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40(END)

王天风被带进太守府的书房时,意外的没有看到明台,而是坐在那里穿着白色衣裙,头上还带着白色绢花的明镜。门在王天风身后关上,他单膝跪下,低头行礼后道:“一别十载,我有负大姐所托,今日相见,无颜以对。”

“将军,起来吧。我这些日子虽是做戏哭泣,但也损耗精神,就别在让我起来扶你了。”明镜这话说的王天风推脱不得,只能站起身,在明镜的示意下坐下,而后他实在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大姐,明台可好?”

“他?他好着呢。”明镜叹了口气道:“能吃能睡,没有公务烦扰,我看他还胖了呢。”

“那他现在可安全?”

“已经送去临近的西综国了。”明镜回答道:“我在那里置办过一套房产,两层独栋带小院,原是想着日后常来,也到附近住住才买的,现在让他在里面禁闭思过呢。”

王天风这才放心了,松了口气道:“让大姐操心了。”

“将军,我明氏本就欠你的,如今更是深恩难报。”明镜这话一起头,王天风便抬头有些急切道:“大姐这话是在怪我?”

明镜抬手道:“我是认真的,我的个性你知道,从不会说那些虚与委蛇的话,对你更是如此。我之前唤锦云来问过,她虽然言辞闪烁,但我知道,明台定是冒犯了你,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养弟悖逆至此,无颜以对的应该是我。如今,他已成这样了,日后也只能管管我明家西域的生意了,也成不了什么气了。但他到底是我从小养大的弟弟,明家的家财养着他,我活一日看着他一日,让他安生。到我咽了气,也管不了这么多。”明镜说着突然站起身,在坐着的王天风面前就矮身跪下了。吓得王天风立刻站起身,扶着她也跪下道:“大姐这是干什么?”

“将军,明台对不起你,我明家也对不起你。”明镜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但是看在小时候的情分上,你便原谅大姐,不能将他给你,随你要杀要剐的发落。大姐到底欠他母亲一条命,若是你实在心有怨气,便让大姐替明台受罚……”

“大姐!您在说什么呢?”王天风说着,硬是要扶起她,明镜却执意不肯,只是道:“送走明台,我才知道他犯下这滔天大错,这都是我昔日纵容出来的……”

“大姐,我是将军,不是弱女子。”王天风终于开口了:“就算我因重伤无法再战沙场,也可能真的制不住明台,但是自尽我还是会的。我若抵死不从,大姐今日见的就是我的尸体了。我的性格,您也是知道的,我若是不愿意,也是宁折不弯的。明台做错了,但他的心思与苦衷我是懂得的。他当时的痛苦,我也能够感受。”

明镜愣住了,她有些恍惚的被王天风扶起,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道:“你……你也喜欢明台吗?”

王天风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不瞒大姐,我接到明台死讯,怀疑他被人害死之时,便决心为他报仇,我始终未曾戴任何祭奠追思之物,就是因为在我心中徒然悲伤无益,只有加害者的性命最好的祭奠之物。您问我是否喜欢他,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您。但是我知道,若是为他,无论仇人是谁,我都不惜一切代价,为他复仇。”

明镜的唇抖动了两下,似乎是处在震惊中,她的声音低低的,有些嘶哑道:“哪怕是那位……”

“无论是谁。”王天风又坚定的重复一遍:“我都发誓为他复仇,不死不休。”

明镜侧过头去,掩面抖着肩似乎流泪了,王天风叹了口气,扶着明镜的肩道:“大姐,还好他没事,不是吗?”

“是啊……”明镜抹去泪水,回头看向王天风笑了一下:“那么将军还要在流云阁继续洗菜吗?”

“在下听闻明家大小姐因丧弟之痛无法弥补,在西综国见到一极似令弟的痴傻流浪汉,正经老师不愿教他,在下不才,愿为其师,教导他些常人礼仪,为大小姐分忧。”王天风一本正经的躬身请求的样子,让明镜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半天才正色道:“好,难得有人愿意管这个痴儿,我明家别的没有,只能以重金酬谢老师了。”

明镜说完,看着直起身勾起一个微笑的王天风,有些欣慰的笑道:“前些日子,我日夜难安,恨不能立刻去西综国将他揪出来责打一顿,即使你原谅了他,但不能这么轻易饶了他,要他吃些苦头才是。”

“但凭大姐吩咐。”王天风顺从道。

明镜就在王天风准备转身告辞的时候,突然又开口道:“明台走前哭着跟我说,老师喜欢的是大姐,而不是他。”

王天风脸红了一下,心里骂了明台几遍,但是表面上还是低下头,等着明镜下面的话,明镜看他的样子,又笑了一下:“我跟他说,将军喜不喜欢他我不知道,但是将军只是尊重我,而并非爱慕我。当年你离京时,我拒绝了你的求婚,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嫁给将军,而是因为我知道将军对我有敬爱,但也只是敬爱。举案齐眉很好,可是我还记得将军幼时说过的一句话。”

王天风有些疑惑的看着明镜,明镜走到桌边,打开一个盒子,看着盒子中的东西道:“将军十岁那年春节,老将军在府中叫了戏班子演戏,也请了我们一家去。老将军喜欢看武戏,但是因为我是女孩,便让班主为我演一出女孩看的戏。戏班那天演的是《牡丹亭》。将军第一次看这种才子佳人的戏,十分认真,我便随口问将军,是否喜欢杜丽娘。将军虽然小,但是板着脸对我说,边患未平,何以家为?看完戏,我问将军是否有喜欢的唱词,本以为将军会不屑于此,但没想到将军对我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王天风接上回答道,他在明镜的叙述中想起了十岁的那个春节。

明镜微笑了一下,将那个盒子推到他的面前道:“那时候我就知道,将军应该会爱‘杜丽娘’,而不是我。”王天风看着盒子里他扯下的那朵白牡丹绢花,微微伸出手抚了上去,明镜看着他拿起那朵花:“锦云说,将军看到明台送的桃花便懂得明台的用意,明台看到这朵牡丹就知道了将军的心意。明台走的时候,要带走这朵牡丹,我硬是让他留下了,我想这朵牡丹要去要留应该由将军做主,看来它终于还是要回到明台身边了。”

王天风将牡丹收进袖口后抱拳道:“大姐从来包容我,我愧不能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明镜悠悠的叹道:“这本是题词,将军却一下便记住了,合该是天命如此。既然一往而深,我也只有祝福将军。”她顿了顿才又道:“那个混小子,实在不才,若是再有惹将军不顺心的地方,要朝死里打才好。”

“谨遵大姐之命。”



“等等!等等!”明台跳着打断在传大姐口信的阿香道:“为什么我的新身份设定是痴傻流浪汉?我这么英明神武!英俊潇洒!我做不到!”

“只有这样才有借口藏您一段时间啊!您想,大小姐悲痛过度,捡了个疯傻流浪汉当弟弟,明家肯定不愿意张扬,要极力掩饰啊。又不要您当街演,需要应付试探的时候演一下就行了。”阿香安抚被关的有些发毛的明台道:“您看,为了怕您闷,也为了做全套的戏,大小姐还重金给您聘了一个老师,教您礼仪。正符合剧情嘛!”

“我不要!我不要扮傻子!就算一下也不要扮!你去跟大姐说嘛!还有什么教礼仪的老师!还重金聘请!一定是找人来教训我的,跟以前一样!我不要我不要!”

“那我走了。”刚推门进来的王天风看到明台正在屋里不依不饶,心中好笑,但是表面一本正经,还回头对外面道:“曼丽,让人把东西送回车上,我们要走了,明小少不要……”

他话还没说,就感到自己被一个人死死地抱住了,再回头就看到阿香震惊的眼神下,刚才还风度翩翩,衣冠整齐的明台,突然之间发簪去了,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的,整个人吊在王天风身上,傻乎乎笑的几乎要流口水道:“老师,老师。我是谁,你教教我……”

王天风的眉毛抽动了两下,正赶上于曼丽进门,惊讶的瞪大眼睛道:“老师,他怎么了,真傻了?”

随着她的话音进门的方信似乎是盯着他辨认了半天,然后在王天风努力的将身上的“疯子”扯下来的时候,默默的回过身去,似乎不忍再看。

室内顿时一片鸡飞狗跳,突然变的又疯又傻的小少爷追着老师上蹿下跳起来。王天风被他缠的累了,便坐下伸手止住他道:“停!老师赶路累了,现在要休息,给你个玩具先自己玩。”说着他拿出那个小木偶递到明台面前,明台慢慢接过木偶,抱在怀里有点想哭的样子,王天风叹了口气,拍拍他脑袋道:“怎么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真的傻了?”

明台吸了吸鼻涕,抬头道:“晚上一起睡。”

王天风顿时被他气的,指着他哭笑不得道:“你这么大了,还有点脸面,知道些羞耻吗?”

“我现在是痴傻的流浪汉,当然要直抒胸臆的!”明台振振有词的强调道。

“看来大姐重金聘我来教导你,还是有必要的。我虽然累了,但是有人可以代劳,曼丽,给我拿竹条来,方信,按住他,给我打二十下。”

“老师……老师不是来真的吧!”明台看着两人靠近自己:“方信!方信!你要以下犯上!”

“太守大人去世前吩咐,让我凡事听从王先生的。”方信板着脸按倒明台道:“现在太守大人去世,属下尊奉遗愿。”

“喂!你们不是真的吧!啊!轻点曼丽!轻点!上次我错!哎哟!!你一点也不老!哎哎哎!轻点!我错了!我不傻了!我好了!”

王天风看着揉着屁股站起来,有点生闷气,但一会儿又忍不住拿着木偶蹭到自己身边的明台,笑着拍拍他的头道:“挨打受教了,听话的话,就有奖励。”

“真的嘛!”明台顿时抬头,黑亮的眼睛眨巴眨巴道:“我最听话了。”

阿香看着抚上额,忍不住笑了起来。到她回到锦瑟城向明镜复命时,明镜奇怪道:“他这么痛快就同意扮痴傻了?这可不像他。”

“小少爷一开始是抵死不肯的。”

“那怎么又肯了?”

“将军一出现,他立刻就傻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阿香掩唇笑道,明镜愣了一下,也笑了起来:“重金请的老师,果然是很好的。”

 



皇宫中,戏班子的戏演的热闹,平时这种后宫同看戏的时候,外臣并不能一起。只是明相不同于其他外臣,皇帝特别恩典,请他来看。但人人都知道陛下醉翁之意不在酒,那周围都是些皇亲贵女,还不乏公主,大约也是盼着明相能看上一位,好娶回家。台上才子佳人的故事唱的婉约,明楼喝了一口茶,皇帝随口道:“明相这般家世,老明相可曾让你看过《牡丹亭》?”

“臣小时在自家没看过,有一年过年,在王将军家看过。”明楼回到。

“哦?那可有喜欢的一折?朕叫人演来。”

“年岁已久,其他都忘了,只记得题词一句。”

“哪一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皇帝有些惊讶道:“倒没想到,明相是如此性情中人?”

“陛下谬赞。”明楼客气后咳嗽了起来,皇帝关心道:“明相要为朝廷保重身体。”

“天下仰仗陛下,臣不过是庸才朽木,全靠陛下方有今日。”他敛眸不动声色道:“臣之钟情,也全赖陛下成全。”

“朕懂。”皇帝意味深长道:“你放心,你若有一日去了,我一定让他陪着你。”

“臣谢过陛下。”

—End—

完结撒花~后面补几个番外交代一下其他的情况~大哥、阿诚、曼丽和其他大家~

评论(4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