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5

古装架空OOC


下周要出门,估计不能每天更了~提前预告一下~~


七夕节的集市一向热闹,天朝有习俗,出嫁第一年的女子要与丈夫一同过七夕,以示和姑娘身份的离别。真到民间过节时,为了图热闹,关系和睦的夫妻一般都会出门过七夕,在集市上为自己所爱的人挑选定情之物。有时,也能看到有丈夫携男妻一起,这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明家小少也和王将军这次确实婚后第一次共同出现。

明台仍旧是一身纨绔子弟的样子,但是却少戴了许多装饰,月白的锦绣袍子只是腰间垂了一只同色的香囊。王天风则罕见的未穿黑衣,而是一身利落的绛色改良胡服,并无其他的点缀。这是天朝军人日常最常穿的服饰,只是王将军穿的这身一看便用料不凡,当是明家特意为他定制的。

虽然众人好奇,可是慑与王将军一脸严肃的模样,也都不太敢好奇的围观他们。明台则毫不在意,只是拉着王天风在集市里穿梭,叫他看这个,看那个,遇到觉得有趣的,也不多问,只是买下来,叫随行的小厮拿着,一会儿便累计了许多,小厮们也回车上放了好几回。王天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道:“买这么多没用的东西做什么?”

“老师,没用过怎么知道没用。”明台说着,从挎着篮子卖鲜花的小女孩篮中随手拿出了一只荷花,后面的小厮跟上就给付钱,他走着将荷花伸到王天风面前道:“大姐最爱的花,我买来,一会儿给让老师送给大姐,大姐一定很高兴。”

王天风停住了脚步,明台也停住了,他看着王天风伸手拿过那朵花,迟疑了一会儿又还给明台道:“你是她最喜欢的弟弟,你送给她她就会高兴。”

明台又接过那支荷花,随手交给了后面的小厮,跟上王天风的步伐道:“那可以不一定,您看,我十岁的时候她都没给我绣手帕,您的她却念念不忘。”

王天风绷着脸道:“你大姐一个人不容易,这种小事你再揪着不放,也是太不懂事。”

“我不明白了,老师。您既然这么关心大姐,您功成名就回来时,为何不愿娶大姐?”明台问的突然,王天风只管走路,没怎么思考便随口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就不说了,明台却笑嘻嘻道:“所以,老师还是想替大姐分忧的,只是大姐不愿意破誓,是吗?”

王天风突然又停住了,他们此时已经走出了集市,在人流如织的乞巧庙的侧后方,此时这里反而僻静,他挥手示意小厮们退远些,然后认真的看着满面笑容的明台道:“明台,我对大姐的尊敬和感情,并不是一般肤浅的感激或者其他。我不知道你如何理解,但是我想我们希望保护她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明台看着他,唇边的笑慢慢隐去:“所以,我不会有一天收到一条军令,让我去刺杀大姐,是吗?老师说会服从所有的命令,会忠于陛下。但如果有一天,陛下的命令是伤害大姐呢?”

王天风看着明台,明台漆黑的眸子也瞪着他,他握紧拳道:“你还是在……”

“与我大哥无关!我既然答应了,就会去做。我现在在问的是大姐。我问老师,如果有一天,您忠的君伤害了大姐,您也要眼睁睁的看着吗?”

王天风没有回答他,只是反问道:“你看到了什么?大姐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担心?她是什么样的身份,你大哥是什么样的身份,为什么你觉得陛下会伤害大姐,陛下又为什么要伤害大姐?”

王天风的一连串问题让明台有些语塞,他张了张口没有回答,王天风又道:“我没有办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想象不到那样的状况。现在,你是要回家,还是要继续你的行程。”

“继续!继续!”明台又恢复了笑容,上前拦住他的胳膊道:“先去乞巧庙抽签,然后去得月楼吃饭!”

“我真是不明白了,我们两个都是男人,要去乞巧庙抽什么签?”王天风摇摇头。

“诶!老师!乞巧庙可灵验了!”明台开心道:“夫妻情人都要去那里求签的。”

“那要是求出个不吉利的,是不是就要和离了?”

“我和老师怎么可能有不吉利的签文。”明台拉着王天风:“我们是天造地设百年好合,肯定是最好的签文。”

王天风被他闹的没办法,只得和他去,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一支纸卷的签掉出来,明台先跑上去拿了,王天风也不在意,只是看着他兴奋的回到自己身边,展开签文念了起来:“佳偶耶?神仙美眷也。夫复何求?您看!我就说,是上上签吧!”

王天风看他一眼,难得笑了一下道:“你自己玩的高兴就好,可以吃饭了吗?”

“好~”明台挽住他道:“抽了这么好的签,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

王天风只当他是小孩子心性,也不理他,只是随口答应着。到了得月楼,王天风净了手后,突然说是想吃刚才在楼下集市里看到的麦芽糖,而且一定要明台亲自去买。明台也没说二话,乐颠颠的跑出去了。他这边刚出去,王天风就从袖口拿出了另一只纸签。小崽子既然要抽签,居然还要玩花样,以为自己没看到他藏了一支在里面吗?刚才他顺手抹了被明台藏了的那支签,本想就那么从楼上扔进临楼的水中,让他找不着着急,但是准备扔之前,他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收回手,打开了签文。上面写着:“签诗:巧言令色,鲜矣仁。解签:因人曰巧言令色者。最易解之句为藏里藏刀一己为了达成目的。为君不惜捧红。到头也取得利而后止。如今世之糖衣锭。爱之必须留心其毒计。以免上当。婚姻同之。如是伊人口蜜也藏剑。”他看着,似笑非笑的感叹了一句:“还真是灵验。”言毕,他又将签卷好,仿佛没拆过的样子,这时明台已经敲门进来了。王天风接过他讨好奉上的糖,然后取了一颗放在口中吃了起来。明台已经叫人张罗着布菜,还不忘对王天风道:“老师,饭前吃糖会吃不下饭的,是大姐说的。”

“我又不是你。”王天风斜了他一眼。

眼看菜很快上齐了,明台让众人都下去了,他请王天风坐下后,王天风挑了眉道:“没看出,明小少你面子很大吗?我记得得月楼的少东家当年脾气可是怪异的很,能在七夕包下这里,可不是有钱就行了的。”

“老师不知道吗?”明台笑眯眯道:“得月楼现在是我明家的了。”

王天风有点惊讶的看向他,明台道:“五年前,得月楼的老东家重病,少东家万金求药千年老参。可是这药材不是有钱就能来的,恰好我明家有御赐的一根。少东家求到大姐门上,大姐愿意将老参赠予他,条件就是要买下得月楼。她买得月楼给市价两倍,仍让少东家主持。至今,得月楼仍是我明家不赚钱的产业。老师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王天风微微皱眉,这举动不像是一向精明的明家人会做的。

“大姐说,得月楼向来是不订桌的,意为来此用餐者,如访月,全看机缘天气阴晴,方能得月。”明台的手拂过那精致的桌沿:“可是,她念着老师不知何时而归,又怕老师如同小时候一般要巴巴的等着好久才能在得月楼吃上自己最爱的菜。她就先把月亮摘下来,您什么时候回来想吃,就什么时候吃。这可是我都没有的好待遇,老师。”

王天风抿着唇难得沉默了,明台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为他斟上酒道:“我从大哥那儿磨来的紫金醇,一直都没舍得喝,今天过节和老师一起喝。”

王天风没多说什么,拿起酒杯便喝了起来。他很沉默,明台则絮絮叨叨的讲了好多趣事,他也就听着,仿佛听到了一个整个明台成长的过程。他读书时,明镜是如何每日又要他用功,又担心他受苦;他是怎么捉弄那些他不喜欢的老师的;大哥又是怎么追着他揍,而他则躲在阿诚身后逃过一劫。他说的开心时还会表演起来,只是过了一会儿,仿佛喝的有点多了,整个人也晕晕乎乎的,干脆赖在王天风怀里。

王天风拿他没办法,半扶半抱着他,听他醉意熏熏道:“小的时候,大姐……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我觉得……我觉得牛郎真是……真是天真,织女可是仙女,他把仙女的衣服藏起来,就算得到了仙女……那也是假的……有一天,仙女会回到天上去,他们隔着银河……一年才能见一次……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该藏起织女的衣服,他们本就不该在一起。”王天风接上道。

明台挣扎的起身,揽着王天风的脖子道:“错!错!老师!大错特错!”

王天风有点惊讶,稳住他突然起来而摇晃的身形道:“怎么错了?”

“牛郎留不住织女……是因为他没有能力!他跨不过银河……他战胜不了天神……”明台笑嘻嘻的突然就着他的环抱,搂住了王天风,他下巴压在他的肩膀上道:“我要是他……我就成为……成为新的天神……那样,织女就是我的了……”

王天风觉得他真是喝多了,开始说胡话了,忍不住笑了一下道:“那你都不问问织女愿不愿意吗?一开始就是你藏起了织女的衣服,后来还要取代她神的父母成为新的天神得到她,你有想过她不愿意吗?”

“她……她一年乘鹊桥来与我相会一次……难道……难道不是因为爱我吗?”明台松了手,有点迷糊的看着王天风。

王天风笑着摇摇头:“相会可能是为了见一双儿女,也可能是为了别的,再说了,你又怎么知道,你伤害了她神的父母,她仍旧会爱你呢?”

明台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又展开了一个笑道:“没事的,老师。我会让她再爱上我的……我爱的人……我爱的人……一定会爱上我的……”

王天风叹了一句:“还是个孩子……”便推推他道:“好了,快要压死我了,坐回你自己的位置去,不准再喝了!走前大姐交代了要早点回家,时间差不多了,你也醒醒酒,我让人拿醒酒茶来”

“老师……”明台又死死的抱住他,不肯从他身上下来,王天风看他抱着自己,半天不说话,然后准备再推他的时候,就听他突然问:“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大姐?”

王天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和道:“不是。”

“那是你义妹?”

“这和你没关系,明台。”

漆黑的眸子随着拥抱的松开,再次对上了他的眼眸:“那好,我不管老师之前喜欢的是谁,从今以后,老师最喜欢的人,能不能是我?”

王天风抿着唇,半晌没开口,他想到了刚才的签文,然后才道:“我试试。”

明台傻乎乎的露出一个笑容,欢天喜地的抱着他蹭了蹭,然后又瞧着他道:“不用解酒茶了~”说着他突然吻上了王天风了,那紫金醇的酒气一下自突入,和他原本口中的酒味交融加深,就在他反应过来,准备揍死那个小崽子的时候,他却一下又结束了这个仓促的吻,跳出老远道:“您看!我酒一下就醒了。”

王天风的眉抽动了两下,这个小崽子装醉骗他,刚才那个签上写的口蜜腹剑,说不定不是说自己,而是说这个看起来白痴,实际上狡猾多端的小兔崽子。

因为晚上喝的紫金醇确实是好酒,后劲儿颇大,王天风回到明府,只来得及和明镜问过安,便匆匆梳洗,很快就睡着了。倒是明台,瞧着王天风睡熟后,小心的从外衣中拿出了他藏起来的签文,展开扫了一眼,手一僵。尔后迅速合上,放在烛火上,然后扔进旁边空着的青瓷笔洗中,看着它化为灰烬。


评论(1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