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24

明台回府时虽然给王天风带了小点,表情也没什么异常,但是身上夹杂的怒气很显然让常年伺候他的丫鬟们避让不及,他进门将手里的食盒放下的时候,王天风手里捏着枚黑子,看着眼前自娱摆出的棋局,没有抬头看他,只是道:“怎么,发这么大的火?生意谈的不开心?”

“我要杀了汪芙蕖。”明台突然在王天风背后低低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王天风愣了一下,回头看他,仿佛是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样,明台又重复了一遍道:“我要杀了汪芙蕖。”

王天风倏然扔下棋子,站起身将所有窗户关上,然后才回到阴沉着脸的明台面前道:“为什么?”

明台草草说了原因后道:“这是我自己要为大姐做的,不用曼丽和郭骑云。我自己动手,生死在天,我要亲手杀了他。”

“就因为一个还未核实的消息?”王天风的面色也沉下来:“你就要轻易涉险?你有没有想过不论你失败还是成功,如果有个万一,大姐又该怎么办!”

“我想不了那么多!我必须保护大姐!”

“在你心里,你的大哥,阿诚哥,大姐还有我没有人值得信任?只有你能拯救大姐吗?”

“我不要你们任何人去涉险!”明台握紧拳:“我可以做到!”

王天风看着他半天,然后开口道:“你一定要去?”

“是!”

“单独行动,不停调遣?”

“这是我的私事!”

“好,你去吧。”王天风看着明台一愣站在那里,他又重复一遍:“你去,我不会拦你。”说着,他站在棋盘边捡起刚才扔下的黑子,然后摆上棋盘:“但你不至于今天去吧。你已经晚上约好了我们和大姐一起吃饭。”

“我……我自然会筹划好再去。”明台一时有点不信王天风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

王天风则眯起眸子又拿起一枚白子道:“那就好。”说完这枚白子放下,在寂静的室内只有轻轻的“啪”一声,然后王天风转身走向明台带回的食盒,似乎已经完成了棋局,打开盒子,捡了一块小点吃了起来。明台向前一步,看了一眼棋盘,只见最后放下的那颗白子似乎隐隐又裂痕,他抬手抚上,还没用力,就看玉石的棋子四分五裂,他心有点虚的回头看向王天风,王天风则淡淡笑了一下道:“一时力道没掌握好,可惜了这枚棋子。不过棋往往不会下到需要最后一子的绝境,倒也无所谓。”

明台虽然心里此时已经觉得刚才确实太唐突和冲动,但是到底面子上挂不住,一时拉不下脸来反口,打算着晚上就寝的时候撒个娇,道个歉混过去。然而没想到晚上和大姐的晚饭刚结束,他被大哥留下来训了几句今日谈生意失约的事,回房就不见王天风了。问了一圈丫鬟们都说是没见,问到门口的小厮才说将军说有事出门一趟。明台皱眉正在想他会去哪儿,就见林参谋扮成流云阁的仆役的模样,着急的跟门房说要求见明小少爷。明台从门侧出来,林参谋见了他口上说着“太好了,于姑娘有事想求见小少爷”快速的拉着他走了。

明台一边嘱咐不可告诉大哥大姐,一边被拉到一边的小胡同里,林参谋上气不接下气道:“我的明少爷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曼丽违反军纪给你透露未经汇总核实的消息,被带到处刑点了!郭骑云跟去前特别叫我来找你!你快去吧!要不将军就要亲手处决于曼丽了!”

明台脸一白,顿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就准备跑去秘密处刑点,那是个隐秘的江边所在,老师带他去看的时候曾经说过不希望他在看到,因为再看到时不是他被处刑就是他需要处刑战友。林参谋一把拉住他道:“你这样去怎么能行!根本赶不上!骑我的马!”

明台这才又折回来,向巷子的另一头拴马的地方跑去。林参谋看他上马疾驰而去,总算松了口气。

江水粼粼映着月色寒光,于曼丽被绑在江边,郭骑云手中的弓弩对着她,王天风则背对着于曼丽站在江边,冷风吹过他的斗篷,白色的狐尾在风的浮动下泛出一个漂亮的波纹。他没有急着下令处死,而是仍旧站在那里,直到衣衫单薄被绑在树上的于曼丽瑟瑟发抖,王天风才开口道:“当初我在边塞小城的牢里救下你的时候,告诉过你的话,你都忘了吗?”

“将军的话,我不敢有一刻忘记。”于曼丽的声线绷紧,有些颤抖。

“你为了他死,他不一定知道,也不一定感激。值得吗?”王天风缓缓回过神,看向于曼丽。

于曼丽的唇颤抖了两下道:“不问值不值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告诉他,那是他的大姐,他有资格知道。”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能决定的!”王天风的声音提高道:“我说过多少次,一时的仁慈会导致多少计划的失败!他如果因此不肯接受安排自己去刺杀汪芙蕖,后果是你承担的了的吗?不问值不值得?你爱上他了?是啊,这普天之下,他明小少要的人,哪有不死心塌地的?”王天风走到于曼丽面前,抬起她的下巴道:“所以,你现在告诉我,我白白救了你?你还是那个软弱的会被感情驱使的于曼丽?”

“将军!过去的我已经死了!这次是我错了……不……是我的罪责!我应当以死以正军法!”于曼丽说着眼泪流下来,流到了王天风的指尖:“只求……只求您……保重自己……”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王天风冷笑了一下,放开了她的下巴:“我当初递上身家性命,以我大捷的军功向元帅要了特赦令,免除了你的死罪,你现在用四个字,保重自己,就让我所有的努力都化为灰烬。”

王天风听到了远远的马蹄声,他退后了两步示意郭骑云准备发射,他抬着手没有放下对于曼丽道:“如果明台擅自行动死了,你在泉下等等他,你们互诉了衷肠一起上路好了。”

“老师!老师!”随着马蹄声的临近,林中复杂的路况终究还是绊倒了马匹,将明台摔了下来,跌在了行刑的空地前,他顾不得地上的泥泞,扑上去抱住了王天风的腿道:“放过曼丽,放过曼丽老师!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听您的话,我再也不擅自行动了!您罚我!罚我好了!”

王天风虽然被斗篷绊着,但还是一脚把他踹开道:“军令如山,岂是你说求情就能改变的?你不要你的生死搭档,那她就只有死!”

“我错了!老师!”明台又爬起来,身上的泥沾在斗篷上,弄脏了浅色的斗篷,他出来的急,也只是穿着不厚的袍子,此时浑身发抖不只是吓得还是因为冷的,他想哭却没有一滴泪,只是僵硬着道:“老师!我什么都肯做!只要你饶了曼丽我什么都肯做。”

“明台……”绑在那里于曼丽眼泪流下来,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不要管我!也不要让将军为难!是我违反军纪在先,不杀我以正军纪,将军如何服众?”

“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明台抱着王天风的腿道:“我听老师的!我以后什么都听老师的!再也不擅作主张!我相信老师一定能保护好大姐的!我再也不任性了!只要老师让她活,我什么都肯做!”

王天风冷冷的瞧了他一眼道:“明小少还真的感人啊。好,你一向自负自己的弓弩射击。”他说着使了个眼色,郭骑云将弓弩交给他,王天风指着远处道:“站到那棵树那里,如果四箭射断所有的绳索,我就暂时放过她,让你们执行任务将功折罪,公平吗?”

“公平!”明台抹去了脸上的泥泞,爬起来拿过郭骑云的弓弩:“非常公平!”

明台感到自己的手在抖,他看着于曼丽流泪看着他,那个总是对谁都冷冷的,爱跟他斗嘴的生死搭档,他自诩万花丛中过,也直到这一刻才看到那双眼眸中的信任与……爱。他想起白天的时候于曼丽对他说过的话:“我愿意报国,可是我也终究还不像将军,报国也管不了那天下许多人,只是想保护自己在乎的人而已。效忠于谁都行,只要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以前我是跟着将军,现在我就是跟着明小少你了。你可别没完成任务,就抛下我。”想要保护的人除了老师……还有他吗?

当最后一箭擦过绳索却没有割断时,他扔下箭弩,颓然跪下,绝望悲痛的嘶吼起来,却看王天风默不作声的走到于曼丽身前,抽出了匕首,反手割断了那半断的绳索,看着于曼丽倒在地上,明台愣了一下,连滚带爬的到了于曼丽的身边扶起她,两人瑟瑟发抖的相互支撑着,王天风冷冷道:“早就告诉过你们,无论遇到什么事,冷静是第一位的。任务没能顺利完成,怎么补救才是关键的,而不是只会悲伤。大姐的事也是如此。”他说着取下自己的斗篷扔向两人,看着斗篷将他们覆盖,而后道:“最新的任务,除夕在汪芙蕖吃完宫宴回家的路上刺杀他,必须杀死。完成了,于曼丽才算活。”

“是!”两人跪在那里挺直身子应道。

王天风微微点头,然后转身示意郭骑云跟上,留下一句话道:“分批离开,掩藏踪迹。再出差错,格杀勿论。”

“是!”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