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4

啊啊啊啊啊~今天有点事耽搁了~只更了一点点~七夕福利明日再来吧~么么哒~


古装架空OOC


七夕一早,王天风被明台拖着晒衣晒书,他也顺便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晒一晒。明台见状也要帮他,王天风也就随他。只是明台在属于王天风的那格柜子深处发现了一个荷包,他有些疑惑的伸手准备拿的时候,却被又进门来拿衣服的王天风喝止道:“别动!”

明台吓得愣了一下,王天风已经先一步拿过了那个荷包:“这个不用晒。”

他动作虽然快,但还是在揣进怀里前被明台抓住了手道:“那个荷包,是大姐做的!”

王天风此时已经装好了荷包,脱出手甩开他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大姐给我做过一个!”明台仍旧盯着他装荷包的地方:“用来装手帕的!绣娘给我绣的手帕。那时候她没能给我绣十岁的手帕,后来补给我装手帕的荷包,那个打结的方式,只有大姐才那么打!”

王天风正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就听门外的丫鬟道:“小少爷,大小姐、大少爷和阿诚少爷来了。”

明台暂时放下了坚持,刚迎到门口,就看到明镜已经进来了:“刚刚就听丫鬟说你在帮将军晒衣,今日怎么这么乖巧,是因为将军生辰的缘故吗?”

“生辰?”明台愣住了。

“是啊,你问我得月楼的事,不是为了给将军庆祝生辰吗?”明镜的反问让明台回头去看王天风,王天风却一脸假装没感受到的径自向明镜面前去了,规矩的行礼道:“谢过大姐惦念,只是自古以来,父母在堂,儿女庆生是为了感念父母。父母离去,生辰纵情酒宴音乐便是不知怀念父母养育之恩。更何况现在国家外患未平,我不敢言庆生。”

“我懂你的意思。”明镜听他提到父母,也略有些伤心道:“所以今日就没叫家里给你摆酒,晚上就让明台陪你随便吃些便好。生辰虽然不必庆祝,但是礼物还是要有的。今日我和明楼要去置办盂兰盆节的东西,所以一早过来,把礼物先给你。”明镜说着从阿香手里拿过一个荷包道:“呐,整岁生日呢,按照习俗还是要绣手帕的。”

明镜将荷包递给他,看着王天风接过,然后笑了一下道:“二十年前给你绣过一个,这些年了,也不知道在不在了。”说着,她的笑容渐渐又收了起来:“十年前,没能给你绣……那个时候你在受苦……也是我们明家的欠你的……”

“大姐……”王天风打断了她的话:“我心中从没怨过这件事……”

“而且二十年前的手帕,老师还留着呢。”明台说着指指王天风道:“我刚看到了!他还不让我碰呢!”

明镜笑了一下道:“我送人家的礼物,你为什么要看?”

“我十岁的时候,大姐都没亲手给我绣,我自然是吃醋了!”明台说着,拱到了明镜身边,抱着她的胳膊道:“大姐怎么补偿我?”

明镜敲了一下他的头道:“都多大人了,还撒娇,也不知道羞。”说着她转头对明楼道:“你的礼物呢。”

明楼从阿诚手里接过一把短刀,然后递给王天风。王天风接过,抽出了一半,看到短刀寒光四现,一看便是上等的兵器。明楼简单道:“王将军有多年护身兵刃我是知道的。只是这把短刀难得,是进贡之物,陛下下赐,我借花献佛送给将军。这短刀薄如片纸,杀人可达不见血之效,取人性命在无声无息之间。”

王天风将短刀合上,似笑非笑道:“我是个军人,丞相所送的匕首在战场上容易折断,这是暗杀之物。丞相送我,可有所求?”

明楼加深了一个微笑道:“防身而已,将军多虑。”

明镜见两人又要对上,便抬手打断了对话道:“好了,明楼,你跟我走吧,今日要办的事多,不能再拖延了。明台,好好陪陪将军,晚上虽说是去吃酒,但也要早点回来,知道了吗?”

“大姐放心!”明台一副保证的模样,明镜笑着伸手点了他的额头,然后带着明楼离开了。

这边明镜等人刚走,明台还想问手绢的事儿,没想到王天风一翻手,把匕首递给了他。他接过有点迷惘道:“干什么,老师?”

“给你用。”王天风简单道:“这把短刀适合暗杀,三日后你用他送的短刀杀了他,不是正合适吗?他这时候送这个过来,不是自寻死路吗?”

明台看着那把短刀又看看王天风道:“这是进贡之物,如按大哥所说,伤口一定特殊。我这么杀了他,难道不会被怀疑?”

“正因是进贡之物,所以才不好查。这短刀一定进贡了不止一把,以明楼的性格,会送我防身,就是不怕我误伤人。不用查就知道,定有许多显贵家都有这样的短刀。那么是谁杀的,调查起来可就不太好办了。”王天风看着若有所思的明台一眼:“更何况,这样对你来说不是更安全吗?你刺杀你大哥的时候用的是我的短刀,那时我在巡防营,怎么也不会怀疑我这把,不是吗?”

明台听他这么说,便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道:“老师,您这么巴不得我大哥赶快消失,是想回战场……还是……您跟他串通好了,知道他……死不了?”

“你杀了他的时候,就知道……”王天风也模棱两可的回答他道:“我是不是认真的了……”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