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2

古装架空OOC



王天风是京畿巡防的训导,他本没有巡视的责任,再加上他本身身份的缘故,也没人强迫他一定要穿那身代表了降低他原本将军身份的训导服。然而对于这位生性谨慎的军人来说,训导服可以不穿,但是巡防如果不能实地教导,则没有训导的意义。既然圣命如此,他也没有应付。正如陛下让他嫁明家,他就嫁,陛下让他训导,他就真的认真训导。一身黑衣戎装的王天风成为京城的一道风景,人们时常能见到这位眉目间风情流转但是满身气势却肃杀令人难近的将军,骑在他那匹同样引人注目,陪他驰骋沙场的名马骕骦身上。骕骦色如霜纨,因是战马,在京城这富贵之地,那些拉车的马,即便再是名贵血统,见到它也要低首三分。

明台在窗户上望着白马黑衣而过的王天风,于曼丽推门进来,看到他又倚着窗户在看,便道:“怎么,将军又从这里过了?”

“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从这里过。他要去城东检查。”明台合上窗户,然后回头看于曼丽:“事情办得怎么样?”

“很顺利。新的任务是什么?”于曼丽看着明台坐下,便也坐下为他倒上一杯水:“我听人说,倭人的先遣使南田洋子已经在准备迎接正式的使臣藤田芳正。如果这次和谈正式签署成功,元帅就必须撤军了。多年边防的努力将毁于一旦。”

“杀了明楼。”明台低沉的声音让于曼丽愣了一下,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她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说,杀了明楼。”明台又说了一遍:“昨天晚上,老师告诉我的新任务。三日后,明楼车架会从南田洋子的住处驶出,在必经的胡同口,袭击车架,杀了他。”

“那可是你大哥!”于曼丽压低声音:“你要杀你大哥?”

“我不想杀他。”明台垂下眸子,会想起昨夜的情境。

“老师,新的任务是什么?”他看着王天风在床上躺下,自己则跟着凑上去,在他身边也挤着睡下。也不知从什么时候,王天风也就纵容他跟自己一起睡了。

“明早再说。”王天风闭上眼睛:“现在睡觉。”

“我看是元帅来的命令,我看到郭骑云今天给您消息了。我都帮您打掩护了,您就告诉我嘛!这可是元帅第一次给我派任务!我就不能提前知道吗?我就算说梦话也不怕,您在我身边嘛!”

“我说了怕你睡不着。”王天风合着眸子,不想理他。

“您不说我也睡不着,告诉我嘛!”明台拉着他的袖子。

夏天的天气热,王天风耐不住他在这拉扯,推了推他才道:“你真的要听?”

“真的!”

“杀了明楼。”

王天风说完的时候,明台几乎是一瞬间僵住了,王天风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然后侧过身去:“算了,我想你也无法完成。我去吧。”

“为什么!”明台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飘忽:“我大哥……我大哥他不是真的奸臣……他……他一定是为了曲线救国……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不杀汪芙蕖?”

“执行任务就是如此,不问为什么。在战场上,你没有机会问为什么,拖延战机就会害死更多人。三日后我去杀明楼,你在家好好呆着。”王天风说完,却又被拉住道:“老师难道不相信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吗?”

“人都是会变的!”王天风倏然坐起身,然后看着明台,一字一句道:“明楼也一样,任何人都一样!”

“我不信!总有人是不会变的!就像……就像我不相信老师会变……如果现在的任务是让老师去杀你最喜欢的人,你也会去吗?”

“我会。”王天风简单利落的回答道:“只要是命令,我都服从。陛下的我服从了,你看到了。现在,元帅的我也服从!”

“哪怕陛下是庸君!”明台因为激动声音提高了些,王天风一个巴掌扇过去,有一次打的他脸一侧:“不能交托性命的军人,不配做一个军人。我的命给元帅,就不会收回,就一定会服从军令。不过,还是我多虑了,明小少爷本就不是军人,这件事对你来说还是太残忍了,毕竟你第一次杀那个日本武官的时候,吓的吐了那么久,让你杀人,还是太难了。”

“如果我大哥叛国,我不会让任何人杀了他!我会亲自动手!”明台抓住了满脸不屑准备躺下的王天风:“但是!我不能接受没有理由的惩罚!为什么要杀我大哥!”

“除了执行军令,不要相信任何人,明小少。”王天风认真的看着他:“任何人都会背叛你。包括你大哥。”

“我不信。”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去杀他。”王天风甩开了明台:“不用你操心了。”

但是王天风早上醒来,就看着赤红着眼睛的明台,明显一夜没睡。他早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说了一句:“我服从军令,我去杀他。你杀不了他。”

于曼丽看着不说话的明台,有点着急道:“明台,你到底在想什么?那可是你大哥。”

“我在赌一个结果。”

“赌一个结果?”

“对,一个一直以来,我想知道的结果。”明台说完,喝了眼前的茶道:“我睡一会儿,你记得到点叫我。”

“好。”于曼丽虽然很担心,但是看他困倦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明台拖着那长长的竹夫人刚刚上榻,却突然愣了一下,他伸手捡起床上的一只发钗道:“于曼丽,这是什么?”

于曼丽回头草草看了一眼道:“发钗,你不认识吗?我前天才用它杀过人,你这么快就忘了?”

“我的意思是,你的发钗不都是海棠花吗?”明台将那个发钗向前送了送道:“这朵不是。”

于曼丽这才看清那朵花,便有点慌张的起身拿过道:“许是……许是她们给我送错了……”

“送错了?”明台玩味的又看看那发钗道:“能把这位危险的发钗送错,这里还有别人订吗?”

于曼丽上前夺下那发钗道:“我不想说,你非要笑我吗?是,没错!我自己偷偷订了牡丹的,想带带看,结果戴上一点也不好看,行了吧。”

明台看着她收起那牡丹的发钗,看着她的背影道:“我那天和那个白衣女子缠斗时,她头上戴的就是这样的白牡丹,做工用料甚至熏香都一样。怎么,你的好姐妹?不想让我认识?我今天一早进来等你的,你为了任务两晚没回来了,一进门我就在,所以没来得及收拾屋子,不知道她留下了牡丹,是吗?”

于曼丽稍微有点紧张的握紧了梳妆盒。这发钗应该是王天风留下给她的暗号。之前他们说定过,在必要的时候,又于曼丽扮一次白衣女子,同时和王天风出现,彻底消除王天风的嫌疑。所以,白牡丹发钗是必要出现的。她本来任务早就该回来了,没想到出了点岔子。然而更没想到的是,王天风在这个时候留给了她暗号。她一回来就看到明台在,也就没注意床铺。现在被明台抓了个正着,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明台扔下了竹枕,从榻上下来,走到了于曼丽的身后:“我想也该知道啊,老师的义妹和老师的故友之女,怎么会不认识?难怪那天我跟她交手时,你那么着急。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能吃了她不成?”

“明台,你听我说……”于曼丽回过身,看着满脸意味深长的小少爷,半天才挤出一句:“这是告别之意。”

“告别?”明台愣了一下。

“是的。告别。她要离开这里了,将我送给她的白牡丹还给我……以示……以示再不相见。”于曼丽终于说顺了口:“是的,是告别。我们约定过的告别。”

明台“哦”了一声后,又转身回到榻上,他躺下闭上眼睛,似乎是没有问题了。于曼丽有点奇怪道:“明台,你之前……你之前一直想找她,我认识她却没说,你……不生我气?”

“我之前想找她,是有点喜欢她,觉得她很神秘。”明台闭着眸子道:“现在我对她也没什么兴趣了,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喜欢别人了。不,不对,应该说,我爱别人,所以她如何,我不关心。”

于曼丽没有说话,也聪明的没去问他喜欢谁。这时候明台却又开口了:“她是老师喜欢的人吗?”

“啊?”

“老师的义妹,是老师喜欢的人吗?”明台这么问道。

于曼丽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以将军这样严谨挑剔的人来说,能喜欢的人很少,但至少对自己应该还是喜欢的吧。这么想着,于曼丽答道:“恩,喜欢。”

明台翻了个身,用床上丝绸的薄单盖住自己的头道:“知道了。”

而此时,明楼则气的牙痒痒道:“他就这么轻易答应杀我?”

“我看他可没那么简单。”王天风在明楼的马车中,简单和他道:“我的时间不多,在明府,我不能再和你有太多联系。如果不是临时小分队出了差错,赶不过来,我又需要看住巡防营这边,我也不想他去完成刺杀南田洋子的任务。我想过冒点风险自己去完成,但是没想到他答应了、而且任务都是以刺杀你的名义上传下达的,到我这儿不能修改。他们如果以刺杀南田洋子为目标准备的话,后续也容易查出破绽。他的性格,我现在还是了解几分的,他既然答应了,就会去做。但是我觉得他答应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他一定在怀疑什么,你要小心。”

“他发现刺杀的不是我的时候,总是会暴露的。”明楼冷笑了一下:“该小心的是你吧,他背着你一直在查你义妹的事,你会不知道?”

“我昨天已经留暗号给于曼丽了。”王天风言简意赅道:“很快就会解决。”

“杀死南田洋子,必定会让藤田芳正心怀芥蒂。但是按照路程,他要从沿海过来,大队人马带着许多东西,也要过年后了。三十一定动手杀了汪芙蕖,在藤田芳正要凶手的时候,明台一起背上,更真一些。”明楼这么说,王天风点头,然后在他准备下车时,明楼又伸手拉住他:“我会送大姐走,但是,要她去西域必须有个契机,你懂我的意思。”

“我知道,大姐的性格我懂得。只要对她好,哪怕让她恨我,从此再也不原谅我……”王天风顿了一下道:“也无所谓。你要办的事,只管办。倒是推到我头上,我……不会躲。”说完,他掀了帘子下车,阿诚的声音在车外响起:“大哥?”

“走吧,阿诚。”明楼舒了一口气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是,大哥。”


评论(3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