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如梦令(楼诚番外)在明家还是我说的算[下]

注意~看tag来的小伙伴~这是如梦令(台风)的楼诚番外,古装架空OOC,慎入!!

炎儿,我已经用尽脑力了……

“老师~老师~你看我今天做的帐~”明台在院子里围着王天风捧上账本的时候,就听门口冷冷的有人道:“你这次倒是脱胎换骨了,上赶着做账,还真是稀奇了。”

王天风和明台同时回头,就看到一身布衣的明楼站在那里,阿诚跟在后面进来,客气的微笑了一下道:“小少爷,将军,好久不见。”

“阿诚哥~”明台很显然故意忽略自家大哥:“一路辛苦了!”

“有方将军和于姑娘照顾,一路算得上顺利。”阿诚说着看向拿着行李进来的方信,向他点头示意后道:“于姑娘去锦瑟城给大姐报信了,我们就先回来了。”

“应当是不太辛苦。”王天风终于慢悠悠的站起来,打量了一下明楼道:“明相一点也没瘦,可见旅途顺利。”

“王天风你……”明楼刚要说什么,就被阿诚拦住道:“大哥,一路风尘,还是先梳洗一下。”

明台看着被阿诚拖走的明楼,这才转向方信道:“一路可有什么异样?”

方信迟疑了一下才道:“旅途本是顺利,只是……”

“只是什么?”王天风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心里还是担忧有什么差池,等方信叙述了明楼的异常,明台才笑出来道:“这事你不必担心,无论如何,大哥都不会怨你心头的于姑娘的。”

方信被他突然这么一揭穿,也有点不好意思,王天风看出来了,只是对他道:“方将军也一路辛苦,还是先行休息吧。我与明相相识多年,他心胸狭窄也不是这一两日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方信告辞离开后,王天风总算是放心了,他这边才舒了口气,就听明台幽怨的问:“老师,你和大哥怎么就相识多年,如此了解了……”

王天风眉毛抽了抽,回身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道:“今天的帐还没交完呢!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阿诚站在二楼,透过窗子,看着院子里被王天风打了脑袋的明台乖乖的又捧起账本,忍不住笑了一下,明楼看他笑,也走到他身边向下看去,他顿了一下才说:“我们在这里也只是暂做停留,离毒蜂远点,免得被小兔崽子咬了。”

阿诚则笑着抬起头看向他道:“我只是担心您和将军像在西域时一样……”

“哼……”明楼转身离开,阿诚关上窗子跟上去道:“但您知道,我一向是站您这边的,不是吗?”

“哪有一向?”

“好吧好吧,大部分……”

*************************************************

“方信,这怎么回事啊?”于曼丽一早从锦瑟城到了宅子,就看到整个院子的气氛都十分紧张,一回头问了低着头假装什么都没在看的方信。男子神色难得有点紧张,拉了她出门,才讲述了一早的见闻。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清晨,王将军看着明小少练剑,可院子就这么大的地界,阿诚一早打理完了事物,也习惯的来舞剑。本是谁也不碍着谁的,只是王将军大约这些日子在宅子里也确实闷了,见阿诚舞剑,便也挑了剑与他过了两招。明小少本来只是呆呆看着,还没什么异议。不知何时明家大少爷醒了,下楼就看到两人舞剑,嘟囔着说了一句:“跟以前似的,手痒起来还没完了。”但也不知怎么被小少爷听到了,死活拉着要讲往事。

“听到这都挺温馨的啊。”于曼丽咬着自己戴的山芋干:“那现在里面是怎么回事啊?”

“本来讲的好好的,说到一日阿诚先生差点遇险的事,就争执起来了……”方信的话刚说完,就听里面明台的声音传来:“所以,你们刚才突然都不讲话,是因为当时老师居然抱了阿诚哥!”

于曼丽偷偷的透过门缝往里望进去,就看到阿诚有点无奈道:“那时候,大哥在生气,将军也是好意。”

“老师,你都没有那么抱过我!不行,不行,老师也要抱我!”明台说着抱上一脸尴尬的王天风。

“怎么没抱过!”王天风推搡着按住他:“你又在瞎说什么!”

“都没有抖开斗篷抱着我,说小孩子要慢慢教!”明台提出自己的意见,王天风看着他问道:“你也要来一遍?”

“正是!”

“方将军!”王天风突然扬声叫道,方信连忙推了门进去,于曼丽也跟了进去,王天风客气道:“于姑娘来了。大姐可有什么吩咐?”

“大小姐只说请明相和阿诚先生先好好休息,过些日子再从长计议。”于曼丽说完,看王天风点了头,伸手对方信道:“方将军披风借我一用。”

方信将披风递给王天风,就见他一下抖开,兜头抱住明台,拖着他一边走一边道:“小孩子是要慢慢教!我这就找个没人的地儿好好教教你!”

“老师……唔唔唔……”明台被罩的声音有点模糊:“唔唔唔……我错了……”

院子里少了明小少,自然消停安静了些,用过早饭后,放心跟着于曼丽去城里巡视店面,明楼难得在院子里坐下,晒着太阳,接过了阿诚递上的茶。阿诚也在他身边坐下,微笑了一下道:“这些年来,辛苦大哥,这样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竟是多年没有了。”

“说的是。”明楼啜了一口茶,然后放在身边的小桌上,迎着阳光,靠在贵妃椅上,微微合着眼道:“我曾经就一直想着,有一天我可以这样堂堂正正的在阳光下,毫不掩饰偶是一个怎样的人。”

阿诚似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大哥,其实你不必再在意那件事。”

“当时我不想让你牵扯进来,我和大姐一样希望你好好念书。”明楼睁开眼睛,微微坐直:“但是当知道你已经加入了和亲王的时候,我虽然担忧,但心中还是欣慰的。你到底做了你自己,而不是明家的附属。这些年,我在朝堂上,经历过无数次艰险,但从没有一次如那时一样让我至今都后怕。其实,当时我很感谢王天风,他如果没有上去为你披上衣服,对我说孩子要慢慢教,我不知道当时的我还要再在那里站多久。”

阿诚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道:“这不像大哥,大哥不会不知所措的。”

“通常如此,除了对你。”明楼平淡的话让阿诚的微笑凝固住,半天,明楼才又开口道:“你不是明家的仆人,阿诚。”

“您还在在乎那句话。”阿诚的表情终于又松动了,有些哭笑不得道:“算我错了,我收回那句话。”

“你的每句话我都在乎。”明楼说完,又靠回贵妃椅,合上眼睛,晒着太阳道:“不过,即便如此,在明家还是我说的算。”

阿诚看着他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然后附和道:“是啊,在明家,还是您说的算。”

—END—


评论(1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