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因为网易崩塌设立的蛇精病小号。里面全是雷文,你们不要看我。

新生(下)【驯狼记番外】【完结篇】

还是没找回大号……在这里平。具体看写在后面的话的解释。

另,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号都收不到艾特。如果之前有艾特我而没有被回复的亲,一定是因为我看不到啊~~私信来叫我去看就好~

因为lof吐了我发重的文章,我把第二篇删了……突然不见,大家不要方~

美国华人界公认的“八公主”林宝宝在婚后成为了在美国政治界也有着巨大影响力,并且罕见的保留自己的中国姓氏,喜欢别人称之为“林夫人”的社交女皇,那么继她之后,能让海外华人界瞩目的新公主,无疑是明氏那对著名龙凤胎中的女孩——明澈。即便明家对外宣称,这是明家仆人阿香的孩子,只不过是过继给了明家小少爷。可是,聪明人都有雪亮的眼睛,跟随明家大少爷在法国长大的明达被悉心栽培并有让他接管明家的态度,而留在瑞士明家小少爷身边的明澈则无疑是整个明家说的最算的掌上明珠。以明大少爷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恋人看来,这对龙凤胎说是阿香的孩子恐怕只是障眼法,人人都坚信这是明家小少爷的私生子,对过往搭档的一片痴情让他无法与另一个女人缔结婚约,而对家族的责任让他不得不有孩子。这种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人人都乐意展开想象。

对于故事的主角明澈来说,这些小段子她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好笑了。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慢慢地为她讲述这个家族的故事,她成长的生命平静幸福,但她知道这些阳光与鲜花之下有多少曾经属于明家和更多与她一样,她未曾见过的“中国人”的血与泪。对于明家的三位少爷和王伯,她自幼便怀着崇敬的心情。但要说这崇敬,也不是总那么一致的,毕竟明大伯和王伯一见面总像小孩子一样,明三叔犯错误,王伯吵他的时候,他一点也不像自己一样勇于承认错误,而总是和王伯耍赖,有时候幼稚的她都看不下去。但是对于十二岁的明澈来说,因为了解过去,因而并没有在明台无止境的娇宠当中被惯坏。她知道自己总被拿来与那位林夫人年轻时相比,人们得出的结论是,明家的小公主更温和,尽管这种温和中带着让人有点不明白的早熟。那双黑色的眸子有时平静的不像是一个被娇惯长大的少女。同时,她还有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执拗习惯。她出生在瑞士,有着瑞士的国籍,很多华人华侨的二代都渐渐融入到了当地的生活,甚至将自己当做瑞士人。而这位明小姐却从会说话起,就不厌其烦的在自我介绍或别人问起的时候,坚称自己是中国人。

这个执拗也在她初中入学的时候,创造了一个她在华人圈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明家十多年的深耕,让他们成为在瑞士屈指可数的华人家族,尽管他们人丁确实单薄。明澈上的自然也是最好的中学。自她小时候起,明台什么都依她,只有在学习上要求严格,从不放松。明小姐的优秀可比当年的八公主更胜一筹。初中入学,分班考试后,她自然进了最好的班级,班导据说是刚从美国请来的著名教育专家,明台对此也很是满意。

开学那天,这位金发且温和的男人进了班级,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请班级不多的学生开始自我介绍。轮到明澈的时候,讲完自我介绍的她,被老师追问道:“明同学,”美国老师有点艰难的发了她姓的音:“你说你是中国人。”

“是的,先生。”

“可是,我看学籍表……”男人指了指手中的材料:“你是瑞士国籍。我们的介绍不用添加民族。”

“我是瑞士国籍,但这不影响我是中国人。我没有在介绍我的民族,按我们国家的说法,我的民族是汉族。”明澈解释道。

台上的老师很显然有点疑惑了,他想了一会儿才道:“明同学,我是犹太人,但我的国籍是美国,所以我是美国人。”

“但我是中国人。”明澈重复了一遍。旁边一位褐发的男孩子开口解释道:“先生,明澈从小就是这样,从小认识她起,她就只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这是他们民族的习惯。”

“不是民族,我们的国家有五十六个或者更多的民族。”明澈再次纠正道。

“好的,是她们国家的习惯。”男孩子笑着举手投降道。

男人尝试理解了一下这个学生的话,然后道:“我懂了,这是‘中国人’的习惯,我在美国,也遇到很多中国人,他们不论有没有美国国籍,都很喜欢说自己是‘中国人。’”男人看着女孩泛起一个微笑点头,就知道自己说的没错,他想了一下,近一步道:“只是明同学是哪里的中国人?”

明澈对这个说法愣了一下,她不懂什么叫哪里的中国人,她理解了一下,回答:“我没有去过中国,我的母亲说,她和父亲都出生在苏州,我应该是苏州人。”

“不不,我的意思是……”男人似乎在考虑怎么问能让学生更理解他的问题:“我想你可能没办法明白什么叫政党,你的母亲是台湾来的?还是香港来的?亦或是澳门?”

明澈看着自己的老师,半天才道:“我的母亲跟随小叔叔一起从上海到瑞士,但无论从哪里来,我都是中国人。香港,澳门,台湾,都是中国的土地。”

站在那里老师很显然有点惊讶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女说出的话,他似乎想要知道是什么让这个在瑞士出生长大的女孩有这样的执念,他再次问道:“这些历史,都是你的母亲教你的吗?”

“我会从书上看,先生。”明澈回答:“这些历史不是任何人教我的,是真实发生的。”

老师似乎觉得很有趣,便道:“明同学,你去过中国吗?你知道哪里在发生什么吗?尽管与孩子们谈论政治运动为时过早,但盲目的热爱并不能算是明智,我的孩子。”

“我没有去过中国,世界对它的小心谨慎与包围让我无法获取更多关于她现在可靠的消息,先生。但我知道,美国第一位被免职的五星上将以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将军,都来自朝鲜战场。”明澈的话让那位正在温和微笑的男人表情僵了一下,他第一次开始认真的正视这位华人女孩,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教育专家,他的预感告诉他,起初对这个华人女孩的不经意是一种错误,他第一次与这个女孩对话就相信她将会是自己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学生之一。

“无论那片土地上现在发生什么……”女孩再次开口了:“或许很糟,但是我相信她会站起来,就像数千年来的每一次一样,先生。”

“我对刚才不当的言论向你道歉,明同学。”男人再次展开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为我对你的祖国的误解。谢谢你的自我介绍,你叫明澈,是一位中国人。”

这个小插曲被同学们带回家后,很快成为了社交界的热门话题,明澈那天在迎接明台下班的时候,被明台开心的一把抱起,亲了亲脸颊道:“我的小公主,你还没放学,你的班导就打电话给我了,他向作为监护人的我表示敬意,我培养了一位可敬的小姐。”

在明台身后换了鞋的王天风看着被放下后向他问好的明澈,抬头拍拍她的肩,简单道:“做得好。”

 在明澈的印象中王伯不爱说话,明三叔在他身边时常显得有些聒噪,更重要的是他几乎很少有明确说出的表扬的话语,因此对于这简单的三个字,明澈还是很开心的。开心过后,她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王伯,三叔,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我从没见过大家描述的那么好的祖国。那里有如画的河山,天下最美味的食物,还有最好的人。那里是父亲,母亲,是叔叔伯伯们的故乡,也是我和哥哥的故乡。我想回去看一看,我想在那里生活成长,可以说中文,认识和我一样的中国人。”

“我也很想回去,小公主。”明台矮下身子,抚住她的肩膀,与她对视道:“一开始我们被迫离开,是为了更多人活得幸福,现在虽然不能回去,但我相信我们会等到能够带你回去的日子的。”

明澈微微皱了眉头:“为什么不能回去?难道老师说的是真的吗?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公主……”明台安慰有些担忧的她道:“没有人会不犯错误,国家也一样。但正如你所说的,无论那片土地上现在发生什么,或许很糟,但是我相信她会站起来,就像数千年来的每一次一样。”

明澈展开一个小小的微笑:“那时候,我们都可以一起回去吗?”

“当然~”明台语气轻快道:“我们一起,只要我们还活着,就一定会等到回去的那天~”

“即便没有等到……”已是两鬓斑白的王天风开口道:“我的灵魂也会回归故土。”

“老师,您说什么呢!”明台站起来,看着那个相伴十余年的男人道:“您身体好着呢,张医生说,您现在上山打虎都妥妥的。”

“他说的是用枪,不是徒手。”

“您以前也不能徒手打虎啊!”

明澈看着家里的气氛突然从严肃变得轻松起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回去要吃妈妈说的好多菜!”

“放心小公主!”明台拍着胸脯道:“上到八大菜系,下到路边小摊,我带你纵横南北吃个够!”

“根本不能吃辣还要吹牛。”王天风淡淡评论。

“老师,孩子面前给我留点面子很难吗?”

“恩。”

*******************我是改革开放的分割线************************

王天风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真的能回来。直到他看到依旧平静流淌的黄浦江,他才相信这不是一个梦,他活着回来了,回到了那个曾经他启程敲响丧钟之地,那个他曾选定的葬身之所。他在死亡的边缘徘徊离开之时,从未想过他有皓首归来之时。

明台陪着王天风站在黄浦江边,难得安静的没有说话。许久,王天风缓缓的开口道:“人至古稀,能看到没有租界的上海,我很幸运。”

“她仍会是远东第一金融中心,老师。”明台离家时是那个名满上海滩,风流倜傥的明小少爷,光芒万丈。如今归来,虽已是头发花白,但仍旧是万众瞩目的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归国投资华人:“大哥和阿诚哥来过电话,说是已安全到北京。虽然投资的事已经都由明达和明澈与政府商谈,但是大哥作为挂名的董事长,还是要出面表达一下诚意。他不能先来上海,嘱我先多拍些照片给他看。我们在外滩合个影吧,老师!”

王天风有点惊讶的看着明台,明台展开一个微笑:“您和大哥都说过的愿望,有一天,在阳光下,高声向所有人宣布,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可以正大光明的,在自己的国家,不用害怕任何人认出的拍一张照片。”

王天风看着明台,半晌展开一个微笑:“好。”

然而这张照片洗出来,带到北京被坐在轮椅上的明楼看到了,嘟嘟囔囔道:“亏我先到北京还在等你们,你们居然先照了照片。”

不假人手推着轮椅的阿诚道:“大哥,昨天医生说您太激动血压高,刚刚为了看升旗,您又起得早,这会儿您可别提气。”

王天风斜了坐在轮椅上的明楼一眼道:“一回国,激动的连路都走不了了,还弄个轮椅叫阿诚推着。难道不是因为太胖不愿意走路了吗?”

“王天风!我警告你不可以诽谤我!”明楼说着就要从轮椅上跳起来,阿诚一边按住他一边道:“大哥!镇定!镇定。王先生,是医生说大哥最好不要有太劳累的运动。他特意等你们到了才来专门游天安门广场的,坐轮椅也是因为这里不能进车子,我怕大哥一早看升旗,又走的累才提议这么做的。”

“这可是整整一个梵蒂冈!梵蒂冈啊!王天风!”明楼不满的补充道。

“不是要去看人民英雄纪念碑吗?”明台的话终于让两个斗嘴的老人停止了互动,明台和阿诚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他们清楚地知道,对于斗嘴了一辈子的两人,什么是能够迅速的让他们统一安静的话题。

高大宏伟的纪念碑前,“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字在阳光下泛出金色的光芒,明楼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王天风也跟上了他的脚步。两人并肩站着,都没有说话,看了不知多久,明楼先开口了:“昔日共同战斗过的同志与战友此刻与我们同在。”

王天风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着纪念碑抬起手,敬了一个军礼。明楼也抬起手,他不用回头便知道,阿诚和明台在他们身后,一定也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礼毕,王天风回过身,向明楼伸出手:“民族复兴。”

明楼也伸出手握上道:“民族复兴。”

—END—

写在最后的几句话:

这是《驯狼记》的最后一个番外,也算是《驯狼记》的结尾。一开始只是因为圈冷割腿肉,后来有了大家的陪伴,非常开心。尽管更新的途中,遇到了盗文,和丢掉账号无法找回,但是开了小号还是有大家坚定地支持了这么久。因为大号实在无法找回,我又面临出圈,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更,我不愿坑了它,所以到底还是在小号上补了这个结局。电子版我会花时间整理,但估计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了。如果放出,我还是会在小号上通知大家的。

这个结尾我考虑了很久,虽然是台风文,但是我心中的台风不是小情小爱,所以最后算得上台风感情交代的结局应当是在黄浦江照相那一段,就完全结束了。后面这段是我个人觉得《驯狼记》基调下该有的结局。老师能够驯狼不是因为他的驯数高超,而是因为他识人,他了解明楼,了解明家,从明家出来的孩子明台有一颗爱着国家和民族的心,他可驯,也是心甘情愿被驯服的。折服他爱上老师的,也是老师为了国家义无返顾的决绝与牺牲。灵魂的震撼与共鸣才跨越了师生和性别,让万花丛中过的他不可自拔。这是一个他们两个人相互驯服的过程。

感谢大家一直陪伴,原谅我的爱说教,各种快手错字以及文中的bug。关于结尾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包括文中前面的提起,实数私心加戏。我去过北京的次数不多,每次都是有事,所以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不是匆匆,就是在车上,从来没有停下脚步认真的驻足看过。看完《伪装者》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有机会再到天安门广场,一定在纪念碑前认真的鞠个躬。为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表达我深切的敬意,感谢他们让我拥有一个祖国,不用成为流浪在世界的孤儿,感谢他们用血肉建筑了我今天充满鲜花和阳光的生活。今天,我在楼下买菜的时候,天很冷,雪还没化。小孩子裹的严严实实的在打雪仗,家门口还有野猫踩过,留在雪上的爪印。我想起昨天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冷吗?当年长津湖零下四十度。”所以,我今天写下这个结尾,在今天这个南极零下七度,北极零下二十三度的日子里,我不会知道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只有一身单薄的衣服还要战斗是什么感觉。所以,我应该也必须向他们满怀崇敬与感激鞠躬。如果有一天,我有孩子,我也会告诉他曾经发生过的这一切,告诉他明媚的阳光来自烈火的炙烤和严寒的摧折。从抗战必胜,到振兴中华,再到民族复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即便出坑,我也仍与诸君共勉。谢谢大家~


评论(68)
热度(144)