对他的计划,只是在思考了很久后,微微点头。王天风瞧他同意后还没走,便抬起头道:“还有其他事儿吗?”

“我的弟弟,在你心中,只是一颗棋子那么简单吗?”明楼突然的话,让王天风抬头看着他,半晌笑了一下:“明丞相,当初我为什么愿意和你合作,你忘了吗?你说过,国将不国,谁都可以是棋子。你或者我。怎么,到了你弟弟,就不能是了吗?”

“我问的是,他只是一颗棋子那么简单吗?”明楼重复了自己的问题:“你不要假装看不到,他喜欢你。”

“他该学会,怎么控制自己面对无法得到喜欢的人或者东西。这是他生命重要的一课,你们明家叫不了他,我身为老师自然要教他。”王天风道:“少年情丝,不过是贪欢爱玩,哪里有什么长情?”

“我明家的人认准的人和事,还没有改过。”明楼忍不住呛他道:“明台也不例外。”

“那只是因为还没遇上我而已。”王天风冷冷回道。

“怎么没遇上?大姐矢志不嫁,你可撼动?”明楼一下就戳中了王天风的软肋,王天风抬头瞪着他道:“我是尊重大姐,并不执着相迫,谈何撼动?喜欢一个人,自然希望得到他,但是爱一个人则是希望他好,难道不是如此吗?”

“爱一个人,就会希望得到他,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手段,不顾任何伦理。非常危险与不理智。”明楼看着他道:“你没有深爱过大姐,不然你不会现在还如此冷静在此。你深爱的是这个天下,这个国家以及万民。你是个优秀的将军、忠臣良将,但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将军。我庆幸大姐和你没有在一起,也再次忠告你,玩火可是会自焚的。”

王天风倏然站起身道:“我的爱恨,还不需要你来评判。我一介武夫,自然不如丞相大人您巧舌如簧,但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有的后果我有命则承担,无命则背阴债,来生再报,犯不上你操心。”

明楼嘴角抽搐了一下,每次和王天风单独对话,只要阿诚不在,他就忍不住自己像揍他的心情。他这么想着深吸了一口气,在自己出手前转身离开。他好心当成驴肝肺,总有一天,王天风必须承认,他的未雨绸缪,有多么英明正确!


评论(1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