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6

明后两天出门无更。

王天风才从睡眠中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就是明台放大的脸。纵然他这样久经沙场的战士,在宿醉的沉睡后突然看到有人靠的这么近也是突然心跳漏了一拍,条件反射的抬手就攻击。丫鬟们按着寻常王天风起床的时间在外面捧着梳洗的水等着,就听屋里传来了小少爷的哀嚎。明台房里的大丫鬟吓了一跳,但又不敢贸然进去,只是在门口小心问道:“小少爷?”

“我没事!别进来!”明台扬声回应了后扶着腰站起身对王天风道,“老师,您这是要把我摔残废吗?”

“你自己一大早不睡觉,贴那么近瞪着眼吓人,怪我摔你?”王天风一醒就弄了这么大的动静,这会儿回过神来,似乎起的有点快,还有些头晕。明台见他按了按太阳穴,便又爬上床,倚在他身边躺下。王天风靠着床头缓过神后,看着窝在自己身边,乖的像猫儿一样的明台,忍不住抬了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道:“一早上这么吓人,是干什么?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是想通了要提前一个时辰练功了?”

“不是说好了任务前不练功,保存体力的吗?”明台扬起脸,蹭了蹭王天风的手道:“老师,大哥明天的行程始终是和大姐同行,您安排我的地方,是从周佛海宅子回家的必经之路。您真的是要我去杀大哥吗?”

“我收到的任务就是袭击丞相马车,击杀明楼。”王天风的手因为触到明台的额头而停住,准备收回,却被明台一把抓住道:“如果我大哥是卖国贼,不说我,就算我大姐也饶不了他。我不会迟疑和动摇的,老师。只是……”

“我说了你可以不信我。”王天风试着抽出自己的手,却没有抽动。

“您怎么能怀疑我对您的信任!”明台猛然的坐起,然后抓住王天风的肩道:“我想说的只是,我大哥的死应当有意义!他……他不论……不论在大节上如何,对我从来是没有所亏的。您得到这样的军令,我选择相信您,但我大哥的死不应当只是一种报复,不是吗?为什么要杀了他,而不是选择让他回心转意?为我们所用?”

“你不了解你大哥。”王天风顿了一下才又道,“他不会为任何人回心转意。”

明台又低下头去,然后松开了王天风,躺下去重新抱住他的胳膊,有点闷闷道:“老师,您为什么要回来?”

王天风侧过头,看着紧紧贴着自己的明台。这个小少爷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从他回来开始,这位小少爷有一个问题从来没有放下过。他为什么回来,这说明自己的解释并没有说服这位小少爷。他不是不信自己的说法,而是不信自己仅仅如他提供的说法。他很敏锐,他的相信建立在高度的敏锐上,他能够察觉到自己不会伤害他,所以他敢信任自己。他的感觉没错,如果可以,王天风绝不希望伤害明台,或者说伤害明家的任何人。但是有时候,命运并不能如你所愿,它总会裹挟着你让你做出不得已的选择。从他十七岁那年,父亲对真相的追寻摧毁了整个家开始,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你要坚持信念,就要有舍弃一切的觉悟和勇气。

“老师?”明台看王天风沉默没有回答,又试探着叫了他一声。王天风动了动道:“该起了,就算你不练功,也该起来给你大姐问安,然后一起用早膳。”

明台看出他不想回答问题,也没有穷追不舍,只是翻身起来道:“那今天弟子伺候您穿衣?”

王天风见他又开始耍宝,忍不住摇摇头道:“你都多大了……”

“老师~老师~”

“随你。”王天风看他突然又殷勤的仿佛以前自家养的阿黄,一见他就不停的摇尾巴。

然而,王天风很快就认识到,明台绝不是听话的阿黄。娇生惯养的明小少自己穿衣服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说伺候别人穿衣服了。一场早起被他营造了成了一场灾难,等两人好不容易都穿好了衣服,匆匆赶到餐厅,明镜的早饭已经剩下最后一口汤。

王天风满怀歉意的想要解释迟到原因的时候,明楼突然笑了一下道:“将军,新婚燕尔,早膳迟到,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之前您有三天都没来吃早膳,不是吗?”

要不是明楼昨天送的刀已经转送给明台了,王天风真是恨不得抽出来捅他一刀。然而明楼仍旧满面笑容的补上一句道:“怎么,将军似有不平?”

“好了。”明镜终于喝下最后一口汤,桂姨适时的上前地上了净手的湿布,明镜擦了手后道:“时间不早了,你明日又没时间陪我,还这么多嘴多舌的耽误事。吃完了没?吃完就走。”

“大哥不是在休沐吗?”明台在桌边坐下时,看着收敛了气焰乖乖站起身准备和明镜离开的明楼:“怎么明日陪不了大姐?”

明镜冷哼一声道:“自然是他们那个什么共荣的商讨重要。刚才汪曼春派人来,说是明日要和倭人先遣史商讨什么共荣协定的内容,着急要上报。明大丞相几天没上朝,他们就什么事也办不了了。还真是令人欣慰啊,我的弟弟看来还像个国之栋梁的样子呢。”

“大姐谬赞。”明楼微微躬身道。

明镜没理他,先一步出去了,明楼和阿诚很快就跟上了。明台坐在那里,桂姨为他端上一碗汤道:“小少爷,您最爱喝的鸽子汤。”

明台嘟囔道:“一大早的,火气都这么重。不管他们,来来来,老师,喝点鸽子汤补补。”

此时,在周佛海府邸旁的一个稍小的门脸里,暂住在此的南田洋子也在吃早饭。高木进来跪下问安后,干练的女子抬起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南田大人!”高木回答道:“只是属下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就能抓到毒蜂的把柄。根据情报,从昨日起,明家小少爷就与他形影不离,直到盂兰节结束,应该都是如此。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毒蜂想破坏共荣,机会也很少。”

“他此次回京,看似是服软了,实际上暗中做了很多不利于我国之事,更破坏了共荣和平的进程。如果能从他的活动中抓到他,那就不需要设局了!”南天说着,冷冷看了一眼没用的属下。

高木深深的将头低下去。

南田又道:“我有可靠的内线消息,他虽然告假,但是明日是巡防营的例会,他会去的,趁此机会他也要传递重要的军情,很可能和阻碍藤田大人有关。这次一定要将他人赃并获,这是周大人和汪大人都希望看到的。”

“他现在到底是明家的人,这么做丞相大人……”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他的动向的?”南田洋子展开一个微笑:“明丞相未必不希望我们这么做,毕竟自己的弟弟居然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相比丞相大人也是急于除掉他的。这样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的事,想来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评论(2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