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30

小黑龙梗用上啦~


于曼丽还没来得及将充满暗语的询问放进信筒密封时,回来收拾东西的莺娘带给了她一个好消息:“于姐姐,我能留在太守府,全是您和王叔的功劳,夫人下赐了丰厚的奖赏,我除了奉给妈妈报答养育之恩的,其余的随王叔和您先挑。只可惜我不能留的太久,明家的二少爷突然来了,我要赶回去招呼。”

于曼丽愣了一下,小心问道:“二少爷?”

“是的,就是明相身边那位人人都知道的阿诚少爷。”莺娘解释道:“他昨日突然就出现在府门口,就连太守大人都很惊讶,问他为什么突然前来,也没有打招呼,也没有下公文。”

于曼丽也好奇道:“为何如此?”

“这我就不清楚了,据说是为了安排大小姐来的事宜,怕这边准备不周。但是他似乎是孤身前来,却不知道是打算怎么安排。”

于曼丽也在疑惑阿诚突然到来的理由,但是她略放心的是,阿诚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来和他们见面。关于告知明台真相的事与他当面商量似乎更妥当些,她随便捡了几样普通的东西,打发了莺娘回去,便销毁了刚才写的内容,专心等着阿诚联系自己。

而太守府,明台和阿诚单独在书房中,明台看着淡定的喝茶的阿诚,终于忍不住先开口道:“阿诚哥,你到底为何如此着急孤身前来?甚至连驿站快报消息都等不及给我?”

“我说了,是为了大姐而来。”阿诚喝了一口茶后放下:“顺便来处理一下大哥似乎有点不满意的情报机构。要知道这里可是大哥通向西域的情报网的重要枢纽,动一发而牵全身,有些事还是提前解决的好。”

明台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要来处理流云阁的事,便松了口气道:“那现在解决了吗?”

“你关心这个?”

“我只是想问问你是否打算休息?”

“不了,我喝完这杯茶就去流云阁。比起这个,我一进城就听说太守大人在大肆搜寻一个冲撞了小公子的人?怎么回事?”

“我以为互不相问是我们的默契,阿诚哥。”明台笑了一下道:“要我派车送你去流云阁吗?”

“不必了,一匹马足以。”阿诚放下茶杯:“晚饭我会回来。”

“那就静候阿诚哥了。”

明诚这次来确实是为了处理流云阁的几件重要的公务,明楼也只放心他来。他本不想多一事去见王天风和于曼丽,但是入城听到的那件搜寻的消息让他很不放心,好在他处理完所有事情后正是下午,也是伎乐馆一天最清闲的时候。然而这一见让他庆幸自己多了这一事。

王天风和于曼丽不明白为什么明诚听到他们要告诉明台真相时强烈的反对。王天风皱着眉道:“阿诚,我不与他相见,只是让曼丽,或者你,再或者我就从驿站送,告诉他我活着,让他不要担心。他总是这样傻傻的寻找,想必心里一定是不好受,何必吊着他呢?”

阿诚犹豫再三,他几度想要说什么但最后都咽下去了,只是看着王天风道:“将军,当年在祠堂您说过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明台没有一天忘记您在祠堂对他的誓言。”

王天风愣住了,他看着阿诚,半晌才道:“那不过是些……”他话说到一半也说不下去了。

“在先祖面前发过的誓,想来不是玩笑话,将军。”阿诚这么说着,看着王天风的表情,心又凉了些,知道当初王天风发的誓比他们想象的要更重,因此他缓了口气道:“眼下您和于姑娘还是再小心隐藏些日子,我会尽快想办法带你们离开锦瑟城,这里暂时不能再住了。明台能沉住气,用两年骗过我和大哥,您就可以看出他已非昔日吴下阿蒙。您现在背负不公之名,又已是名义上不存在的人。若是让他在锦瑟城抓到了您和于姑娘,于姑娘还好说……”阿诚看了一眼于曼丽,然后又看向王天风:“您的话,就连大姐也救不了您。他要是下了狠心藏起您来,就说没抓您,我们能有什么法子?就算您在舍不得他受苦,再怎么样也等我安排您回京,在大哥的可控范围下再从长计议,可好?”

王天风因为被他提及了当年在祠堂发誓之事,虽然他心中对明台仍然惦记这件事有些许不能置信,毕竟那不过是他年少时撒娇的行为,如今他娇妻爱子,合家美满,在说什么记得之前年少戏语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考虑到阿诚的建议也确实有理,再加上他也确实曾在两家先祖前有此誓,即便当时心中有附说,可他到底还是略有些理亏,这么想着也难免在此事上心虚了些,便点头答应了。

阿诚看他松口了,便也放心道:“我此次前来本来就是奉命进行一些流云阁的调整,要将一些人以乐伎的方式带出锦瑟城,其中也会间杂真的乐伎混淆。明台知道我此次来的目的,对于大哥的事,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最好出去的机会。只是还要委屈将军再扮一次如姬。”

王天风点头道:“无妨,只是装扮衣物之类……”

“我会派人准备好,三日后我离开,将军做好准备即可。”阿诚嘱咐好一切后,匆匆离开。

于曼丽看着阿诚离开后沉默不语的王天风,便道:“老师……您说明台找您……真的……真的是因为……”

王天风抬手道:“无论如何,先回京吧。”

因为阿城的话,王天风晚上做工时有些心事满怀,所以大厨托他照看一下孩子的时候,他只是应了声,等回过神来发现身边有个小男孩在玩玩偶,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才有点后怕,自己闪神丢了人家的孩子。他收了收心神,放下手中的活对那个玩耍的小男孩道:“今日为何会和爹爹来此?”

“娘要出城几天,爹怕我在家一个人,就带我过来。”男孩说着举起手中的玩偶:“还从胡人哪儿给我买了这个。”

王天风看着那个黑漆漆的有点幼稚的黑色火龙玩偶,笑了一下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这是胡人的龙。”

“胡人的龙和我们的看起来好不一样。”

“是啊。而且胡人的龙不像我们的龙是好的。”

“胡人的龙哪点不好了?”

“胡人的龙啊,会很执着。他们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要霸占住。比如喜欢金币,就谁也不能碰,任何人拿了他哪怕一块金币,他都会喷火杀死那个人。”王天风讲着早年在西域得到的故事:“所以啊,我们要和别人分享,是吗?”

“恩。”男孩笑着点点头,然后想到什么似的问:“大叔,你有喜欢的玩偶吗?”

“有啊。”王天风说着擦擦手,拿出自己随身的小木偶给他看:“你看,这个我保存了很多年了。”

小男孩仔细的看了半天才道:“恩,我也要和大叔一样,好好的保护我的玩偶。”

王天风笑着摸摸他的头,夸了他乖,但却没想到正是这个小男孩让所有的缜密安排土崩瓦解。

阿诚选择三日后一则是因为他确实比较着急带王天风离开,二则是明台在三日后有一场接待外国使臣的宴会,这对离开颇有助益。一切也确实安排的十分顺利,王天风和于曼丽坐在一辆车里,混迹在离开的车队中,轻易地通过了锦瑟城的城关。王天风记得阿诚说过了,出了城,车会带他们离开车队,向城郊去,他和于曼丽在城郊等待阿诚一同回京。

而此时太守府的宴会还没开始,府里的人都在做紧张的准备,倒是明台有些悠闲。这本是他出不出席都可以的宴会,在他府上本就已经是优待了,他的副手出席就够了。可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因为寻找老师而荒废公务,他还是决定勉强出席一下。

宴席前他也没什么心思看公文,一时兴起决定去厨房瞧瞧。他的到来,让厨房的众人都紧张起来,大厨更是抖得厉害,正当他要问何故时,旁边一个小男孩似乎没意识到要害怕和行礼,站在那里看着他,突然朗声道:“这位叔叔长得好像昨天大叔的小木偶。”

当厨子吓得要拉孩子的时候,明台皱起眉制止了他,然后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下道:“你说的大叔在哪?”

“昨天,在爹做饭的地方。”男孩回答道,明台一字一句道:“流云阁……”说着他回头看那个厨子:“你的孩子,昨天托给谁?”

“流云阁……流云阁择菜的王叔……”厨子抖着回答。

明台又问:“他只有一个人还是有其他家人?”

“还有……还有个女儿于姑娘……”厨子回答完,看着明台勾起一个冷冷的笑道:“好……真是太好了……”说着他倏然站起身,丢下一句“这个孩子,赏银一百”然后,大步离开了,留下了一种一头雾水的人。

王天风看着逐渐落山的太阳,略有些不安道:“阿诚从来说话算话,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这么多,他还没有到,是不是有什么事。”

“就算有什么,您也不方便去探查。”于曼丽安慰道:“我出去看看,若是我半个时辰还没回来,老师您就隐匿行踪,我们以暗号联系。一路向与郭骑云告别的村子去。”

“好。”王天风点头道:“本来为了不让人怀疑,我包中未带替换衣服。我需到最近的明光城买了新的服饰,恢复男性身份前行。如果没什么线索,最好快些回来,我们一路毕竟要好些。”

“是,老师。”于曼丽微笑了一下道:“您放心吧,除非我被明台抓住了,否则我一定会尽快回到您的身边的。就算我被他抓住了,也不会出卖您的~”

王天风看她如此一本正经的搞怪,便笑了一下道:“那可不一定,他一向花言巧语,你说不定就信了他的。好了,快去快回。”

王天风看着于曼丽离开的背影,心中对阿诚的担忧超越了其他的警惕,他只是心中焦急的希望阿诚没事。他不知道,现在在城郊被程锦云拖住的阿诚心里也一样着急的希望他没事。


评论(3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