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17

今天回来晚,先扔上一点点,明天要开始刺杀了!小丸子刚上线就要下线了~


王天风吃完早饭,被明台拖着在屋里开始细数大大小小的铺了一桌子,昨日在集市上买的东西。明小少爷兴致勃勃的举起每个小玩意儿跟王天风讲述它的用处,直到拿起一个木雕的小人时,王天风终于皱了眉打断他道:“你自己喜欢便好,无需与我讲。”

明台本来兴奋的表情凝固住了,肩微微有些塌下来:“我以为老师会喜欢。”

王天风看向他可怜的样子,缓了缓口气道:“我于此本就不了解,你跟我讲也是白费。这些小玩意,你喜欢便收着,只是不要荒废了家里的正事就好。”

“老师想要保护的不就是这些吗?”明台低着头,握紧了那个木雕的小人:“寻常的百姓,普通的生活,年复一年的七夕,人们都能逛着热闹的集市,在上面买来这样一个普通的木雕。”

王天风被他的话说的愣住了,他重新看向桌子上那些充满着市井生活气息的小物件,他在金戈铁马中太久,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太久,以至于他太久没有认真去看一眼世俗平淡的生活,那些生活就像这些小物件,看似无用但却是和平生活最美丽的一角。他抬手抚上了桌上的一只小拨浪鼓,他当时不明白明台为什么要买这种小孩子的玩具,现在他明白了,明台是希望收集他所保护的这个天下平和生活的所有细节送给他。这些细节很美,但是他知道,要保住这些,他就注定不能拥有它们。想到这些,他硬下了刚刚软化的心肠道:“我是一个战士,不需要明小少你用哄姑娘的手段来对待。你有时间做这些没用的事,还不如准备一下明天的行动。另外,明天为了掩护你的行动,我会借故去巡防营一趟,以免你任务失败,好进行补救。”

明台的表情僵了僵,然而还是开口道:“我不会失败的,我也不会让老师失望。”接着,他深吸一口气,又展开一个笑脸,将手里的木雕小人递过去道:“老师,您其他的不要,这个小人是我看着像我,我才买下来的,送给您。学生不能随时侍奉老师,总要让这个小人替我陪着您吧。”

王天风本想拒绝,但是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再加上想到他明天要执行的任务,便伸手拿过道:“好,我收下。”

明台一看他收了,脸上的表情又开心起来,他道:“老师,您昨天说的,我都有记在心上。牛郎一开始不问织女的意思,藏起来织女的衣服是不对。您说要是牛郎知道他错了,有心弥补,织女会不会原谅他?就算……就算有个错误的开端,但是知道错了,能不能获得原谅?从头开始,真的爱上牛郎?”

王天风不知道明台为什么这么说,他只是皱眉道:“我又不是织女,我怎么知道。”

“你就说,如果是您,您会原谅吗?”

“我不会。”王天风没有任何犹豫道:“错了就是错了。明台,这个世间有些事,不是说你认错了,就能够得到原谅的。或许你的生命中没有过这样的前例,但是作为你的老师,我必须告诉你,世间的事能获得原谅的其实很少,大部分事你一旦做错,就无法挽回。”

王天风的谆谆教诲是希望这位小少爷不要走错了路,不论是在为国效忠还是生意上,他都担心他因为娇宠惯了,走上什么不正直的道路,以此来惊醒他。他没想到明台的心中根本不是这个意思。而对于明台来说,王天风的回答无异于让他的心一点一点的冷了,他的老师不会原谅任何勉强的开始,他也不会有被原谅的未来。但他不甘心,伸手拉住了起身准备离开的王天风道:“老师,任务成功了,有奖励吗?”

王天风挑了一下眉,看着他一副小孩子要糖的样子,竟然觉得他有点可笑又有点可爱,学生教了这些日子,到底是有些感情,便也难得耐心道:“怎么,明小少还有需要的奖励吗?我以为以你的富贵,已不需军队上省出的那些粮饷的奖励,你若要,我从自己的俸禄里给你,你要多少?”

“我要钱做什么!”明台有点急:“我最不缺的便是钱。”

“你要功名,现在我也给不了你。但是你的成绩会上报元帅,日后都能算给你的。”王天风知道他不要钱,本来也是逗他的,见他一时竟然着急,便如此安抚他。

明台摇头道:“我也不要功名,我若是为了功名利禄,岂不是帮汪家更快些!您把我爱国心看的这么肤浅?”

“那倒是有意思,你说说看,你要什么?”王天风转身在他面前坐下了。

“我在曼丽那里看到了您义妹的白牡丹发钗。”明台这话开口,就看到王天风一僵,他连忙道:“我没别的意思。曼丽说,这代表她要离开了。只是那日我听她一支琴曲,久久不能忘怀。正所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我现在有了老师,自然是不会再贪心别人,只是她的琴艺着实令人难忘。她要离开,定然要和老师告别。我不多求,明日我任务成功,在流云阁,就在曼丽那里,老师看着我,听她弹一曲。我保证不会想要去扯掉她的面纱,也保证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我只是想在她离开前,再听一次琴。”

王天风看着他对自己微笑,然后握着他的手道:“请老师一定陪我一起去。”

“好。”王天风突然开口答应了:“我让她在流云阁等。只是如果你杀了明楼,那晚你能去听琴吗?你应该奔丧才对。”

明台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就算奔丧,我这琴也是一定要听的。”


评论(1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