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26

30号要出差几天,4号可能才能复更。所以走前抓紧更一下~



明镜在屋里看帐的时候,隐隐觉得院子中有火光和烟花的响声,她循声出了自己住的院子,在中庭见到竟是明楼和阿诚在放烟花。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对着两人的背影道:“你们两个,回来也不说一声!”

“大姐春节快乐!”两人回过身来,然后一起伸出手道:“红包拿来。”

明镜忍不住笑了一下,拍了他们两个的手道:“你们贵庚啊!”

“我们多大都是明家的孩子,长姐如母,大姐自然要发红包给我们。”明楼着耍赖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当朝丞相的样子。

“好好好,你们都有,我准备好了。”明镜笑着,就听门口传来明台雀跃的声音:“大姐,那我的呢?”

“还有我的。”明台身后跟着的王天风也难得挂着微笑打趣讨红包。

明镜笑的眯起眼睛道:“有!都有!”说着,她揽过依进自己怀里的明台道:“给你个最大的!明台最乖了!”

明楼,阿诚和王天风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明楼笑道:“大姐怎么知道他最乖?说不准他是最不听话的!”

“胡说!”明镜瞪了他一眼道:“你都多大人了!还和你弟弟争风吃醋!好了,你们都进来吃饭吧!”

明镜说着,牵着明台进屋去,剩下的三人相互对望,还是阿诚先开口道:“得,我们明家小少爷才是最大的,咱们啊,都别争了。”

对于王天风来说,那是他家破人亡后过得最好的一个除夕,他记得那天的每个细节。明镜笑的弯弯的眉眼,记得她笑出眼泪后拭去泪珠的手帕上有几朵荷花;他记得明楼送给明台的腰带被嫌弃时皱着的眉,记得他喝酒偷偷望向阿诚的目光;他记得阿诚和当年在西域一样吃饭时会照顾他和明楼的各种小动作,记得他难得放下所有在外仆人谦恭的表面做鬼脸的样子;他甚至记得一起坐下吃饭的阿香娇俏的笑声和对少爷们了解的一一念叨,得来三兄弟的耍赖装死。他永远也不会忘了明镜试探明楼让他唱苏武牧羊的时候,明楼的神情和最后还是唱起来的嗓音。每一个字他都记得。他那天晚上闭上眼睛睡觉时,喝多的明台一如既往的在他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很快呼吸匀称起来。他闭上眼睛,知道,这或许是他一生最后美好的记忆了。他努力的一点一点回忆,然后小心的收藏起来,他想带着这些去死,这样死的也开心。

汪芙蕖的死虽然给朝廷带来了震动,也让年节过得有些惶恐,急于复仇的汪曼春更是加紧了搜捕,使得满城风雨。但是对于王天风来说,这一切好像都不存在似的。他出了在初七例行出门去巡防营看了一趟,其余时间似乎都真的在明府安生休息。直到初十,汪曼春上门抓明台之前,明台都还没有觉出王天风初七那天有什么不对。他进了锦衣卫,上了刑,看着汪曼春拿着的那个作为他刺杀汪芙蕖的证物——香囊的时候,他才瞪着眸子,不敢置信的回想起初七那天,王天风出门后他就找不到这个香囊了。然而他也知道,只有一个香囊,汪曼春是不敢怎么样他的,除了咬死不招,他别无他法。他相信这不是老师做的,这只是一个巧合,就算是老师做的,也一定有他的苦衷。

锦衣卫抓过明台不止一次,但每次都是受明楼委托把他抓回家的,这次证据确凿,明台被抓进锦衣卫,她虽然不清楚内情,但也知道凶多吉少。她顾不得那么许多,冒着大雨在锦衣卫门前却正碰上出来的明楼和汪曼春。

明镜知道自己不该气急了骂弟弟和汪曼春那个女人,毕竟明台还在她手上,可是当明台被拔下的指甲扔到她的面前时,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在大雨中给了身为丞相的弟弟一个耳光,她歇斯底里的愤怒几乎震动了整个京城,然而这不是最后的绝望。当阿诚送她回家,她看到周佛海早已在等她。目的很简单,要她答应和自己侄儿成亲,由陛下下旨赐婚。她接受后,就能放回她心爱的明台。

明镜最后看向站在那里的王天风时,却没想到那个青年抿着唇,半天才道:“那在下就提前贺喜大姐了。”

明镜盯着他,许久突然笑出了声,她倏然站起身,吓得周佛海几乎站起来要躲在王天风后面,却没想到明镜朗声道:“我明镜十七岁执掌明家,多少次死里求生!我还怕你们不成。好,你们陷害我家明台,不就是为了要我嫁人,图我明家万贯家财吗?好,我答应,只要我弟弟能安全归来。我接了赐婚诏书就要看到我弟弟送回明府,从此之后绝不得纠缠,我要陛下亲自下旨恕他无罪。”

“大侄女,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会对明台不好!”周佛海听她为了明台连家财都能舍得,放下心来。他想着现在明家就算转移财产,无非是大少爷小少爷。小少爷在锦衣卫,大少爷又是和他们合谋的。不管这财产明镜是安排给大少爷明楼还是听话的交出了给姑爷,总算是图到了。之后在让王天风回边防去给藤田芳正当个内应,重挫精锐,这下必须和谈,他钱权两得,太平无事官做个终老,那还顾得上汪芙蕖到底被谁杀的。明镜不在明家,汪家那小丫头得偿所愿成了明家大少奶奶,也自然会不再追究这本就王天风带来证据陷害的明台了。

因此,明家的元宵节没有团圆。被赶出去的明楼和阿诚不在家,王天风虽然在但已是明显为了监视明镜的,两人并没有一句话可说。那天圣旨白天下下来,晚上昏迷不醒的明台就送来了。明镜如同他小时候生病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的守了一夜,第二天,明台昏昏沉沉的醒过来,看到明镜,包扎的手抬起来道:“大姐。”

明镜微笑的抚住他的脸道:“明台,没事了。大姐会保护你的。圣旨已经下来了,保你性命的金牌也赐下来了,你没事了。”

“大姐,我好疼。”明台迷迷糊糊的撒娇,明镜忍住泪水又笑了一下,然后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道:“以后要照顾好自己,要长大了,明台。我不能总是照顾你一辈子。”

“那我……就……赖着大姐一辈子……”明台说着,昏沉中泛起一个微笑,又因为药的安神作用睡了过去。明镜看着他,舍不得的拂过他的发,然后站起身对阿香道:“阿香,我要走了……”

“大小姐……”阿香红着眼眶哽咽了一声,明镜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他总要长大,时势如此,我不能总护着他。有一天等他足够坚强了,我还会回来的,阿香。在那之前,也只有请你帮我好好的看着他了。”

阿香抹去了眼泪,深吸一口气道:“是!大小姐!”

天朝的元月十七从来没有让人如此值得铭记过,但是那个元月十七可以说是震惊了天下。掌管明家的明镜大小姐在元宵刚刚接受赐婚后的第二天,在周家的聘礼刚刚进了明家的时候,穿着那身新赐衣料做的嫁衣,在得月楼边当初如姬跳江自杀的崖头跳了下去。事发突然,寒冬水冷,明相和王将军在江边守了三天,明家水运的船夫们也下江寻了三天,然而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工部的侍郎也陪着计算水流寻找,直到最后一天,他终于冒着被砍的风险劝道:“明相,将军,下官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个时节江水的流速和流向,三天还没找到……那就……找不到了……”

没人知道明镜为什么突然投水而死,关于陛下赐婚逼她毁约,甚至周家意图谋取明家家产的流言甚嚣尘上。明家小少爷之前被抓后来明镜答应成婚被放都成为了朝内朝外的谈资。气急败坏的周佛海本来想着明镜这一死,就算背些不好的名声,总是钱能得到。却没想到明楼苦着脸说大姐的全部财产都写得不是她自己的名字,而是在一个名叫王成栋的胡人名下,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而且这事早就安排下的,每月得到的盈余按数量分给他们各自的账上。就算大姐死了,这套分配还是一如既往不受干扰的运行下去,除非这个王成栋愿意现身,否则他们就是眼睁睁的看着金山而动不了。

周佛海偷鸡不成蚀把米,气的更是干脆想要强行让明楼抢了来,反正这个王成栋又不在,抢了又能怎样?明楼则劝他稍安勿躁,想强抢明家这么大的产业,让各地的管事遵从易主,没有合法的文件是件难事。权力可以伪造一两分,遍布全国的产业都需要各地太守的印信,一边调更税赋缴纳人,那就不是伪造能解决的问题了。反正现在前能用,倒不如先解决正在发难的藤田芳正。

也正是因此,王天风终于等到了再次遣他回前线的诏书。王天风收拾好行李的时候已是春天,明台的指甲刚刚长好。明镜的死让他大病一场,人也没了笑容,不爱说话了。王天风也没有过多的打扰他,放他每晚去明镜屋里坐着睡着,而他则一切如常的起居。

那天王天风最后在屋里整理一些细碎的物品,明台难得精神了些,坐在阳光里,眼神也不再那么愣愣的发直了。他看着王天风将自己送给他的小人放进包里,突然开口道:“老师,我的香囊是初七丢的。”

“你怀疑谁,说出来。”王天风停下手看着他:“这个家里,能拿到你香囊的人不多,我是一个。”

“如果出卖大姐的人在这府里,您去就是有去无回。”明台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怀疑您,可我不想您去送死。”

王天风看着他,半晌才开口道:“我告诉过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你可以怀疑任何人。我此去生死有命,不劳你挂心。只是最后一个任务,我要交给你,你和于曼丽郭骑云一起完成,如果我能回来,自然检查任务。如果不能,那你就当你普通的明家小少爷吧。”

“我要为大姐报仇!”明台的声音虽然轻,但是切齿入骨:“我要让周家汪家断子绝孙,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就是为大姐报仇。”王天风说着最后将桌上那把从锦衣卫领回来的匕首放回他的面前:“之前它作为证物,指控你杀了南田洋子。但是现在不成问题了,你收好。”

明台抬手,抚上那把匕首,看向王天风。王天风道:“我出发归营后,于曼丽会盗取他们合作最新的战略安排,你将以到沿海照看大姐留下的生意为掩护,到沿海为我传递藤田芳正在京的最新情报和这份军情。郭骑云会以筹措督送粮饷为名留下些日子,和你及于曼丽一同启程。我会用这份情报打败倭人,为大姐报仇雪恨。此役之后,如果我活着,自然能亲自给你授勋一次,如果我死了,你记得多给我烧点纸钱。”

“我不会让您死的!”明台激动的提高声音:“我会完成任务!我会为大姐报仇的!”

王天风看着他苍白的脸因为激动泛起红晕,他慢慢走到身体还有些虚弱的少年身边,抬手抚住他的面颊,和他对视了许久,终于在他额间落下了一个吻道:“明台,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在明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拿起随身的包袱转身离开,明台摇晃着起身要追他,去被他抬手阻止道:“不必送我,眼下你是靶子,出门动辄得咎,还是不要动为好。”

“老师,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是吗?”明台还是坚持着站起身,看着王天风的背影,王天风顿了一下才道:“明台,战士从不需要这个问题。”言毕他开门利落的离开,留下明台一个人面对着关上的房门。

王天风坐上明家的那辆马车的时候,毫不意外里面坐着藤田芳正。他阴沉着声音,用蹩脚的天朝语道:“王将军,南田的死我是看在周先生的份上暂时先压下了。如果这次你的表现不能让人满意,你会有什么后果,你清楚。你上书附和明镜赐婚的折子可是还在周大人手里,明家人发现了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退路准备好了吗?”王天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马车开始行进后,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如果这次成功了,你就是我帝国的功臣,我们日后入主天朝,自然还需要将军为我们出谋划策。”

“好。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做完这件事,要离开天朝,日后再也不回来。我要彻底摆脱明家,所以才骗了明台来送你们准备好的假的作战方案,让元帅制定错误的攻击计划,一举歼灭精锐部队。我会亲自带兵进入你们的包围圈,到时候你们的将军可别手抖连我都杀了。”

“这是不可能的,天皇陛下下了严令要带将军回去的,我们倭人一向奉天皇陛下的命令为神谕,不会轻易违反的。明家的人,从明台开始,将军受的屈辱,都由我们来解决。如果明小少爷知道灭族之祸,起于他的风流,怕是会后悔吧。”

藤田芳正最后带着些许轻佻的话让王天风皱了皱眉,他开口道:“出城之后,藤田大人还是尽快下车回京的好,被人发现我们和周大人的交易的话,可都是死罪。明楼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藤田芳正笑了一下道:“这个将军不用多虑,虽然明丞相还要再留一些日子,让你不开心,但我保证,很快这个问题就能解决。”

王天风沉默了,车架飞速的运行,转眼到了城外,藤田芳正在一个隐蔽处下了车。早就在此等待的高木陪着他,看着王天风离开。藤田冷笑了一声道:“我把洋子视为女儿,不管是他们谁杀了她,我一个也不会放过。天朝人相互怀疑又爱内斗,明家,周家还有这个将军都是我的棋子。他们最后都会死,只有我帝国才会统一天下。只有天皇陛下这样的圣君,才能够君临天下。”

“是!”

“走吧。我答应了王将军要除掉明相,可惜他不知道,明相也想除掉他。这个男人表面上忠孝礼仪的,结果除掉他姐姐的法子却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天朝人如此狡诈,对付他们,也就要更加小心,不需要遵守什么武士精神了,高木。”

“是!大人!”


评论(1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