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3

古装架空OOC

汪曼春差点把喝进去的茶喷出来,是因为南田洋子的一句话。这位倭人先遣使的性格和她很是相投,再加之又都是女性,因而自从南田洋子到达天朝住下,就跟汪曼春交往很是密切。汪曼春难得休息,南田洋子邀她喝茶,却在她喝的第一口说了一句让她喷茶的话:“你们既然都能让皇帝陛下给王将军赐婚,为什么不能让他给明镜赐婚?”

“明家大小姐那是什么样的人,南田小姐可能还不知道。”汪曼春镇定了一下才道:“她深的先帝宠爱,你看王将军嫁衣的布料,那是寻常公主都用不上的,先帝早早的就备下了。她在宗亲的女眷里,那是很有名望的。我师哥他对这个姐姐视若性命,要不我们怎么会到现在也没能在一起。若是能通过下旨就把明大小姐嫁出去,我还用如此等着吗?不是不能赐婚,给王将军赐婚,他会遵旨。明大小姐只会自尽。”

“那就让她自尽好了。”南田洋子露出一个微笑:“这样明家的财产和女主人的位置,不都属于你了吗?”

“我逼死明镜,,我师哥会杀人的。财产女主人,我都得不到。”汪曼春放下茶杯:“这种鱼死网破的事,我可不会干。”

“你怎么知道明丞相不想摆脱他姐姐?他是百官垂范,不能忤逆对他有大恩的姐姐,不代表他不想自己的姐姐消失。哪个男人会想要永远在自己姐姐的威名下呢?更何况是明丞相这样的男人。”

汪曼春狐疑的看着南田洋子:“我汪家和明家交恶那是这代才有的事,我小时候和师哥还有王将军是一起长大的,师哥对明大小姐是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他从小就对他大姐言听计从。”

“实话跟汪大人说吧,这样的主意也不是我能想出来的。只是,我自知身为倭人,是不可能被明大小姐接受的,因而很是忧伤,你知道的,我很喜欢阿诚先生。”南田洋子这么说道:“阿诚先生也并非对我无意,然而他不可能违抗明大小姐的命令……”

“等等……你的意思是……”汪曼春忽然坐直道:“这是阿诚告诉你的?”

“是的。而且他一个仆人,如果只是自己,怎么敢出这样的主意。明丞相对汪小姐情有独钟,因为明大小姐的缘故,十分痛苦。所以,请陛下赐婚,明丞相表面上不愿意,但是圣旨下来了,他也只能遵从。明大小姐刚烈的性格,定然不至于抗旨不尊,连累弟弟。但是她会自尽以抗争,她这边一死,再让陛下下旨,假做撤回旨意不及,这样明丞相表面上也好过得去。”南田洋子的话说的汪曼春有些心动,但她又道:“就算这是师哥的意思,明台能罢休?王将军能罢休?要知道明台视明镜为母,王将军视明镜为长姐,他们可都不是容易罢休的人物。”

“明台说到底只是个纨绔子弟,他能在明家如此,全靠大小姐纵容。等明丞相掌握了明家,还由得他?至于王将军,据可靠的消息,他对于明大小姐纵容自己的弟弟强娶他,还让妾室同一天入门心有不满。说到底,当初王家还不是因为他们明家才获罪的?更何况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娶了将军就老实的小少爷,不照样打着谈生意的旗号,泡在流云坊和那个歌伎不清不楚。说到底,若是明大小姐为了赐婚的事自尽,较真起来是抗旨。这位王将军这么听皇帝的话,明大小姐抗旨,他有什么不服?”

南田洋子的话让汪曼春陷入了沉思,她想了一会儿才道:“若真能如此,倒是美事一桩。只要等明镜孝期一过,我就能入主明家了。只是这事要做的干净,不能和我汪家扯上关系。”

“当然靠汪大人筹谋。”南田洋子说着端起茶杯向她致意道:“藤田大人一到,共荣协议签订,我自然也愿意常驻天朝,做天朝的媳妇。”

汪曼春也露出一个微笑举杯道:“那就先恭喜南田小姐。”

“同喜同喜。”

但是明镜不是个束手待毙的人,她能成为天朝第一女首富,把明家从谷底带回巅峰靠的可不是天真。她隐隐感到了政治斗争的流动越来越激烈,自己的弟弟她看不透,但是家业还有明台不能没人顾。她这么思索了多天,才会在这个家里都没人的时候,掐着王天风先回来的点儿让阿香亲自去请到了自己的书房。

王天风一开始还有点奇怪,明镜平日后很忙碌,今日为何早早的回来,还特意让阿香叫他。他进了屋,见明镜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拨弄了一个机关,显出一个密室来,带他进去关了门,才开口道:“将军,我思量再三,无人可托,只能托付于你。”

“大姐。”王天风有点奇怪,但他很快伸手扶住要向自己行礼的明镜道:“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有什么事您只管说,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明镜拉着他坐下,踌躇了一下才道:“将军,如今随着倭人使臣藤田芳正将要来到,朝局不稳。我这个大弟弟明楼从小就有主意,我虽然心中信他不会叛国,但是他的身份有诸多不便,我若将此事托付他,反而害了他。明台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他还是个孩子。我若将重担托付他,那只会给他带来灾祸。将军昔日在西域有假名身份王成栋,你是跟我说过的。今日,我将明家所有的一切,都交给王成栋。这是个西域身份,天朝不便彻查,也不知是谁。明家的一切自有阿香打理,钱也都进明家的钱庄。这所有的一切,我都交给将军,他日他们想拿我,我孑然一身,自是不会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这些钱,即便我身死……”

“大姐……”王天风听她说到此,已是眼含泪水,但是明镜对他摇摇头道:“他们想要我明家的,无非是钱。这些钱,我交给你,你能将它用在抗倭上,倾家荡产,我也无怨无悔。国家已被虎狼环伺,却还是一派歌舞升平。覆巢之下无完卵,国乱,我的钱又有什么用?”说着她握紧王天风的手道:“我真的已无人可托,将军看在昔日大姐为你熬粥的情分上,我将明家和明台都托付与你……”

王天风打仗这么多年,箭矢穿肩而过,他都没有流过一滴泪,此时却声音有些哽咽道:“大姐不怕我负了大姐吗?”

“我明镜至今日,从未做过让自己后悔的选择。我不怕你负我,你不会负我。”明镜说着将一个盒子拿过来打开道:“东西都在里面,你只要按手印就行了。”

王天风忍住了自己泪,开始按手印。明镜看着他将所有文件都完成后,自己又小心的收起来道:“倒是你一定要自保,哪怕为此与明家决裂没关系,与我恶言相向也没关系,只要你能保住明家,保住明台,无论你做什么,哪怕要杀了我,也没关系。”

王天风看着她,半晌深吸一口气,擦去了自己眼角的泪痕,肃穆道:“是,大姐。”

王天风回到屋里的时候看到明台刚换了居家的袍子出来,明台看他还穿着在外面的衣服便笑道:“听说老师早就回来了,怎么这会儿还是一副刚进门的样子。”

“你今天回来的很早。”王天风没有回答他,然后就看明台很乖巧的凑上来道:“明天要过节了嘛,要好好准备一下~可是我和老师成亲后第一次过节哟~”

“过什么节?”王天风皱起眉。

“七夕节啊……而且七夕过完没几日就是盂兰盆节,明家一向盂兰盆节都要认真准备的。所以一般从七夕开始,明家的产业上的事就都不烦大姐了,大哥一般朝里没大事也会呆在家准备祭祀。所以啊,我也要休息在家好好准备盂兰盆节。今年成亲了,老师也是我们明家人了,自然要加入,大哥帮您告过假了。既然如此,当然要一起过个七夕了。”

“七夕是女子乞巧,我们有什么好过的,你和锦云去过吧。”王天风皱皱眉:“你现下不同往日了,开始掌管家里的生意,自然也要替你大姐分担些。盂兰盆节的准备,也不能就看着她一个人忙。”

“我做什么她都说放着别动,叫我好好念书就行了。”明台撅撅嘴:“明天先过七夕嘛!我就要和老师一起过,我在得月楼都订好了。明日白天我在家陪老师晒衣晒书,晚上就去逛集市。京城的七夕节最是热闹,老师从小长在京城一定知道!得月楼又是极好的老店,我专门问过大姐的,她说您往日最爱那里的醉虾和甜点。我都给您准备好了,我们就去嘛……我钱都付过了,您总不能让我再挥霍浪费吧。”

王天风有点哭笑不得道:“你就算不想和锦云过,还有曼丽呢。你那么多红粉知己测试自己行不行的,还能找不到一个人过节,吃了你订的东西?”

明台被王天风这么揶揄了,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便耍赖道:“不管不管,明天七夕,一定要过。”

王天风垂下眸子,半晌才道:“三天后,盂兰盆节前,你就要刺杀你大哥了,这会儿还有心情过七夕?”

“那我不正好在盂兰盆节上多给他也点盏灯嘛……”明台似笑非笑,完全没了昨日的纠结:“再说了,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三日后的事了,怎么也不耽误明日过七夕。我都听您的,去杀我大哥了,您却连个七夕都不陪我过?”

“你是遵从军令,而不是我的命令。”王天风纠正道。

“我只遵从您的军令。”明台也纠正道:“我只能为您所驱使。我的生命、信仰与忠诚也都献给您一个人。”

“你该献给的是整个天下。”

“天下太大,无处可信。”明台说着,走到王天风面前,突然伸手软软的抱住他,然后靠在他肩上:“我就只能信您了。”

“我说过让你不要相信任何人。”王天风没有推开他,但也没有回应他,只是垂着手站在那里:“只要信,就会有被背叛的危险,到时身死名裂,你可别后悔。”

“您要是背叛我……”明台在他耳边笑的气息让他有点痒,敏感的耳朵微微有些红起来:“我就杀了您。”

“凭你?”王天风冷笑了一下:“还想杀我?”

“哎呀,老师真是讨厌!”明台突然抱紧他,让王天风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推了他道:“突然发什么疯!”

“明天就要过七夕了,说这种话干什么!”明台撒娇道:“而且您要是背叛我,我肯定也舍不得杀您。”

王天风的心慢慢有点冷下来,他想起明楼说过的话,不由得道:“你应当杀了我。”

明台放了手,稍微向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半晌才道:“你怎么了,老师?今天为什么总说这些话?”

“我是你的老师!我教你不是很正常吗?你这样的性格,哪天牡丹花下死了,我也不稀奇。”

“诶,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明小少。要是有一天真的牡丹花下死了……”他有点俏皮的有探头到王天风脸侧道:“那肯定是死在您这朵黑牡丹下……”

王天风抬手就要打他,他也聪明的立刻溜了,一边跑还不忘一边道:“要吃晚饭了,老师!不要让大姐久等啊~”

“这小崽子……”王天风低声骂道:“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